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书生有礼-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过了这座山头,再行几里路,便能到达邻近的驿站了。」傅离笙那如清风般温煦的嗓音,不徐不急地自布帘内传出。
  闻言,龙霸天猛然想起一件事儿,阴狠的脸庞顿时又黑了几分。大爷他……不是打算离开的吗?怎么……无缘无故地又被这个臭书生牵着鼻子走了?还挨着屁疼当他的车夫,真是蠢到奶娘家去了!
  「老子做啥要听你的?老子要回……」他话还来不及说完,便被人由后搂住腰,扯入车内,被吻得七荤八素险些昏了头。
  「待我办完这最后一件事,便陪你一同回苍岩山去,可……绝不是让你一个人回去。」傅离笙离开他的唇,轻吐着热息说道。  
  龙霸天耳根子一红,忙挣扎着爬起身地低哼,「老子不需要人陪!」他粗鲁地一掀布帘,坐回外头继续驾车。
  傅离笙沉默地伸手掀起布帘,看着龙霸天那宽厚令人安心的背影,半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未闻半点儿声响,龙霸天便感到浑身不自在,旋即没好气地问道:「你到底是要去哪儿呀?」
  傅离笙回过神道:「武林盟主燕行云大发武林帖,邀请江湖上各门各派前往洛阳一聚,以便一同商讨如何铲除危害武林已久的秋波宫。」
  「那咱们去洛阳做啥?看热闹?」龙霸天丝毫不感兴趣地说。
  「反正在这事儿结束之前,你哪儿也不能去。」傅离笙笑着放下布帘,云淡风轻地说着。
  龙霸天不满地哼了声,什么也没说地继续驾马。没一会儿,他又受不住沉静地开口。
  「昨晚那个叫啥飞什么仙的,有那么厉害吗?老子横瞧直瞧,也只瞧见他一副淫样,怎么让那翠烟山庄的人防成那样?」
  傅离笙忽地轻笑出声,并非笑龙霸天问得傻,而是他想起昨夜那可怜的妙飞仙,被踹着命根子直喊疼的模样。「你是说妙飞仙吧?」
  龙霸天似乎被笑得恼了,耳根子竟又红了,「老子就是记不得那家伙的名,有啥好笑的!」
  「好好。」傅离笙很是敷衍地笑应。
  「妙飞仙是近年来最恶名昭彰的采花贼,喜好奸淫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侠女,欲下手的当日,定会赠与一钗,名曰妙飞仙。得逞后,还以赠送的金钗别于受辱的侠女发上,因而得名。试想,既然连赫赫有名的侠女们都败在他手中遭受淫辱,他的武功能低吗?」 
  「那……那家伙跑到翠烟山庄,就是想奸淫那俏美人喽?」龙霸天一想起那啥飞仙的淫荡嘴脸,不由得庆幸昨晚躺在床上的人是自己,而非那俏美人。
  闻言,傅离笙的好心情全被龙霸天这句话给破坏殆尽。「哼!美人?她配吗?」
  满是酸意的话语,不经意地自唇间吐出,很是不满龙霸天竟然还想着翠灵姗,难道他就长得比那姑娘差吗?
  龙霸天正欲反驳,便闻后方传来一阵马蹄奔驰而来的声响,腾身一探,就见一紫红身影驾着马匹朝他们这儿奔来。
  「龙大哥!」那人一见到龙霸天看向她,不由得开心地朝他挥着手,亲昵地呼喊。
  傅离笙眉一拧,抓过一脸喜孜孜地欲喊翠灵姗的龙霸天,抓过他手中的鞭子,改而坐上龙霸天适才所坐的位置,甩着鞭催马快奔。
  「臭书生你做什么呀?没瞧见那俏美人正喊着老子吗?还不快把马停下来,万一她追不上怎么办?」龙霸天捂着隐隐作痛的屁股,坐起身地拉着傅离笙的手急说。
  「追不上正好。」傅离笙冷下脸,丝毫不肯缓下马匹。
  「你,莫名其妙!」龙霸天压根儿不明白为何傅离笙如此讨厌翠灵姗,见劝不动他,也只得发着闷地坐回车内。
  是!他是莫名其妙!可还不是为了他吗?他妒忌每个他瞧得上眼的人,妒忌得快发狂了,他却一个劲地想惹恼他,一双眼就只知道朝那俏美人瞧.难道他就不美吗?每个人见了他,还不一个个地看直了眼,偏偏他却不懂得欣赏,一心只想着美人!
  傅离笙紧抓著鞭子,紧得那白皙的葱指都泛白了,却仍然不肯放松,心越想越是气恼,恨不得眼前这匹马,便是龙霸天满心满眼想着看着的翠灵姗。
  沉默了会儿,龙霸天实在受不了这般怪异的傅离笙,开口便问:「臭书生,你这是怎么了?」
  虽说这个臭书生本就怪极,可也不曾如今日这般怪异,啊!他八成是妒忌大爷他被个娘儿们追,而他却没有,所以不想让他和俏美人见面,嗯……一定是这样!
  「有眼无珠!」傅离笙宛若未闻似的,咬牙切齿地恨骂。
  却不知,他这一骂,嚷龙霸天更是认定傅离笙是在妒忌自个儿比他还要有女人缘,想那俏美人方才那声龙大哥,叫得多亲昵甜蜜啊!难得有美人不畏惧于他的长相,还这么叫他,臭书生长得这么好看,却不被俏美人看上,也难怪他会骂俏美人有眼无珠了。

  第八章

  傅离笙唇一抿,心火更添,只因身后那过於醒耳的窃笑声,惹得他浑身不舒畅,直想封住那张可恨的嘴,让他永远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可惜,他身后乐得眉开眼笑的龙霸天,却不知好歹地得意的道:「臭书生呀……就算没被看上,也用不着生那么大的气啊,小心气坏了身子……」
  语未止,傅离笙手中紧握的鞭子瞬断,他回过首,笑得好是灿烂,却吓得龙霸天将到嘴的话全吞了回去。
  「霸天……你可听说过祸从口出这句话吗?」他笑问。
  「老……老子……」他奶奶的!武功比他高就了不起吗?笑得这么阴险做啥?看不上他的又不是大爷他!龙霸天冷汗直流地瞪着傅离笙,生怕他又不知想用啥鬼法子来整治他。
  「今晚……不准你休息了。」傅离笙半敛下眼帘,笑得温柔万分地轻说。说完,顺势将手中的断鞭塞入龙霸天的手中,示意要他出来赶马。
  龙霸天怔了会儿,阴狠的脸庞一黑,傅离笙已挤身坐进车篷内,笑着朝他挥了挥手,像是在赶人般,气得他拽着断鞭,挪动还疼痛着的身躯坐到外头。
  「臭书生!老子是惹着你了是不?老针对老子做啥?又不是老子看不上你!」他气呼呼地直骂。
  岂料。他这一埋怨,让傅离笙笑得更是令人胆战心惊,伸手一捏,惩罚似地揪捏了下龙霸天的臀。「既然还有精力谩骂,还不如快些赶马,若是三日内赶不到洛阳,你今夜就乖乖的把屁股洗干净,等着为夫的好好宠幸娘子你一番吧!」
  「你这个臭书生……」龙霸天耳根子一红,匆匆地转过身要骂,却见傅离笙笑得好不冷森地直瞧着他,害他吓得啥话也说不出来,憋着一肚子闷气回过身瞪着前方。
  真是莫名其妙!就算俏美人瞧不上他又如何?用得着对大爷他发脾气吗?话说回来,这个臭书生是越来越怪了,说起话来老有股酸劲,是他听错了吗?疑惑。
  思及此,身后再次传来一如清风拂过般暖煦的嗓音,气死人不偿命地催促道:「还不快点儿,莫不成今晚霸天真想让为夫的疼爱你一整夜吗?」
  「臭书生!你给老子记着!有一天老子定要整得你死里来活里去!」龙霸天气得一张脸都铁青了,边骂边认命地赶着马匹。
  就这样,两人是一说一骂还嘴地吵了一整路,美人……自又是被遗忘在后头,远远的……连个影儿也瞧不见了。
  连赶了三日路程,两人方赶至洛阳,可却可怜了一直赶马的龙霸天,浑身被颠簸的山路震得又酸又痛,没根骨头是不痛的,尤其是大爷他的屁……哎呦呦!那个疼啊……当真是要人命。
  反观傅离笙,除了坐在车内享福外,鲜少自车内探出半颗头来看望过,一下了马车,仍然一身洁净整齐、容光焕发的好看模样,引来不少年轻女子和男子们的注目。
  看得一身风尘仆仆,发又乱、衣又脏的龙霸天,气得直想打人,将傅离笙暗骂了不下数千次,才忍住了满腹的不满。
  瞧着人来人往的街集之中,多了许些武林人士,其中不乏名声甚盛的名门正派,看来……今次的武林大会,会有不少高手出现才是。
  傅离笙又看了一眼,才回过身看向气着将缰绳塞入不停发抖的店小二手中的龙霸天,冷着本就阴狠的脸庞,怒声道:
  「还不把马牵好!马要是跑了,老子立刻割了你这颗狗头当凳子坐!」龙霸天说着,便欲走入客栈,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瞪着刚松了一口气的店小二说:「别忘了喂饱那匹马!」
  店小二登时一吓,人未昏,倒是吓得裤裆尿湿了,颤抖着声直道:「小的知道了、小的知道了……」
  「霸天,别再吓店小二了,走吧!」傅离笙笑摇着头地走上前,牵拉着龙霸天的手臂,将他带入客栈内。
  「别碰老子你这个臭书生!老子自己会走。」龙霸天气得甩开傅离笙的手,哼了声地走至靠窗旁的桌前坐下。
  傅离笙也不怒,扬着淡笑正欲跟着坐下时,一旁却有人看不过去地哼了哼声。
  「我还道是谁口气狂妄的跟个山贼一样,原来是叛离师门,改而投到江湖浪人门下,最后却沦落成了山贼头儿的龙师兄呀!」对桌一名长相俊俏、身着灰蓝武装的男子,不屑地哼声说道。
  「庆泽,你怎么还称那家伙师兄?莫忘了,他可是个叛离师门的叛徒啊!」另一名背对着龙霸天的男子,说得又缓又慢,故意似地扬着声,恨不得客栈内所有武林人士都能听到。
  「啧!原来是你们武二兄弟呀!老子还当是街边哪来的两条臭狗,混进客栈内拚命地汪汪叫,该不会……是还在记恨三年前上山寻老子晦气,结果被老子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儿吧?」龙霸天见是死对头,也毫不客气地还嘴回去。
  「你!」武庆贤气极地旋身一站,催掌便打向龙霸天的门面。
  前方的武庆泽也立即跃起身,手一握成拳,隐于袖腕内的玄铁勾爪,立刻弹了出来,直攻向龙霸天的左肩。
  一旁的傅离笙见状,旋即抬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