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不识清风-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不知等了多久,我昨日赴宴,回府后又不曾好好休息过,如今坐在这里百无聊赖,不知不觉便睡着了。待醒来时却见身上多了条薄被,一抬头看到皇帝正坐在桌边执笔写字。
我站起来行礼,皇帝道:“风卿,过来帮朕磨墨。”
手边放着的茶早已被人收了去,我应了一声,走到桌边去拿起墨块在砚台上慢悠悠地打转,顺便瞥了一眼纸上的字。
肃肃凉风生,加我林壑清
哦,是王子安的《咏风》。
待写完“去来固无迹,动息如有情”一句,皇帝却忽然放下了笔。我便也搁了墨块往后退了一步。
皇帝道:“朕并没有要为难风公子的意思。朕没想到那诗是公子写的。仗剑江湖之人,笔墨功夫却也这般好。”
我笑了笑:“我也没想到随手写的诗却得了陛下的青睐。”
皇帝轻轻一笑:“那些阿谀奉承歌功颂德的东西看多了,眼睛都不太清楚了。”
他站起来,叫门外侍候的宦官进来服侍更衣,对我笑道:“陪朕出去走走。”
我道:“遵旨。”
我与谢临渊出了殿宇,沿廊走了没几步,忽见一人至前奉案跪地道:“陛下,这是西域新贡的苏合香,特请陛下过目。”
我闻着那幽幽的香气,好似有些熟悉。
谢临渊对我道:“风卿喜香否?”
我说:“臣喜欢清冷些的香味。檀香就很好。”
谢临渊笑了笑,吩咐把香送下去收好。
在宫中行走半日,所见皆是枯木残荷。我觉得没趣,皇帝却丝毫未见倦色,每到一处都要与我谈笑几句。我兴致阑珊,不过敷衍几句。到了约晌午时分,他才有了要回去的意思,却又问我道:“朕从前似乎送过风卿一枚玉佩,风卿可还记得?”
我一听此话与先前的不同,便打起精神笑道:“陛下给的东西自是与旁人的不同,臣怎么敢随意丢了去。只是来得匆忙,未曾佩戴罢了。眼下就在宫中臣带的包袱里,陛下若要用,派人取了来便是。”
皇帝笑道:“朕不过随口问问,送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收回来的道理?不过是这玉佩宫里不少人都认得,风卿日后常在宫中,戴着会有不少方便之处,故有此一问,全做告知罢了。”
我点头称是,说“臣明白了” 方才了结了这一场游园,带着包袱回府去了。


第12章 不相识
嵇一苍正在院里踱步叹息,看见我提着包袱进来愣了一愣,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琼林院许久无人,还没休整好,我这些日子在府中候命就行。”
嵇一苍顿了顿,没多问。
我见他颜色憔悴,不由想打趣一番,于是故意说道:“怎么,求美人而不得,相思成疾了?”
嵇一苍瞪我一眼,腰间银剑出窍。
我躲过这一剑,绕到他身后笑道:“说话就说话,好端端的动手做什么?”
嵇一苍冷哼一声,反身又是一剑刺来。我一笑就要往后退去,却不想脚步慢了稍许,避之不及,被剑锋划破了左臂。
我歪头一看,竟有血渗了出来。嵇一苍慌了神,忙丢了剑过来扶住我,半是紧张半是埋怨地道:“你怎么没躲开?”
他这一碰,我越发觉得疼,抽了一口冷气道:“你轻点。我昨夜累着了,一宿不曾睡,只今天早上在宫里打了会盹。”
嵇一苍看过伤才松了手,叹口气道:“好在不深。你先回房去,我去取药酒来。”
我浑身又是累又是疼,怏怏地歪着看桌上的茶壶冒着热气。不多会儿,嵇一苍拿着东西进来,我懒得动弹,靠在床上任他摆布。他用棉布擦干了血,一边上药一边闷声嘀咕道:“生得这般细皮嫩肉,哪里像个习武之人。”
我没有力气说话,也不与他计较。
上完了药,嵇一苍收拾了东西就要走,我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忙拉住了他。
“不知嵇大公子可否有空陪小的去个地方?”
嵇一苍撇我一眼,把袖子从我手里抽回来,淡淡地道:“阁下还是歇着为好。”
“是个好地方。”我对他眨眨眼,狡黠一笑,“你一定喜欢。”
侍书依旧在门前迎客,见是我来了,忙行了一礼:“风公子。”
我笑问道:“我又不是他们,你跟我还行什么礼?你们老板可在这儿么?”
侍书没答话,看了一眼嵇一苍。
“这位是我的朋友。”我道,面上笑容不改,“柳老板也认得的。”
侍书低头应了一声:“二位请跟我来。”
一边跟着走,嵇一苍一边压低声音问我道:“你何时与暮楚馆的老板扯上了关系?”
我故意调侃道:“只许你在朝秦楼有美人在侧,就不许我在暮楚馆有好友作陪?”
侍书领我们入了院内,远远就看见有个素色的影子立在院中。离近了看,那衣上果然有几片淡色的墨迹。柳弄影正拿着个长柄的竹筒舀水,浇着几朵才开的□□。
我一边笑着一边过去道:“久不见月临兄,何时来了兴致侍弄起花草来了?”
柳弄影知道是我,头也不回便笑道:“我养的鸟飞走了,只好养些不会动的。”他把一筒水细细地浇完了才回身,带着笑意的眸子微微一滞。
我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跟柳老板提过的,嵇大将军的大公子嵇茂林。”
柳弄影的神色仅一瞬便恢复如常,对嵇一苍拱手行了一礼道:“见过嵇公子。不知公子今日莅临,不曾迎接,多有失礼,望公子勿怪。”
嵇一苍一向不喜欢别人太把他的身份当回事,于是在外遇到家世门第一类问题总是含糊过去,柳弄影这般正经地赔礼道歉,反倒叫他不自在。
嵇一苍道:“柳老板言重了。在下久闻暮楚馆,今日来此不过是想见识见识,无什么别的意思,柳老板勿要拘礼。”
柳弄影直起身,又对我拱手道:“还未祝贺风大人入琼林之喜。”
我笑道:“捡来的官儿罢了,柳老板这么说,像是有意取笑在下。”
柳弄影笑了笑,侧身请道:“外头风大,二位请至房中吧。”
秋深冬将至的时节,柳弄影在房里生了个小炉,炉上煮着一壶茶水,屋子里溢满了茶香。我缓缓吸进一口气,感叹道:“等哪日有了机会,我就到江南去做个茶商,走南闯北把天底下的茶都喝上一遍。”
嵇一苍与柳弄影一齐笑了起来,同我谈笑一番才罢了。
约摸过了一盏茶功夫,突然听得一阵若有若无的琴声传来。嵇一苍一听到这琴声便怔住了,像被勾了魂一般。我二人也都未曾言语,一时间房中寂寂,唯琴声可闻。
一曲终了,嵇一苍久久没回过神来。柳弄影道:“原是馆中的一名清倌,专司琴的,却与客动了情,日日抚琴抒其忧愁。只因他琴艺精湛,又素来乖巧,我也不曾阻拦。”
嵇一苍怔怔道:“柳老板为何不许呢?”
柳弄影笑道:“瞧嵇公子这话说的,鄙人这暮楚馆门户虽小,馆中的人却也都是签了契的;今儿这个生了情,明儿那个有了意,我若是都随了他们去,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嵇一苍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我笑道:“商人重利,你别与他一般见识。”柳弄影只喝茶,听我说这话,微微笑了笑。
走时柳弄影将我们送至院门口,忽然听到院中有推门声。我与嵇一苍都回头去看,见一穿白衣的人从房中走出,朝院中另一扇门走去。我看那身型体貌有些眼熟,还没想起是谁就听得嵇一苍失声叫道:“成雪!”
那白衣猛地一颤,却又加快脚步出了院门。
嵇一苍要去追,柳弄影拦住他笑道:“嵇公子怕是认错人了,鄙馆并没有一个叫‘成雪’的人。”
嵇一苍激动道:“不,我绝不会认错,她,她就是——”
我道:茂林,你可看清楚了?暮楚馆里可都是男子,哪里会有莫姑娘?”
嵇一苍一怔,不由地停住了。柳弄影恍然道:“原来嵇公子的心上人姓莫?这可巧了,方才过去的正是我先前提到的琴师,也姓莫,名唤作尘的。”
嵇一苍像是三魂少了六魄,只站在原地望着那门出神。我拉他一把,向柳弄影道了别,与他出了暮楚馆。


第13章 情何起
我清晨徒步走在宫里,路上见到的人无一个不对我说“风大人何故辛劳,该乘轿子才是”的。他们岂知,若是真乘了轿子,那才是委屈了我。
我到了御书房外面,还未进去便听有摔声,里面皇帝怒道:
“仗着有几分才气,就在朕面前摆谱,他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会两句穷酸的诗,就当自己是太白转世,再世东坡了!走了也好,省的整日在朕面前吊书袋子,说些伤情败景的酸气话,叫人心烦!”
我听得那“仗着有几分才气”“会两句穷酸的诗”之类的话语,不由得脸上一热,也不敢进去了;却又不好就此回去,便在门口撩衣跪道:“微臣参见陛下。”
屋内一寂。皇帝道:“你先下去吧。”我还以为这话是对我说的,却见一人匆匆从身旁跑了过去,因此没动。皇帝又道:“风卿进来罢。”
我起身走进屋内,往桌上一瞄,看见几本散落的折子里有一本打开的,左下有个“德”字,便猜着了七八分。前两日南太师的女婿,御史大夫方鉴开才向皇帝推荐了个人,姓钱名有德字若谷的,被授了拾遗。
皇帝将折子丢到一边,坐到桌前铺开张纸,执笔对我道:“风卿,为朕磨墨。”
屋里生了炉子,暖烘烘的;还有股似有似无的檀香味,令人精神舒畅。
午时我回到府中,向小厮问道:“大公子今日可曾用过膳?”小厮答了句“不曾”,我默然无语。又吩咐他们将吃食按时送去,再向嵇穆远那里报一声病,有什么来客一律挡了便是。
因琼林院已经修整完成,皇帝叫我即刻搬入,午后可暂时不必入宫侍奉。我安置好事物回府来,午间见过的小厮便匆匆来报道:“风公子快去看看吧,大公子一日未进水米了。只在屋里闷着,任小的们怎么劝也不应。”
我知他是因昨日见了莫作尘,才这般愁苦犹疑,便说道:“你去告诉他,就说我有些事要同他讲,叫他来找我罢。”
吩咐完了我便向落松院过去,进了院子,却见房门口已立着个人。不是嵇一苍又是谁。
我说:“天暗了,府中无聊,不妨去听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