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赌爱+番外by洛塔猫(攻虚情假意追受 先虐受后虐攻he)-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裴锦墨不卑不亢的淡定笑容是那么耀眼,令燕如无法直视,哑口无言。 

  幸福?自从她被人违背约定抛弃之后,还有幸福可言吗? 

  “算你这个小贱货能说会道,我们说不过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耽误我儿子一生!燕如,我们走!” 

  “老先生,你的威胁似乎总是找错了对象。当年是你儿子纠缠我,现在亦是,你的这些狠话,还是留给你儿子吧!如果你可以把他领回去,我会额手称庆,大呼万岁。还有,老先生,容得我提醒你,人先自重,后人必重之。想要获取别人尊重,不是靠炫耀你的财富,而是要先懂得尊重别人。老人家老不老,我们小孩子自然小不小。” 

  “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 

  “我如果是婊子,你儿子是什么?你又是什么?老先生,息怒,保重身体才能耀武扬威,发号施令,不是?哦,对了,我忘了,现在发号施令的人是你儿子,抱歉!” 

  “你——我看你得意到几时!燕如,我们走!” 

  “爸——”为难的看看面带嘲弄笑容的裴锦墨,燕如跟着公公走了。 

  不速之客退场,裴锦墨也收起了方才的凌厉和强悍,流露出脆弱。 

  都是那个该死的王八蛋,给他找来的麻烦! 

  明明是他不肯放过他,凭什么让他来承担一切指责?当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当年那个老混蛋用他母亲要挟他,要是他不接受他的钱和离开这里的条件,就要把他和程坦的事情告诉他母亲,顾及到母亲当时的身体状况,好家里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起色和平静,他接受了那代表侮辱的金钱和条件。 

  刚好伴随获奖消息而来的,还附有日本那所学院的入学邀请函,他就心一狠,拿着那笔钱带着全家移民到了日本。 

  虽然母亲和弟妹没有说什么,也应该看出了一些不平常的端倪,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已。过了很久,才和他提起此事。 

  他才知道,原来家里人早就知道了他和程坦关系不正常。起因就是那一日程坦告诉他拿了他的设计稿去参赛,在楼下拥抱,亲吻了他,被担心他晚归的裴锦瑟看到了,然后告诉了母亲和裴锦婳。 

  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结果,却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 

  家人并不是开明,而是相信他可以对自己负责,才没有反对或者多说。而,后来说明这件事,也是想支持他,给他鼓励。 

  因此,他拼命进学,拼命赚钱打工,拼命要成功。要让家人为他骄傲,然后,他成功了,并且偿还了那笔侮辱他的金钱,终于可以重新挺直腰杆呼吸。 

  现在,又因为程坦,让他回想起那段艰涩的岁月,那段屈辱的岁月。 

  该死的王八蛋,果然是他的克星! 

  第二十五章 嫉妒 

  “墨……”平静的吃完晚饭,程坦试探地靠近裴锦墨。小心观察裴锦墨的反应。 

  “茶还是咖啡?” 

  “随你。”出奇的平静,往往是狂风暴雨的前兆。裴锦墨越是冷静,越是让人觉得可怕。 

  没一会儿,裴锦墨从厨房出来,两杯绿茶放在两人面前。打开电视,浏览各个频道,搜寻着自己感兴趣的节目。 

  “墨,燕如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上午带着她来找你兴师问罪了?”百般斟酌之后,程坦还是决定问出口。 

  “嗯,然后呢?她告状了?说我顶撞你父亲,奚落她,是吗?”女人,不就是会搬弄是非? 

  “没有,燕如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是啊,是个好女人,你应该珍惜。” 

  “墨,你说这种话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妻子挺珍惜和你的婚姻,所以,也请你珍惜。” 

  “你是打算流放我,是吗?!” 

  “决定权在你,不在我。” 

  “你错了,决定权从来在你!”凝视着裴锦墨,程坦咬牙切齿说道。 

  “是吗?如果决定权在我,你就不会登堂入室,坐在这里了。” 

  “你又要指责我强迫你,纠缠你,是吗?你要是不愿意,谁能强迫你?!”眯起眼睛,程坦愤愤道。 

  “所以,我就是生性放荡的婊子,你如你那位尊贵的父亲所言。” 

  “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好玩吗,过瘾吗?你是要故意说给谁听?!” 

  “你说呢?是你先挑起来的,现在倒来责怪我,你果然流淌着你父亲的血液。” 

  “我是听燕如说,我父亲过去就找过你,威胁过你,所以,就想找你确定,当初你离开我,不是因为对我死心,而是因为我父亲的介入!” 

  “并没有,即使你父亲没有介入,我也没打算原谅你。我离开你的公寓那一刻起,就决定远离你。这就是我的回答。” 

  “你说谎!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你的内心?燕如说……” 

  “燕如说,燕如说,你这么听你妻子的话,还赖在我这里干嘛?干嘛不滚回你的燕如的身边,做你的好丈夫,好父亲?!哦,我忘了,好养父!”丢开手里的遥控器,裴锦墨发作了。 

  一口一个燕如说,听着就刺耳,存心找不痛快是不是? 

  “你吃醋了!”程坦明明该对裴锦墨挑衅的态度生气的,却禁不住窃喜。 

  “对,我该死的吃醋了!你该死的得意极了,对吧?你以为我是男人就活该忍受这一切吗?你以为我是男人,就应该宽宏大量,不予计较是吗?你错了,姓程的,我心眼小,肚量小,我记仇,我该死的记仇极了!你清楚了吗,明白了吗?你的燕如好,你就滚回去,别在这碍我的眼!人家可是很珍惜和你的夫妻之情,拼命求我让我放过你呢!哈!我现在是万夫所指的婊子,贱货,和我搅和在一起,只会玷污你大少爷的威名,所以我该下台鞠一躬,完美谢幕,对吧?!你大少爷,大老板,既爽到了,又得到一个体贴的好妻子,一举两得不是很好?满意吧,知足吧?” 

  “你都胡扯些什么?我和燕如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我天生愚笨,分不出来!” 

  “你是真的分不出来,还是故意不去分辨?” 

  “别再拿出你那张仿佛可以看透我的嘴脸,我不是当初的那个傻子了!” 

  “墨——”程坦大喝一声,抱住裴锦墨,紧紧地。“我知道,是我连累你,你愿意骂就骂,愿意打就打,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是别轻易说推开我,离开我的话。我会当真,真的会当真。你再这么对我,我真的会当真。” 

  “我对你?我对你怎么了?明明是你一直一直欺负我!倒要来指责我,你该死的良心呢?!” 

  “我的良心早就见鬼去了。我有你就够了。” 

  “骗人,骗子!” 

  “墨,对不起,我有那么多事都不知道,还怨你狠心怨了那么久。是我不好,是我害你受到侮辱,你该恨我,该骂我,该打我。我对不起你。当初不能保护你,是我对不起你!”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我已经不在乎了。” 

  “你在乎!所以你才这样忽冷忽热对待我。你既想爱我,又不敢爱我,就怕重蹈覆辙。是我不好,不能给你信心。” 

  “自作多情!别以为你总能看透我!” 

  “我就是能看透你,无论你如何伪装,都可以看透你。” 

  “是吗?”这么自信?连他自己都看不透自己。他凭什么? 

  “墨,这一次相信我,交给我处理,给我点时间,这一次一定不会令你失望,我发誓!” 

  “这年头的誓言,连一毛钱都不值。”裴锦墨嗤笑。 

  “我的誓言,值得你相信我一辈子。” 

  “一辈子,那么长,我自己都不相信。” 

  “没关系,你相信我就够了。” 

  “你?”最不可信的就是你! 

  裴锦墨如是想着,还是把自己的身体放心的依偎在程坦的怀抱里。 

  一个人,怎么都是累,两个人,相互支撑,或许可以好一些。毕竟,两个人,比一个人力气大。 

  “墨,相信我,我只要你。” 

  扶着额头,裴锦墨实在想不透,为什么程坦的妻子还要找他。 

  不是已经说明白,找他没用了吗? 

  不得不承认,女人的执拗从来都比男人坚强。 

  “不好意思,我又来打扰你。”燕如勉为其难地笑着。 

  “既然不好意思,何必来打扰我?既然已经来了,就没什么不好意思。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一次说个明白,我的家不是那种打开门做生意,谁都能来的地方。”故意把话说的难听,让燕如知难而退,记清楚不要再来打扰他。 

  燕如是那种一直长在深闺的典型的大家闺秀,没什么机会听到裴锦墨这么直接的话语,于是,就更加尴尬,更加难以开口。 

  “真的对不起……”只剩下道歉的余地。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有什么话直说。” 

  深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很大决心一般,燕如坦诚地看向裴锦墨,放在裙子上的细白双手,手心都沁出了冷汗。 

  “上次因为爸在,我有很多话都不方便说,所以才找机会单独见裴老师。” 

  好嘛,他成了观赏动物了。裴锦墨在心里轻嗤。 

  “我真的不能和程哥离婚!至少……现在不能。我想,程哥应该已经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告诉你了,我也再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请你放心,我真的不是要和你抢程哥。我不能同意离婚的理由是……我家公司现在正遭受最大的危机,我是独生女,但是不懂生意,所以,一直都是程哥在帮助我父亲照顾我家的生意。可是,最近有人恶意偷袭我家的公司,抢走了很多重大的生意,并且还有恶意收购的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