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书生有礼-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了他一身屎,接着眼前一黑,他堂堂苍岩山的寨头龙大爷,竟给个臭书生连同屎粪套进一只臭布袋中。
  「傅寨头,待您归来后,可得跟在下说声,在下会在湖畔候着您吶!」傅离笙那如清风抚过的好听嗓音,清晰地传入布袋中。
  「臭书生!快放了老子!」
  龙霸天不停地挣扎,忽而感到布袋被人提起,忽上忽下,八成是那臭书生抓着他到处跑跳,气得龙大爷脸色黑青,暗暗在心底发誓,不把臭书生整治得不成|人形,他龙霸天誓不为人!
  翌日,一只洋溢着屎臭味的布袋,被人高高挂在街集前,一旁,还有块牌子如是写着:『苍岩山山寨头龙霸天在此,与此人有深仇大恨者,请随意取用一旁的大刀兵器,要宰要剐,悉听尊便,谨此。』
  「傅离笙!你这个该死杀千刀的臭书生,老子一回去立刻宰了你炖羊肉锅!」
  狠辣的惊天吼,吓得本想尝试的围观者们纷纷弃刀逃命,从此,傅离笙三个字,扬名江南各地。

  第二章

  「头儿……你不要紧吧?」
  问这句蠢话的山贼,立刻给记硬拳打黑了一只眼,弯下腰地捂眼哀嚎。
  「头儿头儿,牛婶家的小牛昨夜不知吃了啥东西,拉了整一桶屎,结果那桶屎竟给人偷了耶!」又一不知死活的山贼,喜孜孜地跑进来大喊,还自以为好笑地嘿嘿笑着。
  闻言,龙霸天阴狠的脸庞顿时又黑了几分,伸手抓过那傻愣愣的山贼,便是一顿恶打,「笑!老子让你笑!一桶屎不见了有啥好笑的啊!」他粗声吼骂。
  「头儿!」另一名山贼神色匆匆地跑了进来,见地上躺了两名不断哼哼啊啊痛叫的山贼,他连忙止住了脚步,确保自己站这儿应该不会被波及后,才怯怯地虚声道:「头儿……那书生……那书生要头儿您……赶紧干活去……」
  「干活!?」龙霸天凶悍的嗓音顿扬,满是阴鸷戾气的眼眸一瞪,吓得来人腿软当场。
  他龙大爷……何时成了任人差遣的小卒了?那个臭书生竟敢要他去干活!他都还没向他算将他扔进臭布袋里的事呢!想来就气,气得他直想打人!
  「那书生还说,头儿既然跟了他的姓,自然得替他做事,这是身为媳妇儿该为之事,还要头儿顺便替他带回几名精致的小妾好伺候他……」那人越说气越虚。
  坐在床榻上的龙霸天越听脸越黑,手重重一拍,掌下床柱顿碎,「媳妇儿!?老子是啥时嫁给那个臭书生了?可恶!老子非宰了他不可!」他怒忿忿地站起身,方才所坐的床榻立刻东倒西歪的塌成一块。
  「头儿别呀!您也尝过那书生的手段,他武功可厉害了,你这一去同他打,根本毫无胜算啊!」山贼赶忙爬起身,拖抓住气翻了的龙霸天说着。
  龙霸天自然知晓傅离笙的武功高出他不知多少,可他龙大爷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他就不信他拿不动那个臭书生!「老子跟他拼命,就不信打不着那个臭书生!」
  「头儿啊!能打能暗算的,咱们不知试过几遍了,哪知……那书生厉害得紧,现下咱们数十名弟兄们,还屁上带伤的卧在床里起不来呢!」想起那几名欲替头儿出口气的弟兄们,回来时屁股各被捅了一刀的凄惨摸样,让山贼不由得使尽力地抓紧龙霸天的腰苦心规劝道。
  「就是这样才更要打!」龙霸天腰上拖了个山贼,走在回廊内地大吼。
  「不行呀!现下全寨的人,无一不怕那名书生,为了咱们山寨着想,头儿您就先忍下这口恶气,随便抢几个人应付应付吧!唉呦!」说着,山贼给龙霸天甩了开地痛叫一声。
  只见龙霸天阴狠的脸庞又青又黑,神情换了又换,才粗声道:「去把老子的金刀拿来,叫能动的弟兄们准备出发去!」
  「头儿英明啊!」山贼听得感动万分地直哈腰,转个身前去将龙霸天的话传达下去。
  龙霸天抿唇冷笑,想要小妾伺候?龙大爷他就抢几名「小妾」好生伺候傅离笙那个臭书生!走着瞧!

  「头儿……这么着行吗?」
  看着身后弟兄们扛了一堆堆货物,缓缓搬入如座小村庄的山寨内,那名山贼忽然觉得不安起来。
  龙霸天哼哼地冷笑出声,阴狠的脸庞更显森冷恐怖,抬手拍了拍死命劝他去干活的山贼说:「那臭书生只说要小妾,可没说要男宠,快!替老子把那群『小妾』给那臭书生送去,说是老子孝敬他的。」
  语毕,他好不愉悦地哼着小曲儿,转身回房睡大觉去也,今晚还有件大事儿要他去干,不好好养精蓄锐一番怎么行呢?
  山贼看了眼龙霸天的背影,又转首瞧了眼死命哭得唉爹喊娘的「小妾」们,不禁在心底大叹一声,认命地要几名弟兄和他一同去见傅离笙。
  领着人步入大堂内,便听闻里面传来些许笑声,再往里走,身旁尽是木泽色样的摆饰,可最为显眼的,便是当中那张白虎皮毯,和端坐于红杉木大椅上的浅绿身影。
  「哥哥脸嫩嫩,眼眼好漂亮,跟仙女一样。」一双小手摸上了眼前那张惊为天人的儒雅脸庞,稚气地笑说着。
  一伙人拉着抢来的小妾们走入大堂时,就见一名小孩童,窝在浅绿男子的怀抱中,咯咯地笑着直赞那同样笑盈盈的书生。
  「小牛啊!」其中一名山贼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喊,欲冲上前将自家小娃儿抓回来,却被其他人拦了下来。
  「牛爹……为了大局着想,你……节哀吧!」为首的山贼拍了拍牛爹不停颤抖的身躯,不忍再见他一脸痛色地别开头说道。
  牛爹自是知晓傅离笙的厉害,可一想到自家天真可爱的小牛,竟落到那断袖书生手里,心里是那阵揪痛啊!
  傅离笙宛若未觉似地,笑容可亲地抱着小牛站起身,摸摸他那嫩嫩的脸蛋儿说:「小牛也可人得紧呀。」
  小牛脸微红,害羞地钻进傅离笙的怀抱之中,看起来好不可爱。
  一群人,就这么瞧着上头的一大一小,在那儿卿卿我我,直到傅离笙玩够了,才放下小牛。
  牛爹一见,是连滚带爬地跑上前,抱起还想黏在傅离笙身旁的小牛,没一会儿便跑得不见人影,像是怕傅离笙会来向他抢儿子似的。
  无声地笑了下,这群人当真有趣,莫怪当初离开时,师父竟要他别急着剿了苍岩山山寨,还准他好好地玩上一玩,那他……自是得好好地玩上一番了。
  回过眸,傅离笙睥了眼底下那群傻愣愣的山贼们,就是不见龙霸天的人。「怎么不见傅寨头?莫不是……回房睡了吧?」他笑问得好不轻柔,柔得山贼们不由得感到浑身发寒。
  「头儿他……确实是回房睡下了,但、但是……头儿有吩咐咱们,将这几名小妾给傅爷您送来……」说着,那名山贼实在是不敢让开身,让傅离笙瞧上一瞧身后那群「小妾」。
  「哦?」傅离笙轻挑了下柳眉,想不到依龙霸天那副硬脾气,竟会乖乖地抓小妾来伺候他,还真是大出他所料。不过……瞧这群山贼们个个面带不安,那几名「小妾」,怕是难看得难以入目吧?
  思及此,他不禁抿唇低笑,足轻点,轻盈地跃起身,如天仙下凡般,翩翩落住那几名小妾身前,笑容……更是迷人了。
  只见那几名年岁不算小的「小妾」们,个个瞪大老眼地看着如天人般的傅离笙,见他又是一笑,纵然年老若残烛,也不得不为那一笑迷了双眼。
  「傅傅傅爷……您要不满意,咱们可以再抢过、再抢过……」众山贼们怕极了地退窝在一块儿,生怕傅离笙的魔爪即将朝他们伸来,被吃吃嫩豆腐事小,失节事大啊!
  「不,这几名『小妾』,可是傅寨头为在下而擒的,在下又怎能坏了他的一片好意?」傅离笙笑语地轻回过身,笑眯起的凤眸,看起来像极了正打着坏主意的笑面狐狸。「可你们也该知晓,在下只倾意于傅寨头,这份大礼是收也为难不收也为难,唉……怎生是好呢?」他低叹。
  被傅离笙这么一说,众山贼们不由得面面相觑,也知晓若是他们胆敢坏了龙霸天的计划,不是被傅离笙整治得死去活来,就是被龙霸天恶打一顿,两面不是人啊!「这……」
  「不如这么着吧!这几名小妾,就送予你们了,你们为山寨辛苦至今,在下将小妾分赠予各位,傅寨头应当不会在意才是,待在下找个良辰吉日,让你们速速成婚了吧!」傅离笙说得如此自然应当,却吓得众山贼们脸色惨青,如遭雷击。
  他们僵着脖子看向那一个个人老珠黄的小妾们,胃口不由倒尽,若傅离笙当真要他们一人娶一个,还不如现下便宰了他们算了。
  「傅爷啊……饶了咱们吧,这主意是头儿出的,咱们只是照着办而已呀!」众山贼们纷纷跪地恳求,与其此半生都将对着一名老妻,还不如出卖头儿,遭一顿打也算不了啥,他们皮厚得很,可是让他们去娶个老婆子……真是死都别想!
  傅离笙却好似未听闻般,低首沉吟了会儿,才拍掌笑着抬首对众山贼们说:「今日恰是吉日,喜事莫误,快快快,就此磕头拜堂洞房去吧!」
  众山贼却不知,傅离笙是何许人也,岂是如此轻易善罢甘休之人,转身欲逃,便被他点了||||穴道,硬是一人塞上一名老婆子,直押上堂拜堂成亲。
  霎时,山贼们痛彻心扉的哭嚎声,响遍了整座山寨,然而,窝回房内呼呼大睡的龙霸天,却对此毫无所觉……

  夜里,一身穿黑劲装的影子,飞快地在林间上下跃动,偶尔,还会顿下脚步,左右瞧着是否有人尾随而来,确见无人后,才安心地继续奔驰。
  过了一座山头,龙霸天又瞧了下身后一眼,跃下树地脱起衣衫,仅穿着一跳亵裤地钻入溪中。游了好半晌,才探出身来,游向躲在树影下的那三人。
  「龙老弟,你可来了呀!」其中一名粗汉嘿笑地朝龙霸天打声招呼。
  「邱老兄,你这声称呼可错了,人家龙老弟早不姓龙改姓傅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