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不识清风-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我笑道:“一定,一定。”
唐李义山有句诗说“留得枯荷听雨声”,自是上佳的意境。我今日在相府见到的那几柄残荷比起盛放之时更有一番风骨。于是赶忙回了琼林院,铺上早就准备好了的纸,仅用墨在上面勾勒了几笔,画出几柄将衰未衰,将落未落的荷花。
省心从方才起就在一旁又是惊异又是好奇地看着我,见我停笔起身,方才开口问道:“大人……画好了?”
我放下笔道:“花是差不多了,字还没题。”
省心就着画看了几眼,道:“我瞧着这荷花,到和平日里见的不大一样。人家画的荷花都是大朵大朵红艳艳的,偏大人的这幅是用黑墨画的,也不大,看着却也很好看,比那些个还好看。”
我笑道:“他们画的是肉,我画的是骨。”又吩咐道,“收好了,我晚间还要去相府,不得空的。”
省心应了,极其郑重地找了个木盒子在桌边守着,等墨干了才敢碰。
相府的晚宴可比白日热闹多了,三省六部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堂中人声鼎沸,恭祝之词不绝于耳。我在席里坐着吃了几杯酒,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找了个由头走了出去。冷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哆嗦。
我在廊下站了一会,大红的灯笼沿廊挂着,照得哪里都是一片红澄澄暖洋洋的光。我有些晕了,不知不觉又往园里走了几步。待察觉到有人靠近,未来得及反应,一个冷冰冰的物件已贴上了我的脖子。
只听得身后道:“一袖清风,你可让我好找。”                        
作者有话要说:新的一年,愿一切安好。
陌生人,我为你祝福,愿你在尘世中获得幸福。


第17章 长亭送别
若有人要在京城里找风不识,但凡是个和朝廷有些关系的人,就能告诉他说:“那受封琼林院常在陛下身边晃悠,不过二十出头带着枚青色的鲤鱼玉佩的年轻人便是。”可若是要在江湖上找“一袖清风”,哪怕是消息再灵通的神算子,怕也只能叹息一声道:“只曾听闻此人,却从未见过。既说是‘风’,又哪里寻得到踪迹?”
故而我虽仇家不少,可你架刀在我脖子上说“风大人,我看你不顺眼,要取你性命”,可比“我终于找到你了,一袖清风”要平常许多。
我心中疑惑,表面却不动声色道:“阁下怕是认错人了。这里没有‘一袖清风’,在下是琼林院文待诏风不识。给我面子的,唤我一声‘风大人’。”
那人冷笑道:“你莫要唬我,你就是把三百六十行说遍了,我也认得你就是那什么盗侠‘一袖清风’。”
我正思忖着不知自己何时盗物让人看见了样貌,便听身后继续道:“一袖清风,我且问你——两年前在渝州被你取走的那‘八角玲珑琉璃盏’,你可还记得?”
所谓“八角玲珑琉璃盏”,乃先帝下旨特为钟妃所制,是用各种宝石嵌在一八棱的琉璃上,再刻上花鸟鱼虫楼台建筑等制成的提灯。自是流光溢彩,璀璨无比。当日钟妃辞京携灯而走,十数载后方为人所得,欲再献于先帝;因我素来知此物精巧华美,甚是喜欢,便在其送至渝州之时拿了去。不想先帝闻灯已被盗,大怒且悲,下旨发落了一众相关,自此一病不起,没几月便崩了。我不由咂舌感慨,不想由此间接了却一桩仇怨,也算解了平生心结,更视此物与旁的不同。
那人接着道:“你要拿便拿,又为何偏选在渝州!那圣旨一下,便叫我父死母丧,长兄害病幼弟早亡,好一该遭雷劈的恶事!瞧你如今恩宠在身无限风光,可知老天无眼,叫我如何不恨!今日便亲自了结了你,也不枉我委身数年苟活于世!”
我听了这番话,只觉如鲠在喉,要辩也无可辩,要诉也无可诉,自觉罪孽深重,心里好不是滋味。于是诚恳道:“我原不知的,竟连累了你们。如今再说这些也是无用,反显得我狡诈善辩,无耻厚颜。你要杀便杀,我也无话可说,只一件事——今日乃丞相夫人做生日,你且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找东西掩了,别留了晦气,惹他们不好过。”
我既如此说,忽又想到答应皇帝的扇子还没写完,念及上次所听劝慰开导之语,不免悲戚,又有些后悔起来。正想着,忽觉项上有凉风扫过,身后钳制陡然一松,只听不知何人道:“风大人怎的跑到这儿来了?夜里风凉,吹久了要受寒的。丞相可正寻您呢,还请快些回去罢。”
我愣了愣,回身看去,却只见面前一提灯的小厮,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话说那日我去相府赴宴反被人寻仇,回府后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又逢柳弄影传话来说莫作尘将往江南去,因此只得暂时放下,定下明日到长亭送别。
当天夜里竟下了雪,次日我一早起来,地上已薄薄的积了一层。外面天上还如撒盐一般细细地下着。我穿上素羽缎面狐白里的鹤氅,又想到琼林院素来冷清,就叫人送些衣裳碳火过去。
我骑马出城,亭外已有车马随从等候,亭内是柳、尘二人,地上生了火炉,桌上备着些薄酒。我刚一下马,便听亭内柳弄影笑道:“白马白衣白雪地,好一个干净的人。”
我走进亭里一看,柳弄影如我一样穿了件鹤氅,莫作尘却只穿了件大红的缂丝棉袍,见我来了,两人一同迎了出来。我笑道:“我来迟了,到让你们等我。”说着坐到桌边倒了杯暖酒,一口饮了。
柳弄影与莫作尘也坐下,我对莫作尘笑道:“怎么不等开春了再走?寒冬腊月,不好行路的。”
莫作尘道:“早晚都是要走的,哪还在乎这些呢。却不想凑巧下了雪,也当是老天为我送行了。”
不过十来日功夫,我却瞧他又消瘦了许多,恹恹的面色发白,眼里越发没了神采。因此不便玩笑,就只说着路途遥远兀自珍重之类的话。
叙了片刻,莫作尘便以“雪下大了不好上路的”为由向我们请辞。我与柳弄影一起送出亭外,看他上了轿子一行人在白茫茫的大地上越走越远。我轻声喃道:“江南的梅大约要开得早些……他这一去,倒也不会寂寞。”
柳弄影在我身旁站着,一直远眺,一言未发。
我进城回了嵇府,思及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因此心情低落,一路上也不曾说话。到了角门,却看见几个小厮抱着些梅树要送进去,见了我都赶忙过来行礼。
我免了礼,问道:“这些个梅花是要做什么的?”
一人答道:“回爷的话,是大公子吩咐移到院里栽上的。”
我沉默一会儿,眼前又浮现出今日莫作尘穿的大红色的袍子来,不禁叹道:“纵使红梅栽满门,不得香气似旧闻。零落已成尘!”                        
作者有话要说:用了西厢记里的做题目……
文里文外都下雪了,冷的很。


第18章 何年初见
莫作尘一走,我在暮楚馆里再没有了什么挂念,加之年关将至,政务繁多,皇帝也不怎么召见我,于是便清闲了下来,琼林院也不常去。整日不过随意打发时间而已。
因我心里依旧记挂着那日在丞相府遇到的人,便在暗中托羌朔帮忙调查一番。岂料数日后他来找我,只留下一句“小心为上,莫管太多”便扬长而去。使得我无奈之余,越发疑惑。
这几日我总恹恹的没什么精神,数着日子心情一日重似一日。这日晨起见房中无人,正欲出声叫来,却隐约听窗外有两人说话,其中一人道:
“咱们爷可怎么了?昨儿我不过失手摔了个杯子,平日从没说过什么的,偏这回计较了好一番,真是越发小气了。”
另一个道:“你才来的不晓得,咱们表老爷就是在腊月没的,公子小时候悲得伤着了心神,一到这时候就要犯起痴病来,你不避着些,反还巴巴地赶上去了,由不得受气。听我的,这几日什么事都只当看不见,可别去招他。等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我听此话,登时起了怒火,开窗骂道:“好一个只当看不见,原我是个可有可无的,你们高兴了就奉承着,不高兴了就把我当个死人看?他摔了杯子,我不过说他两句,怎么就给了他气受,难不成竟成了我的不是!也罢,你们看哪处得意尽管投奔了去,留我一个在这院子里,倒也清净!”
语毕,愤然关上窗子,兀自在榻上躺下,只不言语。
自那日后落松院里的人越发躲着我,我也懒得搭理他们。独北望常来我这儿,或送些府里新到的的东西,或传些嵇穆远的话,我对他没好气,他也不计较。我知是因北望跟了嵇一苍几年,算是他身边较为称心的;因此我的事情隐约要知道得多些。他也与别个不同,人家都躲着我不去触霉头,他倒乐意多来几趟,既不提嵇一苍,也不说劝慰之语,故而我虽话不甚多,对他却也并不厌烦。
这日我又在案前发呆,面前摊着那尚未题字,只画了几朵将谢未谢,将落未落的墨荷的扇面,越发觉得烦闷惆怅,大有弃官而去,逍遥江湖之意。无意中又瞧见了皇帝送我的玉佩,不由得晃了神,只握着它发呆。
不巧北望恰好进来,瞧我这副光景不由笑道:“本是来给公子送些安神的药的,如今却万万不敢给了。”
我呆问道:“为何?”
北望笑着走来,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不曾吃就是这一副呆模样,要再吃了,不是真要成个呆子了?”
我给气笑了,道:“嵇一苍不来,倒派了你来惹我。”
北望过来瞧了一眼,道:“这便是圣上赐给公子的玉佩?这佩带倒也别致。”
我闻言不禁又是一阵恍惚,自语道:“要说这带子,倒还有些往事……”
北望笑道:“什么往事?可能听公子说一说的?”
我摇头道:“不说。”
当年同檐避雨,我回府后方才发现身上的玉佩丢了。这玉佩原是我外祖父送给母亲的;因我儿时体弱,有个老道士说需灵物伴身,才给了我;自是非比寻常。如今丢了,我心中无比着急,无奈不敢告诉,于是辗转一夜不得安睡。第二天一早,却有个外门的丫头来找我,手中攥着个东西,一面给我看一面道:“公子快瞧瞧,这是不是您的玉?今儿早我才去开门,见有个孩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