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不识清风-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时候上来一个白瓷盘,我还没看清里面是什么,李氏就将它推到了我面前,含笑道:“来来,不要光顾着喝酒,我特地吩咐做的八宝饭,多加了蜜枣的,你尝尝。”
我舀了一勺,果然甜而不腻,软糯可口。
我又多吃了几口,李氏的笑意越发温柔。
散席时,嵇一苍已醉得神志不清了,嵇穆远面色也有些发红。李氏扶住他,对被嵇一苍扒拉着的我说:“我先送你叔父回房,苍儿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我笑着回答道,狠狠掐了一下嵇一苍圈在我脖子上的手。
月光下的嵇府庭院里,我踉踉跄跄地背着嵇一苍往他房里走。都说醉鬼死沉,今日亲身体验了一番,世俗诚不欺我。
“成雪,成雪……”
嵇一苍在我背上含含糊糊地念叨着什么,我喘着气道:“你这是又看上了哪家青楼里的姑娘,人家都到梦里来找你了。”
嵇一苍却又没了声音。我叹一口气,直起腰将他往地上一丢,黑着脸对跟在后面一脸惶恐的家丁们说:“去,找个板子来,把你们少爷抬回屋去。”


第7章 朝秦楼
朝秦楼是个极有名的地方。这儿有风花雪月,美酒佳肴,温香软玉,足以叫人醉生梦死。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被那层层的楼阁房间看花了眼。一路走着,只顾惊叹。看什么都新奇,瞧什么都新鲜。
嵇一苍与我并肩走着,不无得意地道:“如何?可称得上是人间极乐之地?”
我心里惊叹,嘴上却说道:“美则美矣,却不知内里是何种洞天。”
嵇一苍笑道:“今日就带你见识见识。”拉了我的手径直走入其中。
一入前厅,就有一名女子立即迎了上来。这窈窕的身姿,扑鼻的香气,实在很是勾人心魄。
“嵇公子来了。”她笑道,又看了我一眼,讶异道:“这位是?”
嵇一苍刚要介绍,我先一步开口道:“在下姓风,一号枕云,是嵇府的远亲。姑娘唤我枕云就好。”
她点点头,微微施了一礼道:“小女子月亭,见过公子。”
我微笑见礼。
月亭对嵇一苍道:“成雪方才还向我说起,这两日不见嵇公子,很是落寞。”
嵇一苍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果真?”
月亭笑着点头。
“我这便去见她。”嵇一苍亟不可待地道,抬腿就要离开。我在旁边笑笑,没说话。
月亭说:“那枕云公子呢?”
嵇一苍脚步一顿,回头看我一眼,像是才想起他今日带我到此原本就是想让我见一见这位成雪姑娘到底是何许人来的。
“我一想着成雪便昏了头脑,险些忘了,该打,该打。”嵇一苍赔笑道,“少闻乃爱乐之人,是慕名来听成雪的琴的。”
我向月亭微笑道:“确是如此。”
随后月亭便引我二人登上楼阁,此处排列着一间间雅致的屋子,比起下面要安静许多。我跟着他们走到其中一间屋子前。
月亭道:“二位公子请自便,有什么事叫奴家一声便可。”
我笑着道过谢,只听得身旁吱呀一声,嵇一苍已打开了房门。
我随他进去,屋子里面的布置并不繁琐,一张圆木桌,一张带纱帐的床,还有几面装饰的帘子,就是全部了。屋子正中背对着我们坐着一名女子,在擦拭那把摆在她面前的琴。动作之轻柔,仿若春日东风;体貌之纤细,恰似扶风之柳。如此一看,倒是不俗。
嵇一苍极深情地唤道:“成雪。”
那女子一回身,我顿觉眼前一亮,真如半生浮沉只为这一回眸了。肤若凝脂,眉若罥烟,目如秋波,真乃佳人,不怪嵇一苍如此痴迷,我见了亦被惊艳上一番。
成雪一笑,目光脉脉地看着嵇一苍,微微施了一礼,柔声道:“见过公子。”而后又转向我,亦是福了福身子。
自打进了这屋子,嵇一苍的眼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此刻亦是深情凝望着成雪说道:“这位是我的好友,姓风,号枕云的,你叫他枕云就好。”
成雪点点头,重又对我施了一礼:“小女子莫成雪,见过枕云公子。”语毕,目光流转,又笑道:“公子好漂亮的玉佩。”
我身上带着的还是上次谢临渊给我的那块玉佩,只因缺了佩缨,一直没拿出来过。今日在房里搜寻了一番,竟从箱底翻出了条不知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长带,青色的,同这鲤鱼佩倒也般配,我便戴了上去。
我笑道:“玉佩虽美,不及姑娘芳华千万分之一。”
嵇一苍瞪我一眼,我还以为他一见美人自会被勾了魂魄,已不会再理我了的。莫成雪又颔首一笑,果真风华无双。
嵇一苍道:“原本过了中秋,打算来看一看你,结果他听了你懂乐,非要跟着来见一见。我拦不住,只得带他来了。成雪莫要怪我。”
我在一旁微笑不语。嵇一苍能将事情说反过来的本事我早有体会,并不意外。他自然不会承认是他在我面前说漏了嘴,第二天想起这桩事非要证明自己是所爱虽是烟花女子,却非凡俗,好说歹说才将我劝来了这风流之地,非要让我见一见他莫姑娘的好。
“我若随你去了,只剩下这一袖子的清风不是也要丢了?”
他来找我时,我铺开一张新纸,正打算画一画园中的桂树。久不动笔墨,怕生疏了。
嵇一苍说:“不妨事不妨事,你就说自己是我家的亲戚,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的么。反正也没人识得你。左右不过去逛一圈坐一会,没多大事的。”
莫成雪朝他点一点头,又再看了我一眼,坐到琴前轻抚上弦。
琴声初如玉珠散落,落盘有声;再如流水潺潺,轻灵悦耳;后又百转千回,余音绕梁。一曲毕,嵇一苍早已如痴如醉,我亦觉得耳目清明。莫成雪从琴前站起来,我由衷赞道:“姑娘一曲,恍如仙乐,人间少闻。”
人见过,曲也听过,我心知自己不好再久留,便要告辞。临走时,我特意拍了拍嵇一苍的肩,语重心长地道:“莫要太劳累。”便笑着被他轰了出去。
我走到楼下,见月亭仍在厅内,手中把玩着几粒骰子,并无事要做的样子。我于是便走了过去。
月亭抬头看见我,不觉讶异道:“公子这么快便出来了?”
“莫姑娘的确是位佳人,在下虽有意求之,可惜名花已有了人来赏,我又岂能夺人所好?他们在那里含情脉脉,我也不好打扰,待着实在不适,只好自行告退。”
我扶额一叹息,月亭噗嗤笑了出来:“公子莫急,您若愿意,月亭这就去为您物色个好的。朝秦楼虽是个小楼,别的没有,花儿却是满楼。总归能有个合您心意的。”
我连忙摆手,连说“不必了,不必了”。
月亭疑惑道:“公子这是为何?”
我往左右一看,凑近她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在下并非喜爱女子,此次来这儿,多也是为了掩一掩旁人的耳目。如今初到京城,有诸多事情不甚了解,姑娘所能指点一二,自是不胜感激。”
月亭听我说话,面颊先是飞上一片绯红,而后又渐消了下去。当下定了定神,依旧是十分得体地道:“招秦楼东往数十丈,有一暮楚馆,门前摆着些竹笛笔架之类的小玩意儿。公子去了,定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我笑着道了谢,留下几块银子便飘出了大门。


第8章 暮楚馆
暮楚馆比起朝秦楼,要多几分文雅气而少了些烟火。观其楼阁,乍一看更像是个书阁。进了门,扑面而来的也是股松针竹叶的清香,而没什么胭脂味儿。门口自有小馆迎候,一见我便恭敬低头等候吩咐。
我想了想,说道:“今日是头一回登临贵阁,不懂之处自有许多,还望多多担待,指点一二。”
小馆低头轻道:“不敢不敢,公子且随我来。”
我跟着他走,就着打量了一番。这小馆脸上虽还有几分未完全脱去的稚气,却生得眉清目秀,别有味道。一名守门的小童都尚且如此,想那头牌红馆之类的人物,自不必再说。
小馆引我出了前堂,到了个院子里。我一瞧,见廊下立着个人。这一看,却不得了了。
此人正逗着廊下挂着的金色鸟笼当中的一只青雀,墨发半散半束,随意绑着根绣着几根金丝的黑色绸带;嘴角噙着三分笑意,眉目淡然若云出远山,长身玉立如庭阶芳树。虽是一席素衣,布面上却像是用笔墨随意点染过似的,几片墨色恰到好处。乍一看,几乎要以为这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那人往这边瞥了一眼,收回手笑道:“我前两日才对侍书说,久不见有新客,我这暮楚馆怕是要败落了。却不曾想今日就来了位如此风流的公子。鄙人柳弄影,是这儿的老板。”
侍书在我身边行了一礼,很是识眼色地退了下去。我虚拱了拱手,亦笑道:“人说暮楚馆里的公子都是个顶个儿的好看,却不想连老板都这般俊逸不凡。在下今日见了柳老板,旁的也入不了眼了。”
柳弄影道:“公子可莫要这么说,被他们听了去,又要向我抱怨一番了。”他沿廊走来,我闻着一股香气,虽然极淡,味却极好。柳弄影在我面前站定,温声道:“公子可有属意之人?喜欢年纪大些的还是小些的?若是要身子清白的,昨日才进了位家世没落的公子哥儿,相貌才学都是不错,公子可要见上一见?”
我轻轻摇头,看着他道:“可比得过招秦楼里的莫成雪莫姑娘么?”
柳弄影笑了笑:“公子说笑了,男子与女子,自是各有各的妙处,无什么可比较的。”
我也笑了:“是了,正是如此。”而又上前一步,凑近他压低声音道:“可若是男子有意扮成女子,存心欺瞒,又当如何?”
柳弄影面色不改,后退半步淡笑道:“公子此话,把在下说糊涂了。”
“柳老板怎会糊涂,是风某该糊涂才是。”我轻轻攀上他的手臂,袖中的银针有意无意地缓缓扫过清凉的衣料,“却不知嵇府是招惹上了什么大人物,要令柳老板这般费功夫。”
“原来一袖清风别号枕云。”他轻声笑道,“在下孤陋寡闻,竟不知晓。”
我放开他后退一步,轻飘飘道:“你自然不知,这号是我今日在朝秦楼随手取的。”
柳弄影淡淡笑了笑:“风公子喝茶否?”
“酒要好些。”
柳弄影于是叫人在院里支了个小桌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