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富心理算是满足了。
  
  在无人的帐子内,我脸朝下滚在地上,小腿也被捆住,我扭着要翻身也翻不过来,只能面朝下鼻子抵着地毯,那长毛地毯扎的我鼻孔痒痒的,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唉……看见这营帐如此华丽,我就已经心中大叫不好了,马上最俗套的情节就要开始,想也知道什么敌国将军战场上一见倾心,被我迷人身姿与魄力迷倒,将我夺来要做霸道将军的爱妻……虽然达阿赤丑了点,老了点,但也不能阻止人家看上我。天呐看这营帐,如此柔软的地毯一看就是为了给我准备的……
  
  我越想越觉得这种故事才对嘛,用脸蹭了蹭毯子,我忍不住想……唉什么突入敌营抢回在战场上一见倾心的女人,早早准备好房间等待安置爱人,哟,小阿赤不要太浪漫。
  
  天呐,总感觉下一秒就是冲进营帐扒了我衣裙的节奏,然后雅蠛蝶将军轻一点的情节,我忍不住回忆以前看的岛国动作片的台词,什么女护士突遇医生围堵在病房时该怎么叫来这?
  
  正想着如果真是那样不得不从我也只能对不起二爷了,忽的有人走进营帐内,踢了我屁股一脚。哎呀……达阿赤看你在战场上那么剽悍,怎么还踢人家屁股。我刚想回头,忽然一只大手拽起了我的头发,我吃痛极了,五官皱成一团只喊疼。这样对我!到底还想不想做肉文男主了!我刚想回头骂,就听到了一个冷冷的男声说着正宗的中原话:
  
  “柳七,你竟还没死。倒跟着我那弟弟做起了这行当。”
  
  这声音让我陡然一惊,就算没听过几次,甚至算上没什么交集,我也记得!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握着柳钰的肩坐在凉亭内轻轻说话,是这个声音的主人纵然没和自己有过怎样的交集,也是柳钰是二爷痛苦生活的源泉!我看着那男子拽着我的中长发逼着我面对他,然后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关守呈……
  
  他带着恶意的笑着,还是那张和二爷有几分相似的面孔,如今却少了我曾经远远见他时的温和,面颊瘦削眼下青紫嘴角笑容与目光中更带着几分……疯狂。
  
  “怎么的?十一皇子的细作倒成了守玄的人?”他摸着嘴唇笑起来:“哦我倒是忘了十一皇子也在军中,只不过关守玄不是几乎弄死你么?怎么的你净帮他来了?”
  
  我抿紧嘴唇,低声道:“放开我。”
  
  “若不是达阿赤将军说道伤了他的是个面上有烫伤,却皮肤白皙长相算是有几分娇艳的女子,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是你的。”关守呈笑起来:“倒是忘了,我被抓的那一夜,老二的人可都在寻找一个脸上有烫伤的女人,怕是不是为了杀死,而是为了保护吧。”
  
  “真没想到当初太子为了抓住把柄编造你叛国投敌,如今你倒真坐实了这个罪名,是告诉了达阿赤什么?关内的防守点位置?二爷惯用的进攻方式?还是说了更多军中机密?”我冷冷笑起来:“曾经手握重权的将军来投靠,我若是达阿赤岂不是要赤脚相迎。”
  
  “呸,你们倒有脸来说我。我只是中立还未表态,太子就将关家当做弃子,认为我是大皇子的人,若只是打压便罢,偏要置我于死地!这其中难道没有关守玄的念头,他根本不配姓关,百年氏族关家就毁在他手里!”关守呈松开手,居高临下说道。
  
  “呵呵,少装屁了,你丫什么玩意儿搞得跟谁不知道一样。是你自己政治眼光不敏锐,站错了队还有脸说!你为了挤兑二爷害死多少将士,你为了柳钰受你控制毁了柳家!你到以为我真不知道?!”我怒极反笑。
  “柳七……你什么时候也变成这么有正义感的人来指责我了,你不是还想使手段挤掉柳钰成为将军夫人么?你不还不停给十一皇子送去消息么?老二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让你这个墙头草一样的女人牢牢依附在他身边。”
  
  “少他妈血口喷人——”
  
  我话音突然落下,关守呈背后有人掀开帐帘走进来,我看见了穿着箭袖布袍的达阿赤,关守呈默默不再说话站起身来,回头与达阿赤交谈。
  
  “果不其然,那边开始找人了,必定是见不到她的尸体。这姑娘在军中传闻鬼面铁手,竟不是个将领而只是个随军大夫。”达阿赤朝我瞟来。
  “我那二弟果真如刺探的军情一般如此重视这人,只要按您的计划再胜几局,让他们知道这几场胜仗不过是侥幸罢了,到时候再有了所谓的鬼面铁手做人质,恐怕事情也好说几分。”关守呈似乎低声这么说道,达阿赤嘱咐了什么,他走来松开了我手脚的绑绳,我微微动了动手腕,达阿赤站定在了我面前。
  
  若是不说我还忘了我国古装剧抗日剧必备的……老大的女人被坏人抓走或者是党员的老婆被鬼子抓走啦,成为了威胁对方的砝码,不管我国爱国将军或者是忠心旅长必定在危急关头挣扎在爱与痛的边缘,而……像我这种砝码要做的就是拉开手榴弹,大喊:“为了国家!不要犹豫!”然后和鬼子们同归于尽,旅长跪倒在废墟中潸然泪下……
  
  我看着逐渐走近的达阿赤,考虑着我要是真咬死他同归于尽,二爷在沙漠中迎风飘泪的几率有多高。然而对方却拿起了桌子上嵌满宝石的短匕首,拔出蹲在我面前,咧嘴笑道:“不过我倒还没想那么多,我只想要回一只眼睛来。”
  
  我往后缩了缩,这时候我再大胆也不会如此无畏了,达阿赤的语气绝不像是开玩笑,他是战场上真正厮杀的将军,毫不犹豫抬起匕首狠狠刺下来!我猛然一抬手妄图挡住眼睛,却只听见一声金属碰撞之声!
  
  

☆、

  
  我手上被震的一麻;猛然抬起头去却看到自己的铁手堪堪挡住这一下;玄铁制成的假指被锋利的匕首劈出一道深深凹痕。
  这是机会;我就要伸手去夺达阿赤手中的匕首;他却猛一抽手;看向我的铁手;“这是……;”
  
  我抿嘴不打;他却伸出手来;“把手给我看看。”他独眼直直望着我,我犹豫再三;抬起左手放入了他掌心,达阿赤到显出几分诧异来,他手掌大的很,掂了掂我的手道:“这怎么弄的?”
  
  “被狼咬的,咬掉了两根手指。”
  “以你的身手,是被多少狼围攻才会被咬,若是真的陷入狼群,又怎么会只损失两根手指就逃出来了。”达阿赤竟然蹲下来了,平视我说道。
  
  我偏过头去不想多说,关守呈在背后微微皱紧眉头,我却想着这说不定是个机会……他没有动手,再问我这件事,我不如多说几句拖延一下时间。
  
  这时候添油加醋倒容易虚假了,我摆出一脸的淡漠无谓说起了受伤之事,最后还补充道:“虽然从狼口中这样扯断自己的手指,我为自己的受伤感到痛苦,但为了比我更弱势的人的性命,我觉得这是值得的。”我低下头去,却抬起眼来透过刘海偷偷看达阿赤的表情。
  
  “你是真正的勇士。”果不其然,中国好故事的道路是万能的,他松开我的手说道:“我被一个如此无畏的勇士所伤,没有什么好报仇的。”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却继续说道:“不过我更想在和你正面决斗时亲手杀死你,虽说我不杀女人,但你已经证明自己是个勇士,我和勇士决斗并无不妥。”达阿赤的表情明显不是耍我,我恨不得去扇自己的脸——
  大哥我才不是什么勇士,我是个女人!你看我的胸!我是个纯娘们啊!
  
  关守呈的表情立刻有几分幸灾乐祸,我连忙道:“你今日将我如此野蛮捉来,我一路上吐得要死要活,恐怕今日我也难以发挥出平时水平来。”
  
  达阿赤笑起来:“不急不急。”他起身熊一样的手掌揉搓了我脑袋一下,我整个人抖了抖往里缩了缩,他用柔然语嘱咐了几句,就走出门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却觉得这达阿赤绝壁是个腹黑,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很怂啊!
  
  关守呈看我的表情欢乐极了,仿佛是大仇报了一半一般走出门去,我滚倒在床上,却看着一个小兵走进来用蹩脚的中原话说道:“别滚了,这里是将军的帐篷,随我去你住的地方去。”我还在爱抚椅子上的狐皮,听见这话更是晴天霹雳。
  “弄脏了你赔不起。”那小兵一脸憨厚的又补充道。
  
  说好的霸道将军的爱妻呢,说好的高冷王爷的宠妾呢……
  
  我却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一般男人也没重口到来玩我,我被蒙上眼睛几个小兵架着拖出了这华美的营帐。
  
  几日后,倒在草垛上,满是马粪味道的帐篷里漆黑一片,我浑身痒,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而手脚上还绑着绳子,我用尽力气也蹦不开。不知过了几天,我只记得我吃了八顿饭了,再度见到活人的时候却不是送饭的小兵,而是一个黑色袍子的瘦弱男人,这春季里他手里还拿着个折扇,掀开帐帘满脸嫌弃的闻了闻味道,拎起袍子走进来。
  
  “鬼面铁手?”他倒是说着字正腔圆的中原话。我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哼,只是铁手还在,真正的脸倒也是张鬼面。”他冷冷笑道。
  “滚,老娘就是整张脸被油泼了,也长得比你那张脸好。”
  
  这黑袍男子气的嘴角的黑痣都跟着抖了抖,居高临下说道:“本来是给你送个活命的机会你却不要。”
  “谁说我不要的,只是你磨磨唧唧不肯说。”我昂起脑袋满脸不屑:“柔然军里竟还有你这个人,莫不是关守呈带来的。”
  
  “哼,你只要说出那火瓶,弩车和热气球的详细制作工艺,我们就饶了你。若不然,你根本就没有跟将军交手的机会,我想军营里的男人们也会不在意你那张脸而上了你。”他笑的猥琐,我却猛然抓起身边的稻草朝他脸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