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际歉先ツ戏嚼赐突醯摹!
  
  我点点头,跟着那非洲难民一样的小二到了二楼。那房门的裂缝都有巴掌宽,窗户上糊的纸稀里哗啦直响,我哆嗦了一下,那小二走到木板床边上,掀开那黑的发亮的蓝花被子,抖了抖三尺后的灰说道:“你们姑娘家,就给你们找了个干净点的房间。”
  
  大哥,你在逗我,这被子到底是被多少两年不洗澡的糙汉子滚过才能变成这个颜色啊。
  
  柳钰脸色都变了,我也恶心的受不了,说不定一掀被褥下面都是糙汉子们撕下来的脚皮,我拽住那小二的领子,冷笑道:“你少拿柴房来糊弄我,带我去你老板房间看看,我就不信他也住这样的地方!”那小二好像是见惯了我这种人,摆出衣服能奈我何的表情:“我们老板是镇里有宅院,你要不去瞧瞧我的屋,我拿些稻草都凑活凑活睡了,也没几个钱,你们就住一下吧。”
  
  我看也是没办法,柳钰也不是个特别娇气的性子,就点头认命了。把旧衣服拿出来垫在床上,我们俩才有坐的地方,从楼下走上来看着那筷子都扎不动的包子和清澈见底的酸辣汤,我真是不想在这家吃饭了。我们坐着相对啃了会儿干粮,忽的听那破木门外传来一个男子嫌弃的声音。
  
  “让我住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要我的命!”
  “这位爷,一看您打扮就是从京城来的,这一路也就我们一家客栈,镇上也没别的地方可以住,您要是往前走,再走一整天都未必能找到地方呢。”又是那难民小二。
  
  “那我也不可能住,我进镇子里就不信找不到客栈。”那男子声音倒是挺不错。
  “得,那小的就不留您了,您去找吧。以为这荒郊野岭是京城么?客栈本就是跟驿站连着的落脚地方,都是我们这些下九流的小人,可别脏了您这大夫的脚。”那小二又是冷嘲热讽。我都不用推门,就能从那巴掌宽的裂缝里瞧见外面的男子。穿着一身米色长衫,披着深灰色棉麻斗篷,干干净净的,怀里抱着个药箱。哟,竟还是个熟人。
  
  那人一偏头,也看见了我:“你是……女侠?”
  
  没错,这就是前几天让我从西市拐来的那大夫。我却心里一惊,我和柳钰一路快马,三日才到了这里,他这一身打扮干干净净的,怎么都不像连夜奔波的。他难道在我和柳钰离开京城的时候,也从京城出发了?
  
  我越发觉得,他不像是不会武功的。
  
  “别叫我女侠,太生分,叫我阿辞就是了。”我故意笑的亲热,推开门说道:“我以为你在将军府一定出事了,还让我愧疚好久。”
  “啊……”他呆呆的看了我一眼:“其实我被马蹄踢中了脑袋,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将军府外了。女……阿辞姑娘没事儿吧。”
  
  我眯了眯眼睛,反倒大大方方介绍了柳钰:“我和绿宁都是将军府的丫鬟,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我们俩是老乡,家都住在苏杭,就想着干脆逃回家去了。”
  绿宁,不好意思又让你中枪了。
  
  柳钰恰好梳了个丫鬟头,她点点头,我却感觉她紧张地抓紧了衣裙。
  柳钰果真是逃出来之后紧张兮兮的。
  
  那大夫惊喜的说道:“我也是要去苏州呢,我长兄在那里,我到京城来行医,却一直做的不好,这次就要被逼着回家了。”
  
  呵呵呵呵真巧啊。我心里冷笑。
  
  “那就在这儿住下吧。”他有点脸红的对小二说:“就要她们对面这件房了。”又转过脸来跟我说:“你们两个姑娘家,在这地方多不安全,在下……在下虽不是武生,却也是个男子。如果有人……有人敢找你们麻烦的话,我还可以用针封他穴道!”他磕磕绊绊的说道。
  
  “好啊。”我笑得灿烂:“我们两个弱女子,还觉得心里不安呢。”
  
  他见我笑了,脸更红了,连眼神都开始往天花板漂移:“在下姓……姓冷。”
  我虎躯一震,这个男主的姓氏,这个男主的长相,这个娇羞气质,你他妈不叫冷月冷泉冷酷冷夜冷凌风神都对不起你这个姓氏!
  
  “名……巨龙。”
  
  ……大哥,你的优点,真是都写在名字上了。
  
  他说完就抱着药箱磕磕绊绊的推门摔进屋里,我还在门口心里回味着冷巨龙这个名字。然后一抬头,就无语了:“大哥……你这们裂缝比你脸都宽,这样关上门偷窥我,我连你翘起的小屁股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知道是那我的语气还是我对于他小屁股的挑逗,戳中了这巨龙大夫的G点,他涨红了脸躲回了屋里。
  
  唉……现在的爸妈怎么都不好好给孩子取名啊。
  
  我忧郁的回到房间,这大夫可疑,我就一夜都戒备着,到了后半夜,本以为总不会出什么事了,却没想着仍然不让我安心。我和柳钰和衣垫着旧衣服躺在床上,她累极了,睡得都要打呼了,我却听着有脚步声轻轻的在木制的房顶上响起,眯起眼睛,我扫去困意,一手揽住了柳钰,一手抓住匕首,装作熟睡躺在床上。
  
  果然啊,不论是什么文,女主都是要与人同床共枕夜夜疲惫不能眠啊——
  

☆、狂暴吧!忠犬

  
  我心里一紧,却听着脚步声从我们头顶跨过去,往对面房间去了。很快我就听见几不可闻的推开木窗的声音从对面房间传来,那位巨龙大夫呼吸声很深,怎么都不看是醒着的。但我绝不会起身,万一是陷阱怎么办,我不能忘了我只要把柳钰送到苏杭就可以了。别人的命,并没有重要到让我顾此失彼。
  
  很快的,我听见了裂帛声,轻微的打斗声,果然大夫不是等闲之辈。那声音渐渐声势更大,惊醒了柳钰。她几乎是瞬间就睁大眼睛惊醒过来,满目惊慌茫然的望着我。我对她比了个口型:“别说话。”她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捂住嘴,我侧身听着,忽然柳钰倒在我怀里挣扎起来,我黑暗里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她看没看见,反而挣扎的更厉害了。她一掌狠狠压在我胸上,他妈的古代有没有胸罩,她几乎一巴掌把我胸口脂肪挤进肋骨里,痛的我倒吸一口冷气低声骂道:“你发什么神经!”
  
  “啊……你,你,我不是故意的。”柳钰涨红了脸说道。“你,你能不能别抱我这么紧。”
  我切了一声:“都是姊妹这么见外干嘛,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我想有也没办法。再说了你的设定又不是什么纯情少女无知村姑,都是结婚好几年的人了,我没问你关守呈在床上怎么样都不错了。”
  
  “你……”她无语凝噎。
  
  她不说话,我就侧耳倾听对面的声音,打斗声猛然停止,传来几不可闻的痛呼声,紧接着就是有人破窗而逃,急促的脚步声踏过屋顶,我还未反应过来,就连着几人破窗突入房间。我从床上弹起,柳钰竟也装模做样的拿着一柄短刀跪坐在我身后。
  
  “果然这间才是。”其中一人开口。他并不像之前我遇见的杀手,上来就夺我性命,而是缓缓摘下了面罩,直视我。“大人。”
  
  我心中被这称呼震了一下,脑子却在拼命转动着,他们竟然追出来,如今一对多几乎毫无胜算。
  
  忽的想到以前对柳七身份的猜测,我心中忐忑,面上却展露一个有点悲凉的苦笑:“你也是来杀我的么?”
  那男子往前走了几步,柳钰抓紧我的衣袖,我看清了他在微微的月光下的面庞。身材高大,眼神沉痛又无言,高鼻深目长得颇为严肃甚至有几分凶恶,可那看着我的眼神,却充满愧疚与痛楚,与浑身杀气截然不同。
  
  “柳七……大人。”他声音低哑:“这是殿下的意思,您不该背叛的。”
  哦……这俗套的剧情,估计又是什么属下爱上女主人,挣扎在爱与痛的边缘的伤情忠犬啊。这时候卖可怜就没错了;让这可怜挣扎的男人更纠结了就没错了。
  
  “我背叛?”我冷笑道:“是谁把我抛在关府,我明明落入关守玄之手却从来没有人搭救我,你可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么?你可知道我明明是这样的性子,又为什么自杀呢?我现在连脑袋都不灵光了,别说做出出格之举,关守玄对我的严刑拷打已经让我都快要记不清以前的事了。”
  
  对面的男子表情更复杂,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我。
  
  “所以,你今天来杀我?”
  
  “殿下说,让我来见您。您要是真的痴傻了,就杀了您,如果是装的,那就请大人跟我一起回京城。”他躬身说道。我却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呢喃:“你并没有痴傻……这再好不过了。”
  我心中却是一惊,这竟让我瞎猫碰上死耗子,装成以前的柳七,还是给我多了条后路。
  
  “哼,我回去?回去殿下会给我活路?”我轻轻站起身来,以进为退反而大胆的靠近了他。“你明知道是我打伤了十一殿下,以殿下的手段怎么可能会放过我。更何况我受够了做卧底的日子,不论怎样,我不想再趟京城的浑水了。”
  我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对面的男人是个老练的杀手,不可能不知道我手里握着匕首。我反倒大大方方拿出匕首来,递到他面前来:“你如果真的这样逼我的话,就杀了我吧。”
  
  房间内的几个黑衣人忽的跪了一地:“大人……别这样。”
  
  那男子猛地抓住我的手,我心里一惊,坏了,丫这么心狠,难不成还真要捅死我不成?!身后柳钰更是惊叫一声。
  
  他却抬起头来,望着我的脸,我更惊了。因为他流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与坚定:“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要杀过你,大人。半年多未见,我只想见见你。”他似乎嘴很笨,嘴唇动了动,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出口,却哽在了喉头,攥紧了我的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