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不识清风-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道:“谢陛下关怀,臣已经没事了。”
皇帝点点头,又道:“风卿的扇子画得很好,朕很喜欢那几朵墨荷。不过朕也想知道,为何扇上不曾题诗?”
我心虚道:“才疏学浅,不能得妙语佳句,倒不如不写的好。”
皇帝大笑道:“朕就猜是这么回事,于是自己题了上去。虽然并非自创,却比空着要好上许多。”
我好奇道:“不知是哪位名家的篇目?”
“周敦颐之‘爱莲说’。”皇帝说着,细细品味道,“朕最喜‘予独爱’三字,便从此句起,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为止。”
我不禁道:“甚好。只此几句为莲之喜爱,其它却是讽世了。”
我说着抬头去瞧皇帝,却见他眼睛四周一圈淡青色,精神虽不错,却不如往日那般神采奕奕;加之身上的檀香味又比寻常浓郁了许多,我便猜到他是又在御书房待了许久。又想到自己这一装病,怕是又带来了不少麻烦,心里有些愧疚,便开口请辞。
皇帝却道:“上元在即,风卿不妨过了节再走。”
我惊讶道:“陛下不与娘娘们一同?”
太后薨得早,这我是知道的;可如此佳节放着后宫一众妃子不理,独与一臣子相处,却很不像话。
皇帝淡淡道:“无妨,本是常有的事。皇后素来贤良,自会帮朕打理后宫,不会为此计较的。”又瞥了一眼在殿外等着不敢进来的宦官,对我道:“风卿且安心修养,朕还有些事,便不久留了。”
我恭送皇帝出了殿门,那一瞬恍惚有种奇异的感觉,我竟像是个沐浴皇恩独得圣宠的妃子。上元佳节独与我共度,当年唐明皇与杨贵妃长生殿共度乞巧节,怕也不过如此罢。
可我并不是杨妃,也无意做董贤。
皇帝怕我在宫里无聊,特地给我送来了一只黄毛的鹦哥挂在廊下。我对它颇感兴趣,每日都要逗弄一番。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黄毛嘎嘎地说:“黄毛!黄毛!”
我用小竹条逗它:“你最喜欢谁?”
黄毛毫不犹豫地说:“陛下!陛下!”
我有些不悦道:“你不喜欢我?”
黄毛扑棱着翅膀理直气壮地说:“不喜欢!不喜欢!”
我将小竹条往笼子里一丢,惊得黄毛扑腾了一下,一转身却看到晓丞相在身后含笑看着我,我忙道:“丞相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晓寒轻笑道:“风大人见外了。早该来的,我却想到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怕来了反而打扰风大人休息。陛下又关爱有加,也是不必担心的;就拖到了现在。”
我笑道:“外头冷,丞相请进来吧。”
我与晓寒轻分宾主坐了,端上热茶,他开口道:“风大人在宫中住的可还好?”
我笑道:“陛下的恩典,还能有什么不好?”
晓寒轻笑道:“陛下自然是极看重你的。不过这段日子边关又起了战事,难免政务忙些;风大人也勿要在意。”
我一怔:“战事?”
窗外的北风忽地刮过,边疆带来的风雪早已被消耗殆尽,只剩下无尽的严寒透心彻骨。
晓寒轻垂眸微敛了神色道:“今冬严寒,比往年更甚。牲畜大都被冻死了,匈奴缺粮,自然只有抢。我朝兵强马壮,虽不惧他们,却也苦了边疆的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者不计其数。国库也要支好一笔银子充作军费。哪怕是宫里的用度,都裁了许多。”
我少时也曾经历过一夜之间昔日所有皆不复存在的颠沛日子,其中心酸自不必多言。而如今之战事与我当年亦不可并论,只怕还要坏上十倍不止;因此不由有些悲伤。想父亲当年也是因军功封侯,更有许多滋味在其中,因此沉默不语。
晓寒轻只留了片刻便走了,我心里却越发难受,于是走到廊下去逗鹦哥解闷。怔怔道:“你说,天高海阔,哪里容不得我,又为何要困在这方寸大小的一片地呢。”
黄毛呆了片刻,突然扯着嗓子喊道:“非意哥哥,不要走!非意哥哥,不要走!”
我惊得魂飞魄散,慌乱中一记掌风飞了过去,直接将黄毛打昏,软绵绵地躺在笼里不动了。
我背后冷汗涔涔,忙四处看了看,见无人才稍放下了心。
难怪有道是“鹦鹉前头不敢言”,当真是至理名言!却不知它竟是从哪里知道了我昔日的名字,这么喊出来,可真是存心要害死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腊八。


第21章 琉璃梅园
宫中的上元节并不是很热闹。灯稀落,人也不多。我用过晚膳,换上新制的狐白里斗篷,站在廊下看星星,等着皇帝来。偶尔有几朵烟花很快地飞上来,又很快地落下去。
忽闻脚步声响,一行人提着灯笼过来,中间一人轻裘宝靴,华服美冠,是皇帝来了。我走下台阶去行礼,皇帝把我扶起来,伸手从身旁人的手里接过一盏灯笼,道一声“你们不必跟着了”;随即握了我的手腕,拉着往西边的小径一路去了。
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开口道:“陛下……”
皇帝道:“今日上元佳节,风卿何必如此拘谨。叫我一声兰舟可好?”
本朝明宣皇帝,姓谢名临渊,字兰舟。
我一顿,低头看了看他握着的我的手,犹豫了一会,低声道:“兰舟。”
他好像很高兴似的舒展开眉头笑了,脚步轻快地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去。
我问:“兰舟,我们去哪里?”
谢临渊说:“去看梅花。”
我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微微有些出神,恍惚中将他与当年的场景重叠起来。
“非意哥哥,我们去哪里?”
“去看梅花。”
那年冬天,我家后园的红梅开得格外的好。我带子回一起去看,当我无意中说起还不曾见过特别好的白梅时,子回对我道:“日后有机会,我与你一起去看。”
那年的梅花是什么样子,我已经记不清了,可他说这话的模样却依旧印在我的脑子里。十分的认真,十分的……
从小道往西走数百步,竟真见一处僻静的小园掩着,令我十分惊讶。园门上书“琉璃园”三字,应是御笔,两边歪歪地也挂着两个大红灯笼。谢临渊在门前站定,转头对我道:“这儿原本是一处荒园,我瞧着地方安静鲜有人来,平日散心是再好不过的,于是叫人稍加修葺,移了白梅来栽,今冬是第一次开花。”
他说完,走到门前轻轻推开小木门。
我觉得“琼林园”这个名字起的还是差了些,几棵枯藤老树,哪有半分琼林模样。“琉璃园”这名字起的却也不好,这满园白梅花开的层层叠叠,霰一般晶莹剔透,怕是琉璃也比不得的。谢临渊笑看我一眼,拉我走入园中,一进了花林,外面的东西便都看不见了,仿佛身处仙境一般。我早已流连其中不知身在何处,只知道跟着谢临渊,任由他拉着我往前走。想当年我在山中看到的那什么“白梅仙子”,到底长得野了些,终究少几分繁茂的贵气。
那一片黑沉沉的天里,蓦地炸出几团烟火。我一惊又一呆,谢临渊亦停了脚步,同我一起站在梅花林里看烟火了。俗世的欢愉与幽静的花林撞在一处,叫人分不清自己是在哪里。多年前的侯府,也有这样好的烟火,却无这样好的的梅花。
想当年读书时也曾读稼轩之青玉案,道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却不知他写的究竟是灯笼还是烟火。如今看来,此情此景,却是相称极了。
我一怔,却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反握住了谢临渊,下意识地便欲放开,口中道:“臣……”
谢临渊拉着我的手往怀里一带,我愣住了。
鹿皮的斗篷很暖和,还有淡淡的檀香味儿。我一动不动地站着,谢临渊抱了我一会儿,便松开了。依旧没事人一般侧脸淡淡道:“天黑,路不清楚,风卿当心摔着。”
我在心里笑了——我一袖清风上能飞檐走壁,下能数步百米,若是天黑些便摔着了,可真是笑话了。我于是唇边带笑,却依旧认真地说道:“是。臣记得了。”
皇帝才重新转过头来,刚要说话,却陡然变了神色。我也察觉到了,几乎是下意识地伸臂将他护到身后,挥袖甩出几枚银针击落了飞来的飞镖。宫里的生活固然安逸,我从前的习惯却依旧是在的。
花太繁盛,竟看不到人。我皱起眉,几道破风声又从四面而来。我顺手折下一根梅枝,秋风扫叶一般一一挡了下来。打散的梅花飞了一圈,飘了满地。
我是个贼,最不善与人交锋的,如今使的这两招还是早些年与嵇一苍学的。我知不能久战,便在寻机离开。等再挡下一拨暗器,便携谢临渊一起踏枝而去,越过围墙出了院子。见远处隐隐有火光,我才松了口气,却听谢临渊大笑道:“早就听说一袖清风轻功天下第一,今日得幸一见,果真是‘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美哉奇哉!”
古来帝王最是惜命,方才如此惊险,谢临渊却丝毫不以为意,真是奇了。
我将手中梅枝奉上,笑道:“可惜清风摧花不留情,只剩一枯枝在手,便奉与陛下;当是为此情此景此花此夜此人,留个纪念罢。”


第22章 鱼戏莲叶间
十五一过,十六就下了雪,飘飘洒洒好几日,地上积了几寸厚。那夜琉璃园行刺之人终是没有找到,谢临渊留我在宫中多住几日,我没有拒绝。
这日难得放晴,我叫人搬了把椅子放在窗下,围了绒被坐着晒暖。开春的太阳极是可爱,暖暖的融到身子里,叫人觉得心安。
我把玩着玉佩,有些睡意,朦胧中看到那上面的鱼儿忽隐忽现,出来了个花儿的形状。我一惊,清醒了过来。
我一袖清风这些年走南闯北,仗着自己有几分见识,以为这天下的宝物多是我看过了的;岂料如今却被自己的东西蒙骗了。我陷在椅里握着玉出了会神,抬头朝门外呼道:“来人,给我更衣。”
近日政务愈加繁忙,谢临渊总不得闲,一日大部分都在御书房里,甚少见人。我才来到宣政殿阶下,门前站着的小太监见了我,连忙陪笑来请安。我问道:“陛下可有闲么?”
那小太监笑道:“不瞒大人,是边关的战事越发急了,陛下正发愁呢,这几日可都没见过人。您一来可好了,能给陛下解去许多烦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