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娘脸色跟便秘似的:“这是你订的喜服啊……怎么,怎么……”
  
  我看着榻上小号的铠甲和大号的戏服,坏笑起来:“倒真是做出来了,快快叫二爷来试试。”
  “二爷一大早上朝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阿辞啊,这是不是太过了,二爷真同意了?”三娘挽着我胳膊问道。
  
  “他要是没同意我干嘛找人做啊,瞧你这话说的。”我往那儿一坐,三娘直咂嘴:“这事儿我也只敢想想,也就二爷那疯癫性子陪你闹腾。”
  “其实也就是试着玩玩,正式的喜服我已经托人去做了,能知道二爷愿意顺着我,就够了。不过怎么也要耍耍他才是。”我坏笑起来:“只是我不能忍受你们在外头喝酒,我却窝在里头啥都不能动。怎么也要我跟着出去喝。”
  
  “你一说喝酒,我倒想起来了,今儿听着蔡头儿和二爷出门前说话,好像说是什么……不能都顺着你的意思,二爷就怕你在屋里耍赖,非要让冷大夫到时候在喜酒里弄点什么嗜睡的药,省得你在婚床上跟他打起来。”三娘一脸八卦凑到我身边来。
  
  “卧槽?!这是要迷倒我直接滚床单的节奏?!”我横眉竖眼,三娘连忙附和:“这简直不能忍啊!无视你的尊严啊!二爷这怂啊!”
  
  “老娘大不了不喝酒就是了,或者我去找冷大夫,让他故意给错东西就是了,冷大夫肯定是站在我这边!”我握紧拳头说道。三娘明显是跟我同仇敌忾,这就要去找黑寡妇说这件事,推开门却看着二爷下朝从那边走来,见着我在屋里就快步朝这边走来。
  
  “怎么了?一脸喜气的。”我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榻上,看着他笑意盈盈的样子问道。
  
  “达阿赤的事解决了,虽然没有完全是皇上提的数字,不过也能让两方都满意了。”他也踢掉靴子盘腿坐上来搂着我:“真没想着如此顺利,虽没能杀了达阿赤,却看着他一脸吃瘪我已经够爽了。”
  
  “喜服到了,快来试试。”我撇撇嘴,二爷望过去,脸色都不好了。
  “嚯,咱们不都说好的,你就试试给我看呗。”我踢了他一脚。二爷也知道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悻悻的拿起那红色戏服,垂头丧气的到屏风后头去了,一会儿我就听着他在喊:“蛤蟆,你到底找哪个工匠做的,这裆也太高了,我这裤子都没法穿了。”
  
  “那就别穿,光着腿,让我看看效果就成。”我憋着笑,却故作正经的说道。
  
  “还有这盘扣,这衣领,它敢再露多一点么?”二爷的声音都要暴躁了。
  
  “你说你那胸肌,藏衣服里干什么,快露出来给老娘看看。”我笑着穿上鞋走到屏风后头去,看着当真是快要撑爆戏服的二爷,胸口的盘扣都扣不上,袖子倒是老长,领口一圈花团锦簇的花边,拥着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二爷拿着水袖捂住脸蹲在地上耍起了赖:“你要真让我穿成这样,我不成婚了!我虽然没邀请什么达官贵人,但面子上应该请的几个朝中大官都是请了的,你说我那天要是穿这么一身在角落里狂喊将军好棒,我以后还怎么上朝啊!”
  
  “你可是答应我的了,难不成你愿意房里听我的?”我憋笑着揉了揉他头发。
  
  “不管!你不能弄得这么过啊!我虽然一直都不要脸习惯了,但这种地步已经是死不要脸了!”二爷掩面欲哭无泪。
  我蹲□来:“好啦好啦,折腾你玩的,正式的喜服一惊定下了,瞧你玩不起的样子。再说了什么房里听谁的,一共就咱俩,管他听谁的啊。”
  
  “当真?”二爷抬起头来。
  
  “自然当真,快点快点,那裁缝是京中有名的,可大牌的紧,不肯上门来量尺寸,我只能自己找了把卷尺量了,托下人把尺寸送过去,快点快点脱了,我给你量。”我一脸嫌弃的拿起桌上布做的卷尺,二爷一脸解放了的表情把上衣一脱,赤膊站在那儿:“量吧!”
  
  乖乖,这胸围绝对超过我不少……我心里小声感叹道。

☆、

  
  “三娘;你别急啊。”我坐在椅子上;头发已经盘好;三娘却提着鞋子急的直冒烟。连黑寡妇都今日穿上了艳色;坐在那里摆弄胭脂水粉;淡漠的说道;“绣鞋弄坏了就穿平日里的鞋子就是了。”
  “平日的鞋子;;你可知步辞平时不是穿布靴就是木屐;总不能让那漂漂亮亮红裙下面是一双皂底玄色的靴子吧,”三娘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鞋的事凑活凑活不就完了;这么早就把我叫起来,神烦啊,就不能下午再成婚,”我习惯性的就要去挠头,却被黑寡妇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胳膊,只能撇撇嘴放下手来。
  
  三娘也是看那鞋子已经破的没救了,只能叹口气过来给我化妆。
  “哎哎,你少抹点,二爷一掀开直接吓阳痿了,我找你算账!”
  “一张脸就吓萎了你还不如不要!”三娘拿着红纸要我抿一口,我就怕自己弄个血盆大口,特含蓄的抿了一小下,结果换来了三娘的一脸嫌弃,只能拿着浅色的胭脂往我嘴唇上蹭了。
  
  她折腾了好久,把我脸捧过去给黑寡妇看:“你觉得这样行么?”
  黑寡妇皱皱眉头,提了几分建设性意见,三娘又对着昏昏欲睡的我一阵又抹又画,一面还说着:“时间还早,还有几个时辰,慢慢弄也行,黑寡妇你别光看,琢磨琢磨那鞋子怎么弄——”
  
  我听着黑寡妇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忽然窗外就响起了鞭炮的声音,三娘急急忙忙的拽起还光着脚的我:“阿辞,别睡了!时辰到了!”
  
  我混混沌沌睁开眼来,只看见眼前一片红,貌似连盖头都给披好了,我急急忙忙的去摸地上的靴子,蹬上那黑色的布靴,抖抖裙摆,就被三娘和黑寡妇挽着出了门,一阵天旋地转,我只听着身边炮竹声说话声欢笑声,无数人拥着我往前走,我这光着脚穿在靴子里,眼都没睁开就被推了一把,撞在了一人身上。
  
  他一下牵住了我的手,我一个激灵也知道那是二爷。
  “怎么的,还没睡醒?明明就要成婚了,昨夜里还跟三娘他们打吊牌打到半夜。”二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扯住他腰带整个人倚在他身上:“困死了……不行了,昨儿赢得多太兴奋了。”
  
  二爷揽了一把眼见着腿软都要跪倒地上的我,拍了拍肩膀:“一帮人在这儿呢,快站起来。”
  我百般不情愿的站直了身子,眼前的视线也就脚下一小片地方,早知道就不该心软给二爷面子!
  
  文邹邹的祝词在耳边一次次响起,我听不懂也不想听,二爷握住我的左手,连同微凉的手指和冰冷的铁指一同蜷起来包在掌心里,一边回应着一边向别人介绍着我。
  
  他扯着我跨过火盆和门槛,走进屋内,就听见了一个年迈的声音喊着祭拜天地,二爷也估摸着是知道我不懂,小声的告诉我该如何做。我整个人都一直在迷茫中,眼前的红色晃来晃去,直到有人大喊夫妻对拜,我条件性的弓□去,才恍然觉得婚礼已经进行了大半。
  
  也不是被这些杂碎事折腾的麻木,只是仿佛我与二爷太熟悉了,我从一来就与他相处在一起,住在一个屋檐下,说着我甚至都不知道二爷是什么时候喜欢的我,只是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对我放手过,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似乎远远缀在后面怕我走丢了似的,这种行为是最早的坚实保护还是从哪天起变成了习惯变成了心意呢?
  
  我顺利成章的跟他腻在了一起,心中也没有怎样忐忑或无比激动过,就坦然接受了与他的亲密。就像是我如今心里也没有多少感慨,就能毫不犹豫的躬□跟他成礼。
  
  我不知道二爷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当人群中响起欢呼喧闹声,我却感觉起身后她来抓住我的手是紧张又激动地。是不是我性格本身的自然和无所谓,让二爷会感觉失望呢?
  二爷捏了捏我的手,低头轻声道:“你高兴不?”
  “嗯。”我回答道:“真心的,挺开心的。”
  
  二爷似乎傻笑了几声,一会儿说道:“等会儿就把这红布给摘了,估计你都憋闷死了。”
  “挡着倒不会让人家看见我翻的白眼。”我轻笑道,等到坐在椅子上,就看着一柄秤杆轻轻挑起了盖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妆画成了什么样,努力想笑的灿烂一点,二爷把那盖头掀起来,我看着他一身红光灿烂的衣服,看我的眼神里有几分呆愣。
  
  三娘站在两边,眼神都惊悚了:“二爷快给她擦了!”
  
  二爷眼疾手快的就用袖子上来给我擦嘴角,可仍然看着下边浮世堂的人都哄笑起来,我横眉竖眼,抓住二爷的衣袖:“怎么着了?!三娘又给我画成了什么鬼样子!”
  “你……嘴角有一溜沾着胭脂色的口水……”二爷憋笑道。他使劲用袖子给我擦了擦,结果红衣袖上都沾上了白粉,他拿开衣袖,眼神更惊悚了,连忙两只手捂住我的脸颊,简直就跟螃蟹一样拖着我往屋里平移。
  
  “到底怎么了!卧槽老娘给你面子,你却来丢我的人!”我猛踹了二爷一脚。
  他吃痛道:“老子没掌握好力道,直接把你脸上的妆都给抹花了,你晒黑了这么多,谁知道三娘丧心病狂给你抹了多少粉,整张脸都花了啊。”
  
  “这不还是因为你啊!老娘刚刚还在沉湎于感动之中!”我刚骂道,二爷干脆一把扛起我,跑进了后院,喊道:“等会儿!你们先等会儿!”
  
  ……二爷我恨你丫一辈子。
  
  *
  
  “阿辞姐,别喝了——你都敬了我们多少轮了,二爷都吐得要死要活,被人扶进屋里去了。”几个浮世堂里的学生来拉我。
  “嚯,他不能喝,你们还拦着我。姐今天陪你们喝个尽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