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呆了呆,回过神来:“我看病无需把脉,太妃可是潮热、盗汗、心悸、失眠?下人们若是有一点做不对的就有无明业火从心底冒出来了?”
  
  太妃点头:“太医总说这不打紧。”
  
  “看似不打紧,但最重要的是,是否腰背酸痛,例假紊乱?”我低声问道。太妃惊了一下,点头:“的确如此。”
  
  “若是太妃再不好好保养,接下来便是脸上出现皱纹色斑,记性愈来愈差,甚至严重还会并发厥心痛,骨肉酸痛。这些症状看着不重,但万一没有治好,您很快就会变老了,虽说先皇已逝,但女人的美貌更是无上的宝藏,若是等到有一天宫中其他太妃依旧年轻,您已皱纹满面该多么可怕。”我神秘兮兮说道,那太妃指甲轻叩桌面,看似云淡风轻实则眼中已有急色。
  
  “那该如何是好!这庸医竟连这可怕后果也不与我说!”太妃道。
  那太医撇撇嘴不说话了……他一定想吐槽变老这事儿躲不过去啊。
  
  “首先您不能再每日睡到晌午再起了,虽如今不必早起请安,但仍然要有早起的习惯,而且也要经常走动,尽量少发脾气。吃食上也讲究的很,等我下去再给您拟定一份食谱来。”我拱手意思着就要退下,对着她挤出一脸笑容说这些文绉绉的话真是要人命。
  
  太妃眯着眼睛笑道:“那我可等着,神医莫不是经常来坐坐,本宫觉得你说话可人的紧。”
  我连忙跪谢就退了下去,走出门就开始对天翻白眼——上次您赏我一对儿玉镯子,我还没来得及推脱就开始往我手腕上带,我最近胖的手腕都肥了一圈还使劲往我手上戴,痛的我龇牙咧嘴,太妃也使出全身力气总算是戴上了,结果到如今都脱不下来!
  
  我还未走出太妃的宫门,就见着一小太监躬身跑来,见着我就轻声喊:“步大人,天牢中有一死犯想要咬舌自尽,咬断了自己半截舌头,还砸断自己的腿想要寻死。太医院里边都不愿做这事儿,我没办法只能找您了。”
  
  “让他死去呗,反正就这么几天能活了。”我满脸不愿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天牢那地方脏的跟猪圈一样,我就算再糙汉子也不远往那地方滚啊。”
  
  “皇上说了,公开处斩之前绝不能让他死了!小的去太医院都请不到人,若是真出了人命,这都是要算到小的头上的,我们这些下人奴婢都知晓在太医院您最不怕苦累,原先也总给宫女们看病,如今就帮帮小的吧!这事怪罪下来,小的这脑袋真不够砍得。”那小太监连忙跪下了。
  
  “呔!在太妃这宫门口又喊又跪的成何体统,你当真是烦死了!快去准备个轿子,我一会儿到东门等你便是,快点滚!”我看着太妃身边几个受宠的宫女皱起眉头似乎要骂,连忙开口道。这小太监被我骂了也一脸乐呵弓着腰应着跑远了。我正要迈出门去,却听见了屋内几乎听不清楚的太妃的说话声,便慢了几步,想听个清楚。
  
  “她那样貌虽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可惜毁了脸,那伤疤看得我都心惊胆战,皇上叫她入宫估摸当真只是为了医术。”太妃低声说道:“只是前两日十一进宫,怎么说着要我关照几分,莫不是那孩子对她——”
  “不该吧,听宫中下人说过,那步辞虽还算热心,也不大推诿,只是说性格如男子一般,嘴上说话也不干净,甚至若是有几分不爽就会动手冲突。前几日一个提药的太监口出不逊,还被她当场踹出屋去,哪见过这么样的女子,简直是流寇土匪!”旁边几个伺候的宫女说道。
  
  “唉……看来看去,来宫里的女子也就陈家夫人最讨喜,虽说是为了拉拢陈家才三番五次请她入宫,但她长得模样美,说话气度也好得很,倒是能和当初京中才女柳钰相比。只可惜柳钰嫁了人而且又似乎死于事变,这陈夫人也是成婚了好几个月。”太妃叹道。
  
  柳钰也经常来宫中?我寻思着,却脚下不敢停,走出去好远听不见了。
  
  等到了天牢,提着灯笼和那小太监走下石阶走入天牢地下深处,我才看见那个要我看病的死犯,他正拖着半条断了的腿缩在角落,蓬头垢面却仍让我看清了面容。
  
  我接过灯笼,靠在那木的栅栏旁边笑起来:“嚯,关守呈,许久未见啊。”
  那男人抬起头来,我笑得愈发灿烂:“怎的,忘记了我,上次见面的时候是谁还在狠狠拽我头发,真想把这灯笼往里头一扔,保准点着一地的干草,烧的你血脉喷张遍体通爽。”
  
  他笑起来,我看见了他满是鲜血的嘴角和沾满血垢的牙齿,他想要说话,却只传来了几声含混的咕噜声。
  “我若是你,就干脆死个利索,死法可不止咬舌自尽,还有捏蛋自尽你要不要试试?”我轻笑起来,心里却总觉得不那么爽。
  
  他攀爬过来,满是污垢的指甲抓在栅栏上,他撑着身子爬起来,我蹲下去总算是听见了他的话。“来嘲笑我么?柳七你如今得意得紧啊。”
  “二爷倒是真恨极了你,依他的性子,理应直接在战场上斩杀你,却非要把你带回来交给皇上处置,要让你当众处斩,按他直率的性子一般是做不来的。我也看得出他是有多么想要羞辱你了。”我戳了戳他的手:“我这人也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你说说如今要我来给你治伤,我有多么不爽。”
  
  “呵……若不是……若不是十几年前那个瘦弱的小男孩被领进关家,若不是他被改名为关守玄,与我只差一字。若不是这些,或许我依然是将军,意气风发……”他说话含混不清,那眼神饱含恨意却浑浊。
  
  “瞧你说的,这还能怪的了别人不。你若是假死之后随便逃到某个地方做点生意,说不定如今换个名字也成了富商。谁难为过你,明明是你饱含恶意对待别人。”我冷笑:“那张平和的脸下隐藏着多少恶意,我虽没亲自体验过,但身边的人因为你不幸,已经够让我讨厌你了。”
  
  关守玄一直笑着,我让狱卒打开门,走进去打开药箱,一把拽住关守呈的头发粗暴的把他扯过来:“别傲娇,都快死了的人,老娘还要给你治病,我比你还不情愿。”
  
  逼着他张开嘴来,我将半包药粉倒入口中,做了医生多年,我也不觉得恶心,把手伸进他口中帮他止住了血。关守呈不断想要合上嘴咬断我的手指,我用力钳住让他无法合嘴。看完了舌头,我就去撕开裤腿帮他清洗伤口,那狱卒看他不老实就一拳打在他后脑,关守呈猛地昏过去,总算是不动了。
  
  他小腿被石块反复砸的血肉模糊,腿是必定走不了路了,只能止血截去已经坏死的小腿以下。这不是个小手术,那小太监帮我抬着腿,我刚刚给他治舌头的药中有麻醉的成分,如今用刀割去坏死的肉,截断坏肢他也未醒。监狱里光线又不太好,我忙了许久满头大汗才包扎好伤口,早已袖口沾满血。
  
  “若是送他上路那天还是弄身衣服吧,瞧这样子,看他死都污了眼。”我挽起袖子说道:“累死老娘了,没别的事了,我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那小太监连忙道谢,狱卒却觉得我这么给死刑犯治病简直就是神经病。我躬身收拾散落一地的工具,若不是有张霖给做的那套工具,如今还是难办。我正在收捡着,忽然感觉倒在地上的关守呈似乎动了动,还未抬起头来猛然感觉到一阵劲风!他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手握着柳叶刀朝我腰腹刺来,速度快的我连惊呼出口的时间都没有!
  
  我侧身一躲,却仍然感觉腰间一痛,那柳叶刀划开我衣服刺入我腰侧肌肉,关守呈怎么也是个练家子,他转腕就要抬手再刺入我内脏,我连忙捂住伤口反手抓住他手腕,一把夺过刀翻身毫不犹豫刺入他肩膀!关守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被夺刀,我却笑起来:“果真对人不能手软,是我大意了,你再动一下我就趁着还有工具解剖了你,打开你的胸骨扯出你的肺叶一手捏爆你的心脏!”
  
  关守呈愣愣的,还想要挣扎,我毫不手软的拔出手里的柳叶刀,再度刺入另一边的肩膀:“别这么不识好歹。”
  
  那狱卒连忙拿着锁链扣住了关守呈的双手,对他连踢带打,我站起身来拔出了刀,不再作声背起药箱走出牢房,那小太监仍然一脸受惊,我伸手把那柳叶刀递给他:“送你吧,被某人的血弄脏了,我不想再要了,虽说不贵,也是个珍奇玩意儿,拿着耍去吧。”
  
  那小太监颤抖着手接过刀来,我表情不善的转身大步往外走去,他在我身后喊道:“大人,您还去太医院还是回自己的住处去?”
  
  “回去。今天来给一个混蛋治病,真是……”我头也不回说道。
  
  但这不是让我觉得最操蛋的事,我腰上的伤自己草草包扎就是了,二爷似乎想见我,可太医院里莫名多了许多事,忙得我支不开身。下次再去给太妃看诊之时,竟见到了与她相谈甚欢的柳钰,我与太妃说保养的事时,她也坐在旁边跟着听,看着我眯着眼一直笑,搞得我有几分不好意思,好像自己在行骗被发现了似的。
  
  “怎的?陈夫人也认识神医?”太妃问道。
  我刚想张口解释说不认识,柳钰就笑起来了:“半月前我办了个诗会,当时也邀请了颇负盛名的鬼面铁手,没想到倒是个和我合得来的性子,那日虽是第一次见面,却说了许多的体己话。”
  
  太妃又说了许多在闲扯,柳钰倒是个极会说话的,将太妃哄得笑语连连,倒让我不用再想那些文绉绉的名词,轻松了几分。这头刚告别,我们二人走出门去,柳钰就跟个小姑娘似的,一把拽住我胳膊:“几日前就听说你来了宫里,还想着来找太妃是不是会见着你,结果我来了好几回才见到你。”
  
  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