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浚肴梦壹尤胨募彝ブ小N腋芯醯揭恢治屡恢中湃巍U獗纫;の遥页信蹈苋梦以谛牡子涤辛α俊K隙ㄎ也⑶倚枰遥挥腥魏问卤日庋芄蝗梦腋醯米约河写嬖诟辛恕
  
  “我能做什么呢?”我手指抬了抬帽檐,红马轻轻停下脚步,雨水打在竹叶的声音带着凉意灌进耳朵里。
  
  他很努力地在想:“很多事……比如帮我们堂里所有汉子都做了包…皮手术……”
  ……滚你大爷,老娘这么认真跟你说话简直就是有病!
  
  “哎哎别急!我其实主要听你说你是随军大夫,冷大夫曾写信给我说你处理伤口的方式很独特,也很有效。这两年边疆有敌来犯,许多士兵都是在战场上得不到好的治疗就苟延残喘在军帐里,然后默默死掉了。而我年轻时候打仗,几乎有一大半受伤的兄弟都是这个结局……”
  
  “我治不好的。我只能处理伤口而已,就算这样以这里的医疗水平,他们这辈子也没法上战场了。”我偏头说道。
  “不需要那些,我只要他们好好活着就够了,只要不孤苦凄凉的在那满是臭味的营帐里死掉就好!活着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二爷表现出了几分激动。
  
  在这冷兵器时代,想也是有许多跟他在军营成长的兄弟就这么死去了。
  
  我当初做军医的时候,也常常会因为急救药品到不了,或者是战场上医疗条件不够的情况,导致一些或许本能活下来的士兵就那么死在石砾之间。我一直也曾认为是自己医术不精,毕竟当初在医院自己只是个助手,我虽擅长血管缝接以及其他的,但那都是在主任医师的指导下进行,我总是在那炮弹震天响的前线慌了神。
  
  或许这么说来,大多数并没什么感觉。但那种在临时营帐里,地面在颤抖我的手也在抖着缝针的时候,我生生恨自己水平不够。我甚至总是想,是不是如果我不应聘这个职位,如果是我的导师来了这里,会不会某些恶化状况就不会出现,会不会他有能力把那些人从痛苦与死亡中拉出来,如果不是这么愚蠢的我在做这些,是不是死的人会更少。
  
  再加上现代战争发达国家死亡的人数本就极少,尸体被更加庄重的对待,他的亲属在视频那头被通知时不可置信的痛苦表情,更让我愧疚。对……我不是因为怕累想要偷懒才没服满兵役就退下来,而是我有点承受不住了。那些平日里给我送水果,调情打牌赛肛栓的士兵们成了我手术刀下的尸体,我无法承受这份死亡。
  
  甚至他们的兄弟好几次冲进医疗办公室来,拿着凳子满眼通红的要砸死我,一拳打在我下巴上,伤得我半个月说不出话来。但我那时候也没有默默承受,我的性子只能让我更狂躁的吼回去,只能让我从桌子上跳起来,拿着军刀作势放狠话要杀了他们。最终我以与士兵斗殴伤人,心理上精神压力太大的理由被遣送回国,而在那资本主义国家,我就算不想去注意,也难以躲开铺天盖地的战争新闻,以及哀悼死在战场上的英雄,我发现我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才拿着存款退掉房子,回到了北京。
  
  二爷的建议如今就是戳在我心坎上,我一直不愿意见到别人在我面前的死亡,所以才努力的努力的想要保护柳钰,想要保护别人。
  我只是不知道如果我再到了冷兵器时代惨烈的战场上去,如今的我是否能承受得起。
  
  我满脸犹豫,看着二爷期待的面孔,竖起手指手指说道:“每月二两银子,外加给我在贵川弄套大宅子!”
  二爷转过头去:“好走不送,每月二两银子你是要逆天啊!我去找点别的大夫吧,您这精怪我请不起——”
  “喂喂刚才是谁一脸沉痛的让我去拯救你的兄弟的!你兄弟不值二两银子么?!”我抓住他衣领猛晃:“你不打算走感情路线了么!我他妈可是能救命的啊!”
  “一两——”
  
  “一两二钱!钱这东西太重要了,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你丫在宰我,三娘每个月才三钱银子。好吧好吧一两二钱,别说出去,你要是告诉了三娘,她非剥了我的皮不可。”二爷无奈道。
  
  “那我就暂时在你这儿留一段时间,如果让我发现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扭头就走!”我威胁道。
  二爷笑了笑,蓑衣下的手轻轻握住了我只有三根手指的左手:“那也要等你伤好了再说。”
  
  唉……他果真是什么都明白,就是笨拙的避开话题不愿提到‘手’这个字啊。总是在想不到的时候疯疯癫癫装傻充愣,但从对女子的态度上,从浮世堂的各位也能看出,他的确是有那份冲破世俗肆意妄为的气质来。
  
  *
  
  二爷一回来就钻到地窖里给他们开会去了,只留下冷大夫在阁楼里给我伤口换药。
  “他不是在京城忙得焦头烂额么?怎么会回来?”我光着脚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冷大夫给我刺破脓肿,敷上药粉。
  
  “浮世堂本就总是居无定所,二爷也是有许多替身各处跑。这次不过替身在京城抵挡一阵,马上就要开始今年最大的部署了,二爷是回来亲自安排一下的。”冷大夫老老实实回答。
  “哎?最大的部署?再说了这里不是浮世堂的总堂之类的么?”我疑惑问道。
  
  “怎么会,浮世堂没有固定的驻地,二爷总说地方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这行当绝不能让人察觉到痕迹,所以才总是各地奔波,需要去哪儿我们这帮人就到哪儿去。”他拿着白色的纱布包紧我的手掌。“至于最大的部署,我们需要在西北打赢一场仗,这关系到新帝继位,以及浮世堂是否能够成为这个国家最强的暗中力量有关。”
  
  “这些年西北帝国来犯,我们从来没赢过,只看这次能否胜利。二爷已经做了近一年的准备,我们许多细节上都做得够好了。这次太子殿下即将亲征西北,一旦胜利,这王位即将坐实,圣上也会将兵马权交给太子殿下,到时在无人能阻拦太子殿下。”
  
  “就怕到时候,狡兔死走狗烹,二爷连命都保不住。”我轻笑。
  
  冷大夫抬起头来:“你也对浮世堂太没信心了,我们不是要做谁的走狗,而是要趁新帝即位的契机,让我们变成一根根深深刺入王朝的木刺,为了不让自己死掉,就算再痛苦上位者也不敢拔…出来的深刺。”
  
  我结舌。不知二爷到底做了怎样的部署,才能让冷大夫说出这种话来,或许说这一切从三五年就已经早早开始了?
  
  过了一会儿,我听着院子里传来喧闹声,似乎是散会了,我推开阁楼上的小窗,看着二爷一脸兴奋喜悦的小跑着朝我所在的竹制小楼跑来。咄,又是那副丢人样子!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踏在长梯上,阁楼的板子被顶开来,关守玄探出脑袋来:“蛤——”
  他看到了坐在床边跟我说话的冷大夫,表情僵了一下,随即笑起来:“蛤蟆……你你吃晚饭么?”
  喂,他不会真以为我和冷大夫有一腿吧?
  
  “啊你们聊你们聊,蛤蟆你要是闲了我……我找你说点事儿!是正事儿!”他不等我开口又连忙补充道。
  冷大夫连忙站起来:“我已经换好药了,老大你上来说吧。”唉……冷大夫你果然待二爷如真爱啊。我撇撇嘴,拍了拍旁边:“过来说吧,刚刚给他们又讲了什么?”
  
  二爷倒是瞥了一眼冷大夫,冷大夫活像是被捉奸一样,慌慌忙忙连药箱都没拿的就下了楼,这俩人到底是在搞什么啊,我其实才是恶毒女配吧!是拆散你们这对真基佬,有情人的贱女人吧!
  “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以后不会叫你嫂子了。”二爷突兀开口,却说得是这个:“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这个称呼。”
  
  “啊啊,无所谓了。反正跟你成婚的是柳七又不是我,称呼而已随便叫吧。”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冷大夫该多尴尬,他已经跟我说了,你们之间发生的事。”二爷低头道。
  
  “哈?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我有点莫名其妙,却突然想起来冷大夫一直说要向二爷负荆请罪——卧槽他不会说了吧!本来没什么事儿,是我跑错了房间,他一解释倒是不清楚了!想到他肯定又脸红着对二爷说:‘我不是故意睡了步姑娘,还对她说了那样过分的话,我愿意承担责任!’我就想吐血!
  
  “我也看得出来你喜欢冷大夫那型……这也是好事,他是个老实的好人,你们要是在一起,我也会很轻松的。”二爷说道。
  
  大哥……可你的表情真的一点都不轻松啊,能不能不要用便秘的表情跟我说这种‘我希望你幸福’的话啊!  
  
  

☆、

  
  “关守玄;你能不能别想太多啊。”我叹了口气;“冷大夫那事儿是误会;误会;我都没当成什么事儿;你怎么还在意。”
  “……因为我看你……总是帮他;再说了我是个大度的人——”二爷说道。
  
  你妹;你要是个大度的人;就说这话的时候别蹂躏我的枕头;我的小竹枕都要让你捏爆了,
  
  “别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他挺好玩的。”我本来不想多解释的,看他那样却忍不住多说。“再说了你能不能别再模仿冷大夫了,你丫根本就不是把所有情绪都表露在外面的人,干嘛装的一会儿局促一会儿激动,跟张白纸似的,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么?再说了就你那脸皮,还会这么紧张?”
  
  “咳咳,我没装。”二爷立刻放下竹枕。
  
  “啧啧,还说——你以为我傻啊。真不知道你脑袋里怎么想的。”我站起身来:“再过两日等我这手不疼了,你找个人教我武功吧,柳七身上有底子,我又会点格斗,应该学起来也不慢。都答应了给你做事了,怎么也要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