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桓贸鱿衷谡馐贝亩骼础!
  
  

☆、

  
  太子听了我的话果真露出满意的表情;如今就要去检查先帝寝宫;十一拽住我;“去检查真的能看出来么;说不定老七安插在宫内的人早就处理干净了。”
  
  “不可能的。”我轻声道;“如果房内当真曾经存在过浓度如此高的硫化氢;也就是毒烟;必定会附着在所有物体表面;就算能擦净桌子地面;石砖的缝隙里,被褥纱帐上;甚至连天顶上必定残留有。”
  
  “那就好……”
  
  “事情可没这么容易。”我冷笑起来,我是不想参与这皇室纷争,但一是为了助二爷一臂之力,二则是我想搞清硫化氢的源头在哪儿。
  
  这个朝代已经有国有的大型冶炼矿场,硫化氢并不难得到,但又是谁意识到了这气体的毒性,并且特意提炼到如此浓度。不得不说……一提到超出时代的产物,都会先想到穿越者,但我这次却心里仿佛有了别的答案。时代并非我想象的那般落后,不论是哪个朝代都有古代的科技人才,我们认为的现代产物在古代很多时候都已经有了雏形,甚至被发展着。
  
  而说到硫化氢……我最先想到的竟是浮世堂。浮世堂手下从不缺鬼才,而在全国各地都有冶炼矿场,只要有人发现并了解硫化氢的性能,提炼成如此浓度也并非全无可能。只是二爷毫无谋害先帝的动机,先不说他远在西域,是要有多么提前详细的计划才能做出这件事,更何况此事对太子不利,太子也对此一无所知。
  
  简单说这件事意义不大,只能在太子继位的路上微微绊住他,却不能真正阻止太子登基……
  我想不明白,却仍然提裙走到太子身边,轻声道:“先帝的死……仙去时间不对,你是七八日前收到信,如果是真的,那么先帝理应在十一至十二日前仙去的。可是,实际上先帝吸入毒烟而死的时间应当超不过七日,也就是在你收到信之时,先帝应当还是活着的。”
  
  太子猛然一僵,不可置信朝我看来,我面无表情,看着七皇子带人走出足够远的距离,才在皇宫转朱阁琉璃瓦的长廊下低声道:“这点我敢确信,虽然尸身腐败程度已经看起来像是十几日,但只要晚点为尸体做处理,并且减少静置尸体时身边冰块的数量,就能伪装。而且由于帝王入棺之时,双脚叠放,右脚在下左脚在上,所以我发现左脚脚腕后并无尸斑,而尸斑则大量沉积在抬起的小腿处。所有人都说先帝静置三日后才入棺,如果死后平躺三日,那么必定左脚脚腕处也会有尸斑。而如今的情况只可能是,先帝刚刚死去后,甚至说是体温刚刚变凉后就被放入了棺椁。”
  
  十一皇子眯眼看我。
  
  “然后刚死去没多久的尸体由于左腿在上被抬起来,所以脚腕处并无尸斑,而静止血流向被挤压得小腿处,才留下大量尸斑。”
  
  “你刚刚明明没怎么仔细的看脚腕。”太子眯眼道。
  “据我所知当朝仵作有不少都技艺高超,尸斑作为判断死亡时间的依据自古就有记载,七皇子估摸也后来发现这个破绽。我在看到脚的摆放姿势时就注意到了这点,露出的脚腕上并无尸斑。只是七皇子必定死勾勾盯着我,生怕我发现这一点。我若是故意装作没有发现这点,他必定会松懈许多,恐怕留给两位殿下的破绽也更多了。”太子的眼睛盯紧了我,我微微低下头避开这如针芒的眼神。
  
  “好一个聪明女人。”太子拊掌大笑:“当初在营帐中,你以救我为筹码谈判之时我就知晓,却没想到当真担得起鬼面铁手这名号。只可惜跟了那乡野间的浮世堂与那曾经的败犬关家二郎。”
  
  我可不是个客气谦虚的人,挑挑眉毛认了这话。
  
  “我继位后,你若是愿意我比许你医官之位,你那野脾气我是见识过的,囚禁宫中做个妃子恐怕屈了你。若你做贴身医官,天下便无人能加害于我。”太子笑起来。
  那我不知要下多大决心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毒死你……
  
  “哥!她本是人质,你说这话作甚。”十一上前去。太子听着他这话促狭笑起来:“倒是我忘了,人质啊人质!却不知是哪个把这位人质好吃好喝的在家里供着!”
  
  十一连忙岔开话题:“我们快去寝宫吧。”
  
  坐上轿子,看着行路上的宫人纷纷低头背对避让,我只感觉头顶那条蓝天的缝隙更窄了,幸好我他妈是个落魄的庶女,要是个宫女儿妃子的,还要端着架子翘着小指每天坐在小院子里姐姐极好妹妹怠慢的,还要伺候那一把年纪的老头,我早就想用胸器憋死那老头,然后哭着说皇上太激动,一不小心没把持住。
  
  幸而我如今还可以顶着一头乱发出入皇宫,坐在轿子上既不用像哪宫娘娘问好,哪边皇上讨好处。
  
  步入先帝寝宫,我瞧了一眼足有三五米高的雕花天顶,立刻就断定这里绝不可能是杀死皇上之地。而且宫中角落里都有宫人夜里跪坐着等着伺候,那么刺激的味道不可能有人不知道。太子征询的眼神朝我看来,我摇摇头,表明态度,太子走出寝宫,让人不必继续检查,而背手站到我身边来。
  
  “先帝应当是死于极其狭小的空间内,之前三日摆放的是先帝假死的身体,由于太医确认先帝死亡只是一段时间,检查死法后就应当不会再来再确认尸体。只要双手猛掐耳后,就极其容易让上了年纪的老人由于极度的刺激性疼痛而陷入假死状态,甚至连体温都会降下来,脉搏微弱到了单凭手指触碰难以确诊的情况。”我轻声道。
  
  “假死?!应当不可能……确认死亡时还会将极薄的金箔纸摆在口鼻处,如果有呼吸金箔纸就会颤抖,不可能看不出来。”太子怀疑道。
  
  “你不妨先去看看先帝耳后的掐痕,只要第一日假死过了太医那关,之后只要用迷药就够了,确认死亡后除了直系亲属其他人都不能触碰尸体了吧。”我笑道:“而且假死虽然有呼吸,是金箔测不出来的,要用极细软的鸡毛放在口鼻处看。而且太医也没有挤压先帝的瞳孔观察是否恢复,或者是捆住手臂看皮肤时候会变得青紫吧,没有一个太医敢做这种事的。”
  
  太子沉默。
  
  “我的证言并不足够,希望你能找到最盛名的仵作,提前抓到七皇子的破绽,致命一击。”我诚心诚意说道。
  
  “万分感谢。十一,送神医回去!”太子高声道,七皇子眼睛瞟来,太子转头说道:“神医也无能为力,我恐怕要另找人来看,但愿七弟不要因为此时愤怒。”
  
  十一拽了我一把,我踉踉跄跄的翻了个白眼走下大理石的高高台阶,和他坐上了轿子。
  “你倒是聪明,若是以后态度都这么好,我也不会为难你。不要再想着逃了,你就算心系关守玄,也没必要逃走,他迟早都要来京城的。”十一一副臭脸说道。我心中一动,却不愿理他。
  
  十一看我不理他,有几分郁闷的撇了撇嘴。我们俩人做的事单人的轿子,有八人抬着,他非要让自己的轿子靠近我,下面抬轿子的人都挤成了一团,甚至还踩掉了对方的鞋。我看着就想笑,他却神秘兮兮的凑过来说道:“你可知关家倒后,太子扶持了哪个氏族?——是陈家!就是南方氏族陈家。”
  
  陈家——柳钰的老相好不就是陈家大公子?
  
  我愣了一下,猜不出十一跟我说这个的原因,偏头冷漠的说:“该我屁事。”
  
  “俩月前,陈家大公子大婚,太子殿下可是送了份豪礼去。你何必与我装,我可是知道柳钰逃去南方后,投靠了的就是陈家,而俩月前成婚的正是柳钰与陈家大公子。只不过太子殿下忙于政务,这事儿我也就暂且压下来觉得没必要说。”十一眯着眼睛道:“她若是有点脑子,就该知道回来京城应当变变脸了。”
  
  “……那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来找我邀功,因为你没有将柳钰之事告诉太子,我还要谢谢你不成?”我斜眼道,嘴角噙笑:“真不明白你说这话与我听是什么意思。”
  
  十一对于我这没好气的说话态度又恢复了一脸阴郁:“你就当是耳边风吧。”
  
  “我倒是挺想见她,约莫半年未见了。你若是真想还我个人情,不如等到陈家举家搬入的时候,让我私下见见她。”
  “想得美!我凭什么要还你人情!”十一倒是摆出臭脸来了。
  
  ……死傲娇。
  
  我们坐了轿子又换马车,再回到宅府之时已是下午,我头昏脑涨的刚从马车上跳下来,随着十一走入宅府,就听见一个女人呼天抢地的哭号:“你们都是要我死!你们这就是要我死!兰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装的什么歹毒心肠么!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简直就是要我的命!我就知道我是这么薄的命,你们一个个都不愿看着我活!咳咳咳——咳咳咳,我真的要死了。”
  
  ……这又是哪儿来的女人。
  
  我刚偏头,就听见十一嘟囔了一声:“你要是这能死去就好了。”
  哎哎?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们一行人往院内主屋走去,就看见一全身白衣的仙女儿席地而坐,裙摆拖得长长的,还梳了个小龙女的发型……姑姑你不去给粽子喂黑驴蹄子,在这里做甚。兰娥被小龙女拽住裙子,一脸欲哭无泪:“夫人,我这是看您写了这么久的字嘴干,进来给您倒杯水,怎么倒成了我害你。”
  
  “你还说!”小龙女声音陡然拔高,声嘶力竭,白净的脸涨红了:“茶杯中这么多茶叶,你莫不是想要呛死我!你就是不想让我好好活!你这小蹄子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吧!私底下不知道想弄死我多少回了!咳咳咳咳!殿下,都是这个浪蹄子要害我!我若是死了——殿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