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书生有礼-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霸天,看来你找着了样好东西呢!」他笑着走向那块奇岩,正欲触碰那似是镜子碎片之时,身侧忽然射出一道剑气。
  龙霸天忙跑上前拉回傅离笙,虽躲过了那暗招,却见剑气打中了那碎片,转而折射过来。
  从未见过此情景的傅离笙,暗暗地讶异了下,旋即转身抱住龙霸天跃身躲开那道折转而来的剑气。「妙哉,看来这西域来的白镜,能够反折剑气御敌,这阵中定然有人对此镜发招,莫怪这么多人栽在这阵中出不去。」
  「什么鬼镜妖镜的!直接砸了岂不干脆。」龙霸天抽出背于背的金刀,走上前提刀一敲,镜子就这么碎了。
  傅离笙连阻止都还来不及阻止,就见珍贵的宝物就这么毁在无眼赏识的龙霸天手中,令他不由得叹息出声。「霸天,就是不毁了那面镜子,挪开了阵也算破了大半,毕竟这面镜子是连系阵中其余镜子的其中一面,失了一面,镜射也无法施展了。」
  「毁了都毁了,现在才来心疼有啥用。」龙霸天一脸无谓地摆摆手,「还是快些把啥劳子鬼宫的给铲了,老子好回苍岩山继续当贼去。」
  「霸天……」傅离笙正欲叫住龙霸天,便闻四周忽起喊杀声,看来此阵似乎破了,那么出口定在附近了!
  「嗯?阵破了呀?」龙霸天讶异的站定脚,尚未回过神,身后的傅离笙便拉着他施展起轻功,直奔掠过丛长的奇树异石。
  方出阵,就见各派掌门坐在偌大的门扉前疗伤养息,各派的弟子们群群将掌门们围在圈中保护,抵御不断攻向他们的女子们。
  傅离笙微皱起眉,「那不是……」
  他忽放开龙霸天,飞快地跃上前与女子们对招,不一会儿,一劲地攻击来敌的女子们纷纷倒落,解救了方出阵便受袭的各派掌门弟子们。
  「是傅大侠呀……咳咳……」其中一门派掌门吐了口气,感激地看着傅离笙轻咳道。
  「燕盟主呢?」傅离笙不知将什么东西握在手中,拧着眉问。
  白脸儿书生忙自人群中跑出来说:「爹他被一名蒙面男子给带走了!傅大侠,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爹啊!」
  闻言,傅离笙才回过身说:「蒙面男子?呵!那人还真会算时机,罢了,盟主应当没事儿,你就莫担心了。」他扔掉手中所握的银钗,仰首看向那偌大的门扉。「该烦忧的……应当是该怎么处置这些人才是。」
  语方止,偌大的绯红门扉,登时跃出数十条人影,其中不乏女流之辈和被擒的门派弟子们。
  才刚得以喘息一口气,又一群人自秋水宫内闯袭而来,不知在阵内耗费多少时日的众人,早已精疲力尽,随傅离笙前来闯阵的弟子们,又在阵内受了伤,光是御敌已是相当困难,还得保全自己不伤着来袭的同门师兄弟,使得僵局再延。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其中一门派弟子吃力地恼问。正巧问出了众人的心声,无一人明白这些本该是自个儿门派的人,竟会失去理智地攻击他们。
  「他们全被人控制住了,取出插于颈背的银钗,应当就没事儿了!」傅离笙纵有通天本领,独力一人也护不周全这些武林人士,索性讲明了让他们得以自救。
  「哪个家伙这么缺德,竟干出这等事儿来!」无辜被波及的龙霸天边骂边踢开一旁欲偷袭他的门派弟子,手中的金刀则是忙着抵挡攻来的剑。
  傅离笙轻轻一跃,翻转衣袖轻挥,十来人立时倒了下来。「那人霸天应当记得的不是吗?」一思即那夜,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老子啥时认识这种人了?」摸不着头绪的龙霸天,没好气地踩住被他踢倒的家伙,粗鲁地自他后颈拔出银钗说道。
  没一会儿,来袭的数十来人已然倒卧在地。骤然,秋水宫外忽起一阵冷风,熟悉的感觉,令龙霸天不禁感到浑身寒毛竖起。
  娘的!这啥劳子鬼宫不会也闹鬼吧?
  龙霸天这一想,眼前沉重的门扉顿开,咿呀的刺耳声响,令众人纷纷握紧了手中兵器,直盯视着缓缓开启的门扉。
  翠烟山庄的大弟子一见到自门扉走出的人,不由得惊呼,:「啊!他不是……」
  「武庆贤!?」龙霸天也惊喊出声。那家伙不是被鬼捉走了吗?
  「还有妙飞仙呢!」傅离笙扯起一抹淡笑看向自门内走出的两人,两人身后,还带了为数不少的武林人士。
  闻言,翠烟山庄的弟子们脸色纷变,因为傅离笙所说之人,应当早被他们所擒,此刻该还在翠烟山庄的牢房内才是啊!
  「久违了两位。」妙飞仙阴狠着神色,看向傅离笙和龙霸天。「想不到我正是秋水宫之主吧!哼哈哈哈!」他得意地狂笑道。
  「臭书生,那家伙是谁呀?」龙霸天当真是半点儿也认不出那名笑得极嚣张的家伙是谁,只得走上前问着傅离笙。
  妙飞仙一听,不禁恼了的指着龙霸天骂道:「我正是那晚潜入翠烟山庄,结果却被你……被你踩伤的妙飞仙!」
  见龙霸天仍是一脸茫然,傅离笙不由无奈地笑叹着靠上前,在他耳旁细说了几句话,他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原来就是你害得老子被……」像是想起什么似地,他红了对耳根地指着妙飞仙欲骂,却又不敢在众人面前谈及那羞人的事儿,只得气腾腾地缩回手作罢。
  「那阵并非五行八卦阵,而是袭自西域的怪术之一是吧?」傅离笙忽走上前这般问道。
  「不错。」妙飞仙仍是那副嚣张样。「来到中原盘算多时,可不是只当个采花贼这么简单,你们身旁倒下的那些人,便是轻视我们西域人的下场!」
  听他这么一说,龙霸天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下一脸得意的妙飞仙,白皙得近乎苍白的肌肤,一双湛蓝的眼眸,果真不似中原人的长相。
  「如此说来,入侵中原之事,你们应当策划了不少时日吧?」对于妙飞仙狂妄的语气,傅离笙倒显得一脸无谓悠哉,笑弯眸地问。
  闻言,在场之人更是绷紧了身躯防备,只因傅离笙这一说,说出了西域人不仅只有妙飞仙一人而已。
  「厉害厉害!书生剑果真不容小觑,不仅武功高强,就连智慧……也不低呐!」妙飞仙咧嘴嘿嘿地笑着赞道。
  「依老子看来,不是臭书生聪明,而是你这个笨贼蠢吧!」龙霸天听不下去地插嘴说道。都听那妙啥仙的自己说了,说啥小看他们西域人就会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这么一来,有脑子的人都听得出他在中原还有同伙嘛!
  妙飞仙脸色微变,一双湛蓝的眼眸微微眯起看向龙霸天,忽而阴险地呵笑出声。「你叫龙霸天是吧?我记着了,今后的每一晚,你就洗干净你的屁股等大爷我好好的调教你一番吧!」
  头一回在中原被掳,竟是因为这么个武功比他差劲的中原人,这已令他自尊心受了不小的打击,而那夜被龙霸天踩出来的沉重伤势,更令他永难忘怀眼前这一脸阴鸷的男人,若是那夜他败在书生剑之下,他定然不会有任何怨言,可他……却输在这么个人手下,要他妙飞仙今后如何在江湖上闯荡?同伴知道这事儿又岂会不笑他呢?
  这一想,他心底那个怨啊!令他恨不得将这男人整得死去活来,最好凄惨到如他那晚般,更何况,玩弄书生剑在乎的人,也挺大快人心的不是吗?
  龙霸天见妙飞仙说完后,笑得更是邪恶的恶心模样,心火一腾升,便欲冲上前狠狠地教训那口无遮拦的蠢贼一番,却被身旁的人早一步抢先。
  其余门派之人,纷纷抽了口气,错愕地看向不知何时已打了起来的妙飞仙和傅离笙两人。
  「杀你,用不着兵器,可一剑一剑慢慢废了你,挺令人兴奋的不是吗?」傅离笙一个旋身,避开妙飞仙袭来的弯刀,笑盈盈地将手拂上腰间,唰地一声,一柄毫不起眼的软剑倏地甩上妙飞仙的腿。
  「啊!」妙飞仙吃痛地弯下被伤的右腿,一张本就苍白的脸孔,顿时更苍白了。
  不过是一句话,竟让书生剑动了真格,莫非那男人当真令他如此重视吗?他勉强与书生剑对了几招,浑身已开始感到乏力,受伤的腿又不断地渗出血来,令他渐渐无法抵御傅离笙的攻势。
  「傅大侠!快别杀他……」其中一名门派掌门,忽然扬声喊道。
  闻言,傅离笙手中软剑一顿,剑下的妙飞仙忙施展轻功跃入受他所控制的武林人士之中。
  「啧啧!今回就不同你们玩了,这秋水宫和人就送你们吧!」妙飞仙一举跃上宫檐,手轻扬,如丝般的丝线瞬时朝底下被操控心智的武林人士而去,一根根银钗立时被丝线缠住拉出。
  待众人手忙脚乱地扶住那几十来名倒下的武林人士之时,妙飞仙已然失去了踪影。
  见状,傅离笙也不追上前,仅是收回软剑旋身寻觅本该在身后的龙霸天。
  「唔唔唔!」不知何时被擒的龙霸天,使劲地扯住由后捂住他嘴的手,心底不断大骂身后那看不见模样的卑鄙小人。
  他奶奶的!大爷他是招谁惹谁了?为啥旁边儿一群人等着那家伙抓,他偏要挑大爷他抓呢?要被大爷他知道是哪路不识好歹的臭小子捉他的,定要给他好看!
  发现龙霸天身后之人行踪的众人,纷纷拔剑而起,讶异此人竟能无声无息地闯进这儿,心里均为之一惊。
  比之起众人,傅离笙反显得冷静多了,一双凤眸微微眯起,仿佛在微笑似地向龙霸天身后之人问候道:「师兄,翠烟山庄一别后,您清减了呐!」 
  「住口!」这一低吼,也吼疼了他的喉,激咳了几声后,隐于龙霸天身后的男子方抬起首,冷冷地瞪着悠闲自若的傅离笙说:「若想要回此人……就随我来吧。」语尾一落,男子转身便欲离开。
  处于众人之中的白脸儿书生忙奔了出来,朝着那名男子喊道:「若卿!」
  男子顿了下脚步,漠然地斜看了白脸儿书生一眼,抓着龙霸天扬袖跃飞而去。
  「请诸位先行下山与其他门派弟子会合吧,容在下先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