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书生有礼-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越是想,他心头越是沉闷,喉头绷得死紧,紧得直发疼泛酸,他颤着手紧握成拳,走出柱后一声不发地离开驿站。
  啊……大爷他是在郁闷些什么?能逃出臭书生的魔掌就该开心呀!这下子就没人能扰乱他的贼窝了吧!哈……哈哈哈!这是好事儿一件呐。
  可走得越远,步伐却越渐沉重,就连背上的金刀也沉得他无法背负,好烦……心烦意乱,明明该笑,却怎么也笑不出声,甩开臭书生,不是件好事儿吗?不是吗?

  近深秋,望眼一片苍绿的苍岩山,换上了属于秋季的澄黄,片片随风飘落凋零的枯叶,宛若在述说着秋愁般,瞧得人心沉闷。
  自龙霸天回到苍岩山后,镇日所见的,便是眼前这幅景象,沉闷不变的秋黄,看得他浑身无力、打人没气,劫货也提不起劲。
  仿佛自那座鬼劳子山回来后,他整个人变得魂不守舍,问他想啥,他也说不出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只觉得好似有什么重要东西忘了带回来般。
  「头儿……他没事儿吧?」在龙霸天房外偷瞧的山贼们,忽有一人小声言道。
  「那柄金刀……有什么不对劲吗?头儿瞪了那把刀有一个时辰之多了呐。」又一人小心翼翼地轻声对着其他人说。
  「打头儿被傅爷捉去回来后,就变成这副德性了,该不会……是在想傅爷吧?」另一人这般说道。
  不知是否听到山贼们的谈话,龙霸天忽然皱起眉头,眼神极凶狠地瞪着被他搁在桌案上的金刀,仿佛那把刀惹着他似的。
  「莫非!头儿在睹物思人?」此言一出,那人立即被打飞了出去。
  站在三人面前的,正是一脸铁青的龙霸天。「老子的金刀和那臭书生有啥劳子关系了?睹你个思人头!」他怒吼。
  在他房外说三道四也就罢了,还敢在他面前提起那该死的臭书生,还说什么他在睹物思人!?大爷他才不会想那该死的臭书生呢!
  被龙霸天这么一吼,山贼们只差没痛哭流涕来表达他们心中的感动,天知晓,头儿没这么吼他们已数十来日了呀!他们英勇的头儿啊……总算又回来了。
  「你们那是啥模样?好似没被老子骂就不快活似的。」龙霸天睨了三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头儿啊——」三人忽扑上龙霸天的腿紧紧抱住,哭得好不凄惨地叫唤。
  「你、你们这是干啥?」被三人这么一扑抱,可吓得龙霸天边甩踢边吼,心底直觉莫名。
  「自头儿回来后,咱们已经很久没听过头儿这么吼咱们了呀!」说完,那人哭得仿佛家中死了爹娘似的。
  另一人则毫不逊色地哭道:「头儿也许久没拿咱们当米袋打了呀!」
  「头儿你可担心死我们这群人了,牛嫂还当头儿病了呐,还以为……头儿这辈子都不打算再打我们骂我们了,哇啊啊……头儿啊!」说到这儿,他哭得是万分心酸。
  娘的!男子汉大丈夫,哭啥哭呀!虽是这么想,龙霸天却也红了双眼,没料到因为自个儿,竟让跟随他多年的弟兄们这般担忧,啧!他真是没用!
  「好了你们,别缠着老子的脚不放,快去叫其他弟兄,老子可打算抢个押寨夫人好过秋呐!」龙霸天深吸了一口气,扯开声地朗道。
  「头儿……」三人感动万分地抬首看着一去颓气的龙霸天。
  「还不快去!」龙霸天又吼了声,抱着他的三人方放开手,拭着眼泪开心地跑了出去。
  见人走远了,他才伸展着身躯走回桌前,轻抚着跟随他多年的金刀瞧了许久,方自怀中掏出一把短刀,借着刀身映出来的倒影,削去脸上那不知何时又蓄长了的胡子。
  日子也是要过,人总得要活,没了那臭书生,大爷他也不会少块肉,这回他非抢个押寨夫人娶进门不可!

  布满枯黄碎叶的山道上,传来阵阵马蹄车轮压辗过的声响,沿着道旁丛长的草丛轻震,几颗人头从里头冒了出来,看向左方缓缓驶来的商队。
  查探完后,那几人又缩回草丛之中,嘿嘿笑地对龙霸天道:「头儿,今回来了只肥羊呢!」
  「里头还有不少美人儿呐!」又一人这般说着。
  一脸阴郁之色的龙霸天,哼笑了声,拔起金刀便说:「走!」
  一声令下,窝在丛内的山贼们全倾巢而出,扑袭上毫无防备的商队。
  龙霸天跟着自丛内飞跃而出,金刀一劈,劈飞开数名齐齐朝他砍来的护卫,身一偏,横刀再砍,连系着马儿的绳索尽数断裂。
  「啧啧!又是一群半吊子,再来再来!这回没让老子打个过瘾,你们一个个的都别想走!」
  闻言,那几名护卫纷纷往后退开,面上均带有惧色。
  本仰靠这几名护卫的商人,一见龙霸天如此厉害,吓得赶忙跑了,其余人见了也跟着尖叫着抛下东西便逃。
  一时间,随从护卫们,全逃得不见人影,留下的,仅有几名逃不了被擒的弱女子,还有那一箱箱财宝货物。
  见状,龙霸天好不无趣地收回金刀,转身看向在后头搬着货物的山贼们。
  「头儿头儿!你瞧瞧这几个美人儿,捉来当头儿的押寨夫人小妾岂不正好吗?」其中一名山贼拉着数名被擒的妙龄女子,兴高采烈地跑向龙霸天喊道。
  「头儿,择日不如撞日,索性今晚就将押寨夫人和小妾全娶了吧!」另一名山贼窃笑着靠上前说道。
  龙霸天似乎也挺开怀似地扬声说:「好!今晚这些娘儿们老子全娶了,你们就等着喝老子喜酒吧!」
  语尾一落,本该起哄声四起的山贼们,却纷纷止住手边的动作,像是看见什么骇人之物般,满面惧色地看向龙霸天。
  「牛爹,待会儿回寨里去时,可要牛嫂好好替老子准备一番,毕竟是老子的押寨夫人和小妾,可得办得大点儿呐!」不明所以的龙霸天,笑着朝不远处的牛爹说道。
  岂知他这一钦点,吓得牛老爹手拿的东西全掉了下来,一张嘴打得大开,仿佛想对龙霸天说些什么似的。
  总算发觉有丝不对劲的龙霸天,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衫,又拉开披在身上御寒的披风,并未发觉有何不对之处,才终于旋身看向背后。
  这一看,可吓得他连退数步,直到撞上身后一名动也不动的山贼,才止住退势。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娘的!怎么好死不死偏生在今日遇上这家伙,不对!他来了又与大爷他何干?怕他做啥?大爷他又没干啥坏事儿。
  依旧如往昔般洋溢着春意的浅绿身影,丝毫不动地站在龙霸天跟前,就连脸上的笑容,亦如同初见般温煦亲和。
  「久别再叙,霸天竟然要娶妻了,可真令为夫的心伤啊!」傅离笙半敛下眼眸,一语牵愁地叹道。
  「难道老子娶妻还得捎信一封,让你这个臭书生知道不成!」忽忆起那日傅离笙与白脸儿书生的谈话,龙霸天不由得黯下脸色。
  傅离笙沉默了会儿,才道:「霸天……那日你擅自离开了呐,一句话也没说地走了……」
  闻言,不只龙霸天,就连他身后那群山贼们,也觉得傅离笙浑身透着诡怪,瞧得他们一干人等浑身发寒,直想转身就逃。
  「如今还说要娶妻……」傅离笙说到这儿,忽而轻笑出声,「是否太天真了些呢?」他倏地敛下笑颜,跃身上前捉住来不及反应的龙霸天。
  他奶奶的!这个臭书生想干啥?龙霸天正欲提刀劈向眼前那抹浅绿身影,整个人便被拉离地面,惊得他忙跟着施展轻功,方免去被傅离笙拉着在林间飞跃之灾。
  不一会儿,傅离笙竟扯着龙霸天回到山寨之中,也不顾身旁之人的挣扎,拉着他推开其中一扇门扉,便将他往里推。
  被这么忽然一推,龙霸天整个人万分狼狈地跌入房中,怒得他爬起身便朝跟着进入房中的傅离笙骂道:「臭书生!给老子滚出这地方!」他提起金刀,怒气冲冲地直朝傅离笙劈去。
  傅离笙避也不避地快步上前,左掌一横劈,立时打落了龙霸天的金刀,右手则飞快地扯住他的衣襟,直将他往一旁的床榻上推去。
  「可恶!给老子放手!」龙霸天气急地抬手便胡乱打一通,竟真让他打着了傅离笙,怔得他整个人顿时傻了。
  挨了龙霸天几记硬拳,非但未让傅离笙住手,反倒更粗暴地将他甩压上床。
  「唔!臭书生……你发啥疯呀!」龙霸天痛哼一声,气怒地朝傅离笙骂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傅离笙,总算露出一抹淡笑,声音却极冷地说:「别以为……我还会再寻你十四年、等你十四年,休想!你再逃……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寻你!绝不!」
  「你胡说些什么!老子压根儿听不懂!」什么十四年?不会是在说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师兄吧?
  思及此,龙霸天忽感到浑身不快。
  「想娶妻?我偏不让!」傅离笙似乎真恼了,抬手便扯开龙霸天的衣衫,俯身咬上眼前那结实的麦色胸膛。
  「该死的!快放开老子你这个臭书生!要亲要咬不会去找你那师兄去吗?」龙霸天又打又骂地吼着压在他身上的傅离笙。
  「你就是他!」傅离笙怒红眼地抬手打了龙霸天一拳低吼道。
  娘的!这个臭书生竟然打大爷他的脸!龙霸天气得失了理智地反身压住傅离笙,也顾不上他那身板子受不受得住他的硬拳,便狠狠地赏了他几拳大吼。
  「老子可不是那病弱的臭小子!给老子睁大眼看清楚!要找啥鬼劳子替身找别人去!」
  他这一怒吼,让傅离笙怔了好半会儿仍回不了神,一双凤眸直盯着趴卧在他胸膛直喘息的龙霸天。
  「霸天……」他忽地轻笑出声地唤道。「你真是……令人又气又爱呀。」
  「说啥浑话……老子说了老子不是你那病奄奄的师兄,别因为老子屁股上跟你那师兄一样有个字,就能把老子耍得团团转……」说完,龙霸天这才撑起身躯看向被他压倒在身下的傅离笙。
  却见傅离笙笑得好不开怀,纵然因方才的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