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不识清风-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小太监笑道:“不瞒大人,是边关的战事越发急了,陛下正发愁呢,这几日可都没见过人。您一来可好了,能给陛下解去许多烦恼呢。”
我便径直走入其中。谢临渊身上犹挂着朝服,在那里站着让宫女们更衣。见我来了,有些惊讶。我道:“臣有些事与陛下说。”
谢临渊看了我一眼,叫宫女们都退下。
我瞧着四个宫女依次低头从我身边走过,吸了口气,上前一步摊开手掌道:“臣想问陛下,此枚玉佩是从何处得来?”
谢临渊低头看了一眼,脸上的惊讶已然消散,却不言语。
我道:“陛下不想说这个,臣还有些别的事。”
“陛下少时可曾流落民间,在京城颐珠里住过的?”
谢临渊仍不言语。
我接着问:“屋前可有一棵海棠,年年开花,后来死了的?”
“临户可住着一位屠夫,模样凶恶,人却极好的?”
谢临渊依旧不言语。我冷笑道:“陛下可喜欢带芝麻的烧饼,新出炉的茶饼,酸些的糖葫芦,去芯的莲子粥,关白水的杂剧,叶红生的传奇?可在永仁八年三月,在东巷街口棚子下避过雨?”
谢临渊看着我,似有万种思绪,却都不说出口。
我冷笑道:“可还记得当年南宁侯封府的罪子……”
谢临渊往前一探身子,堵上我的嘴。
我一怔,猛地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在嘴上抹了一把。
谢临渊侧过脸道:“当年我去找过你,不过……这些年也一直派人暗中打探你的消息。我不知道你换了名字和身份,所以……”
我冷笑道:“找我干什么?陛下是九五之尊,自有国家大事要去料理,当年的旧事,还提它做什么!”
我仿佛又看见那个大雪天,我与母亲在郊外的破庙里冻得手脚都没了知觉。大雪压垮了破庙,我只能带她出来,寻不到去处,眼睁睁地看着她冻死在雪地里。天地一片的白,心也一样的冷。
我抓着谢临渊的袖子,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眼前又是白茫茫一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正冻得浑身发抖,忽然一股力把我拖了出去,圈进怀里。
谢临渊把我拉进怀里抱紧,不语。
我把头靠到他肩上,不动了。
抱了一会儿,谢临渊轻声说:“把玉佩放好,仔细弄丢了。”
我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他掰过我的头,又一次堵上我的嘴。
我把头放在枕头上,缓缓呼出一口气。兜了一圈子,到头来还是回来了。
谢临渊撩起我几根散乱的头发塞到而后,揽我进怀里道:“不识,就在朕身边吧。”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
抱了一会儿,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头问道:“你怎么认出我的?”
他给我玉佩时,不过是第二次见我。
谢临渊弯眼笑道:“朕认得你的字。”
我忽然想起那日玩笑一般顺手留下的字条,惊讶地看着他:“这么说,那日在南府,你也是故意的?”
谢临渊点点头。我叹了口气:“我还当真以为是自己文采精华,压倒众人呢。”
谢临渊含笑道:“自然也有。”
我又问:“我以后该叫你什么?兰舟?阿回?”
谢临渊说:“阿回就好。”
我勾起嘴角,又看见他眼下一片乌青,眼中亦有不少血丝,忍不住道:“你先睡一会儿罢。”并用手去合上他的眼,用内力细细地揉头上的穴位。等他舒了眉头,匀了呼吸,我才小心翼翼地起身。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了_(:_」∠)_
预计还有一篇番外和一篇后记(?? 。 ??)
新文已在构思中(>^ω^<)


第23章 不识清风
嵇一苍坐在我才搬进来的有息殿里唉声叹气:“少闻,你,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歪在榻上看着他笑:“我何曾让你说过什么了。”
嵇一苍满面愁容地看着我,又叹了口气。
“边关战事加急,圣上下旨遣父亲出征,我随行。”嵇一苍说,看了我一眼,“要有什么事,你自己多担着些。”
我坐直身体,点了点头。
嵇一苍迟疑道:“要是……”
我问:“要是什么?”
他犹豫片刻,最终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好生照看自己。”
他站起身,走出几步又回头道:“世事多变,务自珍重。”
我点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着嵇一苍走出有息殿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二月初二,我与谢临渊一同站在城门上送军出城。早春,陌上风暖轻摇着征辔,郊外冒出星星点点的春草。
我远眺些天一片苍,地一片茫,瞧不见山河,诉不出离肠。人已经远去,归来的路又在何方。
谢临渊握住我的手道:“他们会回来的。”
春,河水化了冻,柳枝抽了条,南边的燕子也回来筑了巢。我已很少写诗,也从不过问前朝。一日一日,一日又一日。上回柳弄影见到我,对我说:“你不是风不识。你是封非意。”
可封非意已经死了。
我终究没等到嵇一苍回来。
匈奴的铁骑越过了边关,踏碎了河山。战报一封又一封地往京城里送,大臣们在朝堂从朝议到夜,个个面容憔悴,宫里宫外一片人心惶惶。谢临渊没日没夜地待在御书房里,批录,议事。
梨花开的时候,我去找了谢临渊,跟他说了,我要离开。
谢临渊沉默一会,眼下是一片再也消不去的青黑色,黄袍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几乎要掉下来了。
“去哪里?”他问。
我说:“去江南。”
谢临渊又不说话了。
“好,”他缓缓道,抬头看着我,“可还要带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上前一步从腰间解下玉佩,将带抽出,只留玉在桌上道:“并无什么要带的,只希望陛下能将此物收好。”
谢临渊凝视着它缓缓点头:“好。”
莲花没了,留着鱼又做什么。不长久,哪个都不长久。
什么宝马轻裘,美服华冠,我只收拾了些银子,换上我那半旧的素色衣衫,骑着那匹回京时嵇一苍给我的马,一人出了城,去往无限江山。这几年的日子,亦如一场梦一般。
我把从前拿过的东西,尚还存着的都列了个单子交给了羌朔,叫他有用着的便随便去取,用不上便罢。哪日被什么人找着了就算是他的造化,多少能减些罪孽。
省心那边我没去,只留了些银子,托人给他送去。柳弄影那边不用去知会,京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零零散散安排完了,才发现原来我身边的人也就这么几个罢了。
三个月后,我到了苏州,听茶馆里的先生叹着气说朝廷无用,为了图个安宁,割了边塞几座城,又送了位公主过去和亲用。谢临渊没有女儿,送去的公主是谁,我却是不知的。
我在苏州落了脚,凭着早年认识的几个人做了些小生意。又过了一两年,皇帝得了龙子,普天同庆之时少不得大批的茶叶往京城里送,连带着我的生意也有了起色。手头稍有了积蓄,我便打发给昔年认识的江湖朋友,自己骑上了马,单人单骑地走天下去了。如此过了七八年,看遍了江山,便回了苏州。眼见着一城麻衣白旗,肃穆沉重,心往下一落,病了几个月。刚好了些,我又闲不住,到茶楼里寻了个座儿,一个人慢慢地喝茶。几处人来人往,全然与我无干。
“风公子?可是风公子罢?”
我抬头,心中一片讶异。这些年走南闯北风吹雨晒,我自认风华早不及当年,面儿上瞧起来还要老几岁,早无人唤我一声公子了。如今一听,几乎要以为是错觉。
莫作尘一袭锦衣,戴着白玉冠,风采不减当年,还要多几分韵味。他笑着在我对面坐下:“没想到竟在此处遇到。”
我也没想到。
我给他倒了杯酒问:“莫公子,你这些年可还好?”
莫作尘拿起杯饮了道:“还好。仗着昔年学的三两下功夫偶尔登台唱几出戏,倒也有几分薄名,活得还算自在。”
窗外的树叶子绿得深了,风也愈发暖起来。叶底黄莺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我突然生了许多感慨:“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莫作尘默然无话。半晌,又道:“风先生这些年,可还好罢。”
我笑了笑,道:“有什么不好的?我自认是该知足了的。”
莫作尘欲言又止,只笑了笑说:“也是。”
我浅笑端起一杯酒。
他以为我不知道。
嵇府风头太盛,皇帝必是要打压的,于是要他们去打不可能赢之仗。晓丞相是谢临川留下的人,想借我来打探谢临渊。柳弄影为皇帝办事,打心眼儿里关心他,不想我留下坏了江山社稷。那位绿衣服的公子来找我时,我是真心要偿命的;只是他却心软未曾下得了手罢了。就连莫作尘,也不曾对茂林有过什么情,不过是要引我见着柳弄影,逢场作出戏,事完了自然就走了。柳弄影身上用的是宫里进贡的苏合香,谢临渊他娘又姓柳,我又不是傻子,怎会猜不到。
莫作尘一如往昔的品貌,我却再不似从前翩翩年少,鬓上有了白发,腿脚也不灵活了;再称不住谢临渊的赞美,也躲不过嵇一苍的剑。
却也没什么要紧了。
一盏茶功夫过了,我起身要走,莫作尘叫住我,道:“我听月临兄说,陛下弥留之际……曾提到过你。”
我脚步一顿,却不回头,只说:“啊,是么。”
“他说——‘非意,园子里的梅花开了,你何时愿意再陪我去看?”


第24章 番外 万水千山此情长
柳弄影把暮楚馆收拾得差不多了,明日这儿就成了朝秦楼的一块地方。原来在这里的人有家的回家,有出路的去谋出路,再不济的都给了些银子打发了。几天功夫,馆子就空了。
东西被搬上马车,柳弄影回头看了一眼这馆子,转身正打算登车,看见一个熟悉的人。
柳弄影不由地笑了:“久违了,杨公子。”
绿烟看了一眼马车,对他道:“柳老板这就要走了?”
柳弄影点点头。又问:“晓先生还好罢?”
那副好看的眉目骤然柔和下来,绿烟点点头道:“不像以前那般拗了。我说的话也听些,就是陛下崩了的消息还不敢告诉他。”
柳弄影沉默了一下,笑了笑:“那也好。”
他抬头看了看京城的天,流云几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