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综同人)[陆酗+剑三]七秀万梅-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05尾声后记

  05尾声
  睿宗李旦即位之后,下诏悖逆庶人李裹儿按二品官的礼节予以安葬。
  官道上,古道西风瘦马,一人一骑,只见那人懒洋洋地整个伏在了马背上,头耷拉着侧放在马头旁边,懒洋洋的语气有气无力地对着马耳朵说着什么:“小素月,你家主人我好饿呀,我们去哪儿敲个冤大头吧。”
  雪白的马儿打了个响鼻,而后继续平稳地驮着背上的懒人前行。
  睡眼惺忪地看着万梅山庄几个大字,李小染的瞌睡虫瞬间没了。而后名叫小素月的那匹白马欢快而又轻车熟路地跑向了后院,看着后院马厩里那匹高大的枣红马,李小染觉得她瞬间秒懂了什么,小素月那个重色轻友的混蛋。
  正想把某匹马拽走就听到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李裹儿。”
  僵硬地转身面向某个正冒起冷气的冰山:“你认错人了哟,我叫李小染,是七秀坊的弟子。悖逆庶人李裹儿不是已经被赐死了吗?”
  不等李小染继续说完,已经被冷冽的声音打断:“李裹儿!”不好了,西门吹雪的冷气好像更盛了,现在溜之大吉还来得及吗T^T。
  然而西门吹雪的冷气却不见消弭:“管家的记录。”
  啥?管家的记录,跟我有啥关系?
  西门吹雪往前两步,脸上一片沉凝:“我的名字。”
  突然恍然大悟,对面那人在说什么:“哦,西门吹水嘛。雪化了不就是水嘛,只许你杀错人,不许我故意叫错名吗?再说,我觉得叫西门吹水更好啊,反正名字就是个代号啦,都一样。你又不是什么名人,改成阿猫阿狗都不会有人在意啦。就算你想叫西门庆都没事。”
  在李小染的概念里,西门吹雪大概就是个小有名气的江湖侠客,既没有功名在身,也不是世家大族之后,寻常百姓随便取个贱名比如阿猫阿狗好养活很正常嘛。只不过,吹雪确实比吹水的意境高那么一点点。你既然都是个无名小辈,就不要取那么文艺的名字嘛。简单粗暴就好,多接地气,多亲切好记。
  李小染绷着脸,本着我绝对不能笑场的架势继续道:“吹水什么的多好记啊,话说吹水不对,你真的没有小名绰号什么的吗?”
  西门吹雪的语气更冷:“没有。”
  李小染低声道:“好可惜,本来还想听到阿雪啦,雪儿啦,吹吹什么的小名,就可以好好笑一笑的说。”嘀咕了一阵没发现西门吹雪的脸色更冷的李小染继续道:“西门吹雪,谢谢你上次还了我一命啊,虽然结果你去了还是没多大用处。没事,我们还是好兄弟。小妹无处可去,一无所有求大哥借宝地暂作栖身之地,来日必定厚报。敢报官烧了你家房子哟。”
  鸠占鹊巢什么的,本强盗最喜欢了耶。西门公子,你要知道人在江湖飘呀哪能不挨刀,让我宰一顿不吃亏的。都说自古秀坊多奇葩,壮哉我大躺枪坊、最多我就是一朵爱好敛财,懒癌晚期的小奇葩。虽然嘴上说着威胁的话,其实李小染一点都不担心西门吹雪会出卖自己,因为那种人正是西门吹雪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仆从们看到,庄主带着私生女回来了( ⊙ o ⊙)!小姐,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最近都很无聊吗?庄主练剑的时候,打烂了好几颗梅树,冷气更强,那是寒流过境,冻死了庄子里那只肥得流油的老母鸡,下锅煮了正好你就回来了。
  看着一桌好菜,饿了很久的李小染在收到可以开吃的暗示后,已经毫无形象地饿狼扑食,西门家的饭菜最好吃了,比宫里御厨做的都好吃嘤嘤。
  老管家擦着冷汗,这人真的是大唐公主吗?庄主之中,目前只有管家清楚李小染的身份。
  西门吹雪的筷子僵在了半空,然后起身甩袖走人:“……。”毫无自觉的吃货大吃特吃:“西门吹水,你不吃了吗?太好了!这个还有这个都是我的,我的!”意犹未尽地拿帕子擦了擦嘴:“管家大叔,晚上再给我来一斤牛肉,三个鸡蛋,一碗打卤面,一盘丸子,一盒桃酥,最好再来点梅子酒。”
  管家黑线,你当这是喂猪还是喂猪呢。猪都没你能吃!你绝对是来捣乱的,吃空我们山庄的。
  一周之后,飞轻功压断梅花枝,摔了个狗啃泥的高难度姿势的李小染表示,嘤嘤嘤,我要减肥!管家大叔笑眯眯,没事没事,咱们大唐是以胖为美,小姐真是越来越美了。
  管家大叔最近压力很大地每日记录不安定份子李小染行踪然后上交给西门庄主查阅。嗯,庄主一定是还不放心那个小丫头。只不过,每天吃了多少,在庄里闲晃了多久都要记录吗?管家大叔觉得他都快成跟踪狂了,管家深沉地看了一眼自家庄主,庄主一定是有什么妙计是吾辈凡人不能理解的,嗯。
  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才采集到足够的优质矿石,幸好井州附近的矿石也多,终于让李小染打出了一把大程武,可惜这剑太重,不适合七秀剑法。剑身细长却重,没有太华丽的装饰,但却比那些吹毛断发的利剑更好,因为它是大程武。
  看着还在梅林练剑的庄主大人,李小染眉眼弯弯,快步走上前:“我有一把好剑,你愿意买吗?”
  西门吹雪看了看,清冷的嗓音带了几分愉悦:“确是好剑。”
  李小染转了转眼珠,得寸进尺:“拿整个山庄来换?要知道普天之下只有这一把剑,这可是无价之宝。”正在心里噼里啪啦打着小算盘,想从西门吹雪那里再敲点钱。多好的一把大程武啊,要不是不匹配也不能便宜你。
  西门吹雪沉默了很久:“换。”
  阿列,本来以为会进行一场艰苦卓绝的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过程,结果都没了。
  不过,你那么爽快又干脆,真不好意思讹你钱哎。不过,西门吹雪你的剑痴又加深了。
  李小染正要欣喜若狂地点头答应,谁知西门吹雪却继续道:“换人,换你。”
  半天反应过来,西门吹雪指的是,拿整个山庄换你的意思,李小染可耻的脸红了,心跳都漏了一怕:“不换!我是非卖品!”你一张房契就像换我一辈子没门!存折都没交出来,左看右看,你勉强算是高富帅,又不是官二代,嫌弃脸。像我这样见钱眼开的势利小人怎么可能以白菜价卖出这根本就是翡翠白菜的一生,坑爹呢。
  西门吹雪的想法是,顶级铸剑师比一把绝世好剑更值钱,最重要的是,那是很可观的,数量更多的绝世好剑。说到底,都是为了好剑。
  晚上,李小染就像台言小说里的苦情怨女慷慨激昂地痛诉西门吹雪的奸诈狡猾,砍价不要脸皮,我就是颗小白菜呀地里黄呀,遇上了狠心的后娘呀,不对,是后爹。于是,这经过又被兢兢业业的管家大叔一笔一笔记在了本子上,上交给庄主查阅。
  蒙在鼓里的李小染不知道既掉马甲之后,她的什么糗事都被庄主大人知道了。自从管家的笔记本被洒扫大婶看见后,山庄里真是一日比一日热闹,众人每天都在期待着管家大叔回房锁柜子的时刻,因为那表示又有八卦可看了。在这个没有娱乐节目没有电视的时代,可不就是茶余饭后那一点谈资让众人有点乐子可找。
  万梅山庄今日头条,劲爆庄主脸沉如冰为哪般?由厨房烧火丫头的二表舅的七大姨为你倾情讲解。
  又是七夕佳节,才子佳人都出门约会了,只有自己一个人坐在房梁上啃着巧果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好想出门啊捶墙。不知道第几次不耐地又换了个侧坐的姿势,两条腿直接悬空晃荡起来。莫名地有些想家,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见到了女皇,有了一对溺爱的父母然后又失去,曾经要风得风的金枝玉叶,如今却是东躲西藏的老鼠,一个人的时候就越发地会觉得寂寞犹如跗骨之蛆缠上来。
  狂暴花,我还想继续回去渣基三啊嘤嘤,我小号狂魔称号,还曾经闻名八一八论坛。当年强抢民女的军爷渣渣还在吗?事情经过只是,我和毒萝正交易,他横插一脚,我以为一起共乘的邀约是毒萝的交易,我毫不犹豫点下去结果成了本服城0管强抢民女上直播头条,说多了都是泪。
  却见一坛子梅香扑鼻的酒摆在了李小染面前,上面的泥封也遮不住酒香,那一定是陈年好酒。李小染看了看一边不发一言的西门吹雪,好兄弟,竟然没去约个会什么的。李小染豪迈地举起酒坛子:“为单身狗干杯!”已经喝得高兴的李小染丝毫没把西门吹雪关于后劲很大的提醒放在眼里。喝高了的李小染已经开始口齿不清:“为黑长直干杯!”
  “为我大七秀坊干杯!”“为大冰块干杯!”“为西门吹水干杯!”“为世界和平干杯!”“为火影完结干杯!”
  酒水下肚,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的李小染看着对面的西门吹雪:“西门吹水你怎么有两个,哈哈哈……”西门吹雪拍开李小染四处乱挥的爪子,一本正经:“你怎么才肯铸剑?”李小染喝高了还是不改财迷本0色:“可以啊,收费。为了回报收留都给了你一把紫色的啦,大程武必须收费!你又不是我夫君,当然要收费嘿嘿。”
  西门吹雪这次倒是很有耐心:“好,我娶你。”李小染还有最后一丝清醒:“你娶我?你娶我还是娶剑?”西门吹雪回答得毫不犹豫:“剑。”李小染绝倒:“你赢了。”后面的事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还吐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染就听说自己酒后的光辉事迹,吐了西门吹雪一身,被黑着脸的西门吹雪丢给了侍女,而后他自己也泡了整整一个晚上。差点忘了,西门吹雪还是个不洁癖会死的人。
  至今搞不清状况,换回奶秀号坐进花桥拜堂成亲的李小染,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给你我怎么不知道!西门吹雪清浅地勾了勾嘴角,因为很少笑,他的笑看起来总有一分讽刺的意味:“你说,你赢了,不就是答应。”被震傻的李小染她脱口而出地却是:“西门吹水,你居然笑了!”这比火星撞地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