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综同人)[陆酗+剑三]七秀万梅-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难道是boss要爆seed的节奏啊我去。看着杀气四溢的李裳秋,李小染觉得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表情来表达她此时此刻的心情那一定是,吓得我都坐地上了。
  来到这个此地也有一些时日了,刚刚入住客栈就听说了最近的连环杀人案件,死者都是在八月十五入夜后,口鼻流血,中毒身亡。仵作确认死者胃里有些食物残渣都有毒素,衙门立案侦查却迟迟没能抓住真凶。李小染先前离开长安的时候,公孙盈曾经要她协助查查所谓的公孙大娘传人的事情。
  收集了不少情报后,再分析了案件的蛛丝马迹之后,还在此时入夜闲逛,其实本朝有宵禁怎么可能大半夜出来,只是掐准了八月十五真凶还会出现作案,这才出示了当初带出宫的令牌,和刺史并知府商量好了,若是能逮住真凶就以信号通知埋守四处的差役和府军。
  河东道井州太原是高祖龙兴之地,是为长安,东都洛阳之外的“北0京”,多是功臣或宗族亲眷担任刺史。历来都是皇帝最信重的人担任,中宗自然不敢给爱女铜鱼符及敕书(合称鱼书)这样的东西,但也给了便宜行事的圣旨以防方一。
  当然李小染是不可能单独外出的,能够出宫都是多亏了韦后和师父公孙盈的帮忙。但剑三的大小轻功一起使,自信中宗派出的那些小尾巴该是跟不上的。这时候真怀念门派传送的那些飞禽坐骑,五毒是孔雀,万花是老鹰。疑似自己还练了个毒萝小号,不知道能不能切换账号,要是能附带使用门派传送就好了。
  可是,就在李小染以信号通知的时候,这位大boss并不情愿束手就擒。
  你说,我带着剑三系统打一个NPC还让NPC进化成了boss,这真是太销魂了。
  背景资料里没说过,李裳秋还有公孙兰的身份啊,背景资料里没说她还是红鞋子组织的头目啊。这世界简直玄幻了有没有!现在都不确定,这个世界是不是已知的剑三世界。
  李小染觉得心情太微妙了,努力避开剧情,剧情她兜兜转转又轮了回来,简直心塞。
  不到一刻钟(十五分钟)刺史带着驻扎此地的河东道折冲府府军并衙门差役赶到了。,要不是早有准备还不能这么快。折冲都尉是个带兵经验丰富的中年人,据说当年还打过突厥,挥手示意下,府军井然有序地合围封口袋。
  即使武功再高,遭遇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也只有死路一条。
  事后,李小染分析了计划的每一个步骤也不觉得有什么错处,可惜还是让李裳秋使计跑了,过程中李裳秋想要拿回令牌,但李小染被府军和衙役保护得很好,而且本身也有保命的招数,眼见不能成事,李裳秋只得用计迅速离去。
  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现在李裳秋行踪不明,可是师门任务是除了调查之外还要解决此事,作为一个立志完成师门任务的刷任务狂魔,李小染表示心塞塞的。许诺会在皇帝面前褒奖他们护驾有功,谢绝了刺史安排的保护,李小染再次上路。
  李小染的任务是必须找到李裳秋,可如此一来,难道一定要回归剧情,学习原主作死,假扮李裳秋四处惹事来引出她吗?混蛋,她又不是金毛狮王谢逊啊谢谢。
  可是,现在找不到另一种方法去查出李裳秋的下落。这个自称公孙兰的家伙行踪不定,易容术高超,错过了一次哪有那么容易再逮到她。其实调查了衙门的案底,那天她穿的红鞋子似乎有特殊意义,再加上顺来的令牌,如果没有估计错误,这应该是一个组织。那么,假扮李裳秋引出组织里的其他人,再顺藤摸瓜查到李裳秋的下落似乎也是可行的。
  定下整个计划后,李小染就依计行事,但是,一旦沾染上麻烦,从此就是麻烦不断真是真理。                    
作者有话要说:  银家会努力越写越好的,可爱的妹纸们每一章都戳戳收藏此章节嘛,洗白白给你们暖被窝
  作者专栏,戳戳
  专栏【紫霄星辰】求包养(*^__^*)收了我吧收了我吧。能看到更新公告哦,还有可能以后福利什么的,不再放进正文,有也是拉灯【喂】,所以大家准备看专栏公告吧。
  

  ☆、03西门吹雪【修BUG】

  看着面前一身白衣胜雪的剑客,寒气与杀气就那样扑面而来,李小染觉得她出门没看黄历呀嘤嘤。李小染有一匹十三级素月马,赶路的话,其实马的脚力还不错。此地距离井州有段距离,是同属河东道的一个州县下辖的同福镇外的一个小山坳,没有人烟,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
  之所以会来这个鬼地方是因为生活职业选了神农,医术和锻造,听说这里有不错的连翘才来挖几株。她用轻功飞了多久,白衣剑客就追了多久,从正午的毒日头追到日暮黄昏,从南侧小山坳追了好几个山头,卧了个大槽,你玩你追我赶吗?
  李小染已经不知道自己用轻功飞了多远了,可那白衣剑客依旧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顾不得发丝凌乱,衣服也来不及整理,简直是瘟神啊。她只是照例假扮李裳秋,打算引出幕后的组织人员,却碰上了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真是心好累。
  李小染问他的来意时,他只说了两个字:“杀你!” 
  李小染再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又说了几个字:“你是李裳秋?” 
  李小染:“……” 我可以回答不是吗?大侠你哪儿冒出来的,多管闲事啊。
  白衣剑客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既然默认了那就不需多说废话。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作为江湖上闻名已久的万梅山庄庄主西门吹雪,此人脾气很怪,剑法也同样怪。一旦认定你是该死的作恶多端或者十恶不赦之徒就算毫不相识也可以出手杀人。
  他决心要杀一个人时,就已替自己准备了两条路走,只有两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他的剑法从来只是杀人之剑,凌厉决绝不留任何余地。
  霞光遍染,似真似幻的金红色让天地间的景物都多了一层神圣而瑰丽的色彩,面前的白衣剑客仿佛融进一幅画里的神祗,李小染有些看呆了,世界上竟有这么好看的杀神,虽然那个将死之人似乎正是自己。
  西门吹雪只刺出了一剑,疾如风,李小染甚至来不及使用技能,一剑就已刺穿了咽喉。西门吹雪的剑招只是简单凌厉的一剑刺出,直指要害,却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避不开也招架不住。
  剑□□的时候,剑上还带着血。 
  西门吹雪将剑痕于胸前,轻轻地吹了吹,剑上的血痕就如怒放的彼岸花曼珠沙华一般绽放,碾作尘,从剑尖上滴落,融进土里继而了无痕迹。西门吹雪的神情就如在做着一种习以为常而又神圣无比的事。 
  霞光印染着那人毫不留恋转身离去的背影,镀上的一层金边那么晃眼。从李小染的平躺在地上仰视上方的视角,白衣,长剑,晚霞,泛着光晕的背影成了闭眼前最后的记忆。
  从来没想过,死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死得憋屈又那么该死的漂亮,或许是晚霞太美的缘故。
  李小染眼见西门吹雪走远了,毫不犹豫地点了原地复活对话框。轻云蔽月,李小染懒洋洋地仰躺在草地上,看着裹上了一层轻纱看着不甚清晰的月亮,想起那个白衣剑客,不染纤尘的衣袂飘飞就好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流风回雪。虽然不太合适,不过那个杀神美则美矣,下次再让本姑娘见到,绝对要你好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李小染起身伸了个懒腰,摸摸干瘪的肚子似乎有点饿了,才想起自己在地上躺了那么久还没吃饭。这荒郊野岭的,还是回客栈吧。连翘采好了,还是没能升级。
  李小染觉得穿白衣服的果断都不是好人,就算他还是和男神一样的黑长直,突然怀念我家狂暴花了,虽然她每次那么毒舌又傲娇,每次被打断读条都气得跳脚,曾经无数次在竞技场被我的渣操作怒扯后腿还是没有嫌弃我,我们果断是相亲相矮的好基友,来世还做一米六好基友。
  作为一只奶,每次群架都被优先集火真是醉了。每次飞轻功摔掉一半血被狂暴花捡回去咆哮,说得好像和二百五似的,自己居然都一直忍了下去,自己真是太温柔了有没有。特么,我只是操作渣了点而已,不是智商捉急啊喂。
  夜风佛过,李小染坐在马背上,想着以往的种种,又陷入了内心疯狂吐槽刷频中,这种时候,再来一包辣条可好。
  狂暴花,我遇到了一个和你一样的黑长直,他看起来冷冷的,其实比你更狂暴。我决定把他拖入仇人名单,妥妥的。不为什么,就因为那混蛋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戳死了我,最重要的是,浪费了我的蓝和血,我决定要去坑更多的小伙伴,赚更多的钱,来弥补我受伤的玻璃心,嗯。
  泥煤的黑长直,见你一次开一次仇杀模式妥妥的!就算同是黑长直,你也没有我家花哥帅,见你一次鄙视你一次。打不过你,我还不能腹诽么。
  在跨入同升客栈的时候,正在腹诽的李小染浑身僵硬了。卧槽,杀人凶手你不赶紧逃之夭夭还坐在这里吃东西,你当衙门是你家开的么(╯‵□′)╯︵┻━┻。虽然很想糊上去让他知道现在的衙门是谁家开的,但是,李小染还是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切,不跟黑长直一般见识。速度尝试切换账号,换了毒萝小号又若无其事地进了客栈。貌似切换账号以后还能使用七秀技能( ⊙ o ⊙)!。不过,第一次切换账号很顺利。
  面对店小二那逮到一只走失儿童准备诱哄之上告衙门的情况,李小染深深地郁卒了。然后眼珠一转,蹦跶到了坐在靠窗那桌的西门吹雪那里,乖巧喊道:“爹爹……”
  看着对面黑长直那瞬间青黑青黑的脸色,李小染表示心情很好。于是,不客气地开口:“我要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