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赌爱+番外by洛塔猫(攻虚情假意追受 先虐受后虐攻he)-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挥芯痛送V勾缴嗟木啦炊椒⒛呀饽逊帧!

  程坦卖力的向上输送,裴锦墨也热切的高度配合,室内的空气陡然上升,也变得浓重而令人窒息。 

  喘息,呻吟,因为快感而爆发的哭泣,充斥其间。 

  裴锦墨又抓又咬,在程坦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程坦也用吮吻,啮咬,在裴锦墨洁净的瓷白肌肤上放飞一只只青紫色的蝴蝶。 

  终于,在交叠的嘶喊声中,两人到达癫狂的最高峰,释放了彼此的精华,之后,紧紧相拥,交互喘息。 

  空气中,漫溢的,都是淫靡的味道。 

  “还说你不是妖精?除了你,谁还让我这么疯狂……”程坦咬着裴锦墨下唇,满足的低笑着。 

  “畜生……下次我一定阉了你……”裴锦墨又娇又羞,吐出诅咒。 

  “墨……我爱你……” 

  “恶心……你给我闭嘴!” 

  “墨,说你爱我。” 

  “你爱我。” 

  “我爱你,说我爱你。” 

  “肉麻,说一次就够了,我知道你爱我,我又不是聋子!” 

  “妖精!我让你对我说你爱我!” 

  “我阉了你啊!” 

  “墨……说你爱我!” 

  “我真的阉了你啊!” 

  “墨……” 

  “阉了你个下半身思考的畜生!”裴锦墨呵呵低笑,说不出的得意。 

  反观程坦,又是疼爱,又是头疼,无奈的苦笑着。他的妖精,不好拐呢!越发精明了。 

  第十九章 礼拜天,过生日! 

  “喂,你礼拜天有时间吗?”鞋尖儿踢踢程坦的手工皮鞋,裴锦墨食指勾着一杯咖啡倚靠着程坦办公室偌大的落地窗,睇视着程坦,背后是满天繁星,以及辉煌的灯火。 

  “约会?”程坦笑得狡黠,微微侧首笑看裴锦墨。 

  “就问你有没有时间,那儿那么多废话?” 

  “你主动约我,我当然没时间也得挤出时间啊!” 

  该死的畜生,笑得这么放荡,应该是在心里得意呢吧?裴锦墨暗忖着。“那你礼拜天晚上七点过来我家。” 

  “怎么,鸿门宴?” 

  “是啊,酝酿着毒死你,爱来不来。” 

  “烛光晚餐,毒死我也去。” 

  “警告你啊,你再给我油嘴滑舌,肉麻兮兮,我拔掉你舌头啊!”让人浑身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层出不穷,肉麻当有趣的混蛋。天晓得他靠着这张花言巧语的嘴,骗了多少美人。 

  “你舍得?我的舌头可是用来取悦你的。”程坦浑身都写满了邪恶,像是饥饿的苍蝇发现了鲜肉,两只眼睛直放光。 

  “去死吧!”低咒一声,作势要离开。 

  “我送你。” 

  “歇歇吧你!让你送我,只会令我尸骨无存,你看我像是脑袋少根筋的白痴吗?” 

  “墨……”他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而已。当然,附带利益他也不会拒绝。 

  “七点,别忘了。这两天我赶稿,你要是敢骚扰我,就做好被我砍死的心理准备吧!”扯一抹寒气逼人的冷笑,优雅退场。 

  留下程坦望门兴叹。 

  他已经开始期待礼拜天的到来了。 

  细心烹制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裴锦墨已经很久没有下厨的好心情了,所以,这一次格外精心,生怕手艺生疏了出丑。 

  提前做好完餐,用专用保温的罩子罩好,坐在餐桌前,盯着钟表一分一秒的流逝。 

  他是不是太在乎,太紧张了?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他就这么一直傻坐在饭桌前,像个小媳妇等丈夫似的等着那个禽兽? 

  心底那雀跃和渴盼的情绪实在是可怕,让他心脏剧烈地跳动不已,宛如初次约会的少年。 

  时间过得好慢,数了三百下才过了五分钟。 

  那个死人,就不会早点来帮忙吗?就不知道等人的痛苦吗? 

  难不成,他是故意报过去他让他等他的仇?那混蛋就这么记仇?可恶,应该下毒毒死他! 

  《致爱丽丝》的音乐响起,手机响了。 

  裴锦墨离开饭桌,进入起居室,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是程坦那个死人。 

  “喂。” 

  “墨……不好意思,我今天过不去了。燕如,就是燕燕妈妈突然从法国过来,我得去接她,然后,今晚在家住,对不起。明天我补请你大餐……” 

  “不必了。”不等程坦说完道歉的话,裴锦墨迅速的挂机,关机,一气呵成。 

  燕如……燕笙……他的妻子,他的女儿……和她们相比,他算得了什么?自然是她们更加重要。名字,就说明了一切。 

  燕如生的女儿——燕笙。 

  明明他们夫妻感情那么好,为什么还要四处留情,还要招惹他? 

  爱他? 

  他的爱,可以分成几部分?他得到的,又是几分之一? 

  原本飞扬的心情,直线滑落,直至谷底。 

  看向那一桌子的饭菜,裴锦墨悲悲戚戚的扯动唇角,露出苦涩的笑容。 

  是他,又自作多情了吧…… 

  好丑!裴锦墨,这样子的你,好丑!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坐在起居室发呆的裴锦墨恍惚着抬头,正对着他的钟表显示出时间——七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刚才跌落的心,莫名地极限回升,大起大落之间,恍如隔世。 

  是他,是那个死人! 

  该死的,他是故意折磨他吗?等一下,一定让他好看! 

  该死的王八蛋!让他伤心,失落,就要付出代价! 

  想法如此,美丽的嘴唇却难以抑制的扬起美好的弧度。最快速度冲到门口,手放在门把上,深深吸一口气,来开门—— 

  “裴老师,生日快乐!” 

  笑容僵在脸上,心情再度跌回更深的黑暗。 

  是小夏。 

  勉强挤出笑容,点点头。“谢谢,请进。”把小夏让进了门,留恋的望望空荡荡的楼道,仍然期待惊喜,却一再失望。 

  关上门。 

  “裴老师在等人?” 

  “嗯,不过临时有事不会来了。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那个……我留心了一下裴老师的个人资料,就记住了。裴老师是不是不欢迎我?”小夏的脸通红通红,极快的语速泄露她不安的心情。 

  “不会。既然来了,就一起吃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菜。” 

  “那个……裴老师,这是我的礼物,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就是我自己织的手套。裴老师的手,是最宝贵的,天气冷的时候,要保护好,不要被冻伤。我,我的手没有裴老师那么巧,所以,所以,很丑……”越到后面,声音越小,送出礼品袋的双手也就越发胆怯,一寸一寸的往回收拢。 

  裴锦墨结果礼品袋,拿出里头乳白色的毛线手套,套在手上。 

  “不错啊,小夏手很巧,眼力也很厉害,看看就知道我手的大小,谢谢你,我很喜欢。”由衷的说道。 

  “是,是吗?”小夏终于敢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已经溢满了晶莹。 

  “当然,我这个人不会说一些虚与委蛇的话,我真的很喜欢。谢谢小夏。来,一起帮我庆祝生日吧。” 

  “那个,那个……裴老师,我还有话想说……” 

  “嗯?什么?”裴锦墨笑得温柔。 

  小夏的脸更红了,扁贝一般的皓齿咬咬下唇,鼓足全身的勇气,眼一闭,心一横,大声说道: 

  “我喜欢裴老师!” 

  第二十章 错过,补过? 

  银色的奥迪跑车技巧的停进停车位,裴锦墨下车,并且绅士地为副驾驶位上的小夏来开车门。 

  小夏羞涩的点头道谢,走下车。 

  这一幕,刚好落入从宾士房车中出来的程坦的眼里,一抹肃杀划过黯黑的眼眸。 

  “裴老师,好巧,这么早就遇到你。今天似乎不需要裴老师拔冗到公司来啊!”程坦主动上前打招呼,眼光飞快的扫过裴锦墨身后的小夏,随后胶着在裴锦墨脸上。 

  “嗯,是不需要,我是送小夏过来上班的。” 

  “总,总裁好!”小夏鞠躬问好,掩饰不住见到公司大人物的紧张。“那个,裴老师,谢谢你,那我就上去了。” 

  “不客气,自己注意点儿。” 

  “嗯,谢谢裴老师。”一低头,小夏一路小跑地跑进电梯,上楼去也。 

  收回目光,裴锦墨对视上程坦写满了愤怒和质问的眼睛,不以为意。“不打扰你工作,再见。” 

  “给我站住!” 

  令行禁止,裴锦墨转身看向满身杀气的程坦,无所畏惧。“有事?” 

  “你和她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大早就送她上班?别告诉我你早晨没事开车乱逛,正好碰到她,就顺便送她上班。” 

  “昨晚她睡在我那里,所以,我今天特地送她上班,怎么了?” 

  一句话,点燃了程坦努力压抑的怒火,一个大步上前,拎起裴锦墨的衬衫领子,凶,神,恶,煞!“你该死的有胆再说一遍?!” 

  “她昨晚睡在我那里,怎么了?”裴锦墨轻忽着笑着回答。 

  “你和她上床了?你该死的和她上床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龌龊?”裴锦墨拧起秀气的眉,扯开程坦的桎梏。 

  “好,那你最好给我一个让我不龌龊的完美解释!” 

  “她睡在我家,不过是客房,就是如此。” 

  “她为什么睡你家?!” 

  “喝多了。” 

  “为什么喝多了?” 

  “因为昨天某些人没来,而她忽然来了,就一起吃了饭,然后喝多了,行了吗?我解释的够全面了吗?你阁下满意吗?!” 

  “你喝了吗?” 

  “你说呢?” 

  “正面回答我!你喝没喝?!” 

  “你该死的明知故问!” 

  “我要你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