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睁大着眼睛横躺在地上,把一切都看的清楚,二爷随便扫了一眼,我却僵住了。这绝对是他,他穿的那深色上衣袖口上,还有我帮他缝补的丑的不能再丑的针线痕迹。而更重要的是……他在看见我‘尸体’的一瞬间,猛然握紧的拳头与那一瞬的僵硬。
  
  

☆、狂暴吧!绿宁

  
  听着脚步声与马蹄声都渐渐远了,我才轻轻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爬起身啦。晦暗不明的街道上,满地的尸体仰面躺着,我吐掉嘴里的血,顾不上胸口还插着的箭柄,连忙蹒跚的离开这条街道。这还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在中东的时候,本来就不是爆发大范围战争,再加上我是属于被士兵们保护的那一方,我从未置身于一地的尸体中。
  
  刺鼻的血腥让我牙齿都有点打颤,趁着那队人马已经去了正门,立刻离开吧!
  
  我扶着墙拔出匕首,低低的防护着自己,走出好两条街道去,刚要拐进一条无人的巷子,忽然见着巷子角落的几个大箩筐动了动,从中露出一个脑袋来。那不是绿宁么?
  
  “夫人……已经没人了。”她低声说道,我就看到柳钰满面惨淡的轻轻从箩筐里爬出来,浑身是血裙衫都有好几处划破的地方。她一个毫无武功的人,是怎么逃出来的?忽的想起那绿宁也是不简单的。她刚爬出来,就看见了巷子口站着的我,猛然一惊,轻呼道:“谁?!”
  
  我抹了抹脸上的血,露出伤疤来:“我。”
  
  “柳……步辞?”她还是眼神戒备。
  大姐,你真是我亲姐,这世上记得我真名的就只有你了。
  
  “嗯。”我本来想要扭头就走,却忽的想起了二爷跟我说过的话。说什么柳钰落魄了,要我帮上一把,他必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今日!再说了柳钰还有个厉害丫鬟,估摸着也不需要我,我逃命关头,可不想带上一个拖油瓶。
  
  “夫人……我,我走不了了。”绿宁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我转头看过去,状况比我想的惨得多。绿宁右边小腿往下的部分几乎血肉模糊,明显是被手持重型兵器的人击中,腿骨已经碎裂,膝盖往下是必须要截肢的,在古代这医疗条件下,又没有封闭和消炎药,恐怕也活不成。
  
  “绿宁,你忍忍,我们要先逃出去,活命比什么都重要。”柳钰跪在地上,撕开衣袖,慌手忙脚的替丫鬟包扎:“你忍一下。”
  绿宁那丫头明明快要痛昏过去,却仍然点了点头。
  
  我实在看不过眼,走上前去,拿出身上剩下的细纱,绑在她膝盖上,紧紧勒住,暂时抑制了失血。柳钰看着我愣了一下,她忽的惊慌指着我胸口插的那支箭:“你你你——”
  “怎么?”我抬眼:“头七没到,我怀念尘世中的一切,就不能回来看看么?”
  
  她惊到了,却仍然关心着绿宁的伤势,我熟练地用匕首把碎骨和那些已经烂掉的血肉挖掉。
  “她……她还有救么?”
  “呵呵,这条腿肯定要废,我手边什么药材都没有,只能暂且这样了。”我把满手的血抹在了柳钰的裙摆上。“你们快点逃吧。”
  柳钰白皙的脸颊上沾满血迹,她坚定的点点头,刚要说什么,我忽然听见轻功飞过头顶的声音,刚想出言提醒,就一个人影落在了小巷口,我一惊,还未起身,柳钰猛然推了我一把,我狠狠摔倒在地,撞上那箩筐,恰好那大箩筐就罩住了我和瘫倒在一边的绿宁。
  
  绿宁痛的短暂昏厥中,并没出声。我却没想到柳钰会在关键时刻想要护着我。
  
  那出现的黑色人影的打扮像极了那夜袭击我和二爷的人,他看见了独自一人站着的柳钰,点点头竟然还很恭敬的叫道:“关夫人。”
  柳钰挺直了纤弱的脊背,强忍着声音里的颤抖,道:“你是什么人?”
  
  “十一殿下与太子殿下一直在找您,今夜不安全,您不该出现在这地方。”那黑衣人说道,说着他拿起腰间的小哨,轻声吹起来。那哨声短促尖锐,与我之前听到过的哨声完全不同。
  柳钰轻笑道:“你们杀我丈夫,毁我家宅,竟说的这么好听。”
  
  “十一殿下这就来了,您稍安勿躁,夫人颇受重视,怎么会与关将军那种叛国之贼一样。”
  “叛国……?果然,你们为了要灭关家,这借口也找出来。”柳钰轻颤一下,扶着冰凉的石墙说道:“事到如今,我再怎么为守呈洗清罪名或伸冤也没必要了,既然是太子殿下要他死,恐怕他也逃不过去。”
  
  对方沉默了,还没过多久,我就听见了一阵马蹄声,来的只有一个人。我心里默默说道。身边却传来一点细微的响动,是绿宁醒了过来,我连忙去捂住她的嘴,注意着外边的动静。
  
  马蹄声停在巷口,一人从马上跳下来,我顺着箩筐的缝隙看去,果真是十一殿下。
  
  “我想着在正门处,怎么也见不到夫人您的尸体,果真是有本事,竟逃出来了。”十一殿下手持折扇笑道:“夫人,走吧,咱们去宫里坐坐。”
  
  “去宫里?”柳钰愣了一下。
  
  “太子殿下一直听闻夫人之名,仰慕已久。再加上又知道,关家在朝堂上的谨慎与对我们的防守戒备,竟是您的意思。吹枕边风的女人本没什么,但若是这样一个聪慧看得清局势的女子,事事心里有算盘却又只为自己的夫,那关守呈实在是太幸运了。”十一殿下笑起来:“太子殿下,一直希望得到一个像您这样的女子,今儿只有我和我的手下来带走您,夫人不必担心有人知道。”
  
  “我已嫁给守呈两年有余——”柳钰道。
  
  “以夫人样貌姿容,东宫的姬妾那能与您相比,再说,已经不是前朝不许改嫁的时候了,夫人不必多想。”十一殿下笑起来,伸手就要去握住柳钰的手腕。我没想到竟然他们不打算杀死柳钰,身边绿宁完全清醒过来,她听见外面的动静急于护主,挣扎起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压住她,捂紧她的嘴。这丫头要是出去,我也要完蛋啊。
  
  “再说了,夫人成婚两年多却未生下一子,难道不是夫人自己的意思么?假借柳七之手弄掉自己的孩子,其实你一直是不想和关将军生下孩子吧。据柳七还没疯傻之前发回来的密信,你不但服用药物避孕,而且也不止一次在不小心怀孕了之后打胎吧。”十一殿下说道:“你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会愿意给不爱的人生子呢。不论怎样听从了你母家的安排,你心里终归是不愿意的吧。”
  
  “我既不愿意,就更不可能去给太子殿下做姬妾了——”柳钰说道。她竖起眉头来,甚至觉得对十一殿下的说法有点可笑。
  
  忽然绿宁猛一发力,撞开箩筐,猛地扑向十一皇子!那十一皇子明显手腕上让我踢打的伤势还没好,绿宁似乎早知道他不会武功,大胆的直接袭击而去!
  “夫人——!走!!”这丫头喊得声嘶力竭,她刚出手就被旁边的黑衣人一把拦住,虽是个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丫头,却打起来招招狠厉,丝毫不输给那人。十一殿下笑起来:“我早知那筐子里躲了人,还想着是谁?原来是你忠心的丫头。过了么一会儿,剩下的暗卫也会纷纷赶来。”
  
  柳钰白了脸,十一殿下拿起腰间黑色的哨子,笑道:“只要我连吹两下,必定会所有人赶来,乱刀杀死你这可爱的丫鬟,然后带走你。若是我吹三下,他们就会当做是任务完成,你的丫鬟我也能留下一条命。不论怎样你都是要走的,吹几下就看你的态度了。”
  
  他话音刚落,手无兵刃又受了重伤的绿宁抵挡不住,那黑衣人亮出短刀来,寒光一闪,绿宁惨叫一声,半条手臂滚落在巷子里的石板上。柳钰惊的肝胆欲裂:“绿宁!我跟你们走!这丫头陪了我三四年,你们放过——”
  
  她话音未落,我猛然冲出去,一把揽住柳钰的腰,后退几步,跳上矮矮的围墙。十一殿下看清我的身影,陡然一惊:“柳七!”
  
  他还未开口,我忽然掏出身边的哨子,对着天空吹了三下。完全不同于黑衣人带的那哨子,明明是短哨,却声音低沉如同陶埙一般,和那夜的哨声并无区别。我心中也是一惊,果然是柳七地位并不是想象那么低啊,竟然能和十一殿下用一种指令。
  
  十一殿下怒极反笑:“柳七,你倒是涨本事了!”
  
  “大哥,这话上回就说过了。”我翻了个白眼,绿宁猛然回头叫道:“夫人!”
  “快过来——”柳钰急切叫道。
  
  绿宁本就几乎断了条腿,她痛到极点,回身就要去抓住柳钰探过来的手。我却在她还未转身之前,就知道,绿宁肯定活不成了,右腿废了,刚刚手臂又被削断,如今往我们这里逃只能让她更早把背部暴露给敌人而已。
  
  于是我拽着柳钰的衣服,蹲在墙头,有点悲凉又毫不意外地看着短刀穿透绿宁的胸口,看着她瞬间凝固的表情,看着喊声戛然而止的柳钰。刀刃被猛然拔出,绿宁瘫倒在地,断臂还在拼命涌着鲜血,她稚嫩的脸抬起来看着我和柳钰。“夫人……”
  
  “抓住柳七!”十一皇子还未说完,我提起表情僵硬的柳钰,猛然跳上附近的瓦房顶,狂奔不止。她本来就瘦弱,我也嫌她跑得慢,干脆往肩膀上一扛,撒丫子就跑。胸口的箭矢到现在还没拔掉,伸手已经传来追逐者踩碎瓦片的声响,甚至箭矢也嗖嗖从背后射来!
  
  这才是逃命的关键时刻!要是落到十一殿下手里,我绝壁死的比绿宁惨得多!
  
  不知哪儿来的气力,我疯狂跑起来,甚至觉得足下生风,从瓦顶上简直跑的要飞起来,京城延绵不绝的青石屋顶,我不断狂奔,直到身后再听不到一点声音,我才渐渐慢下来。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