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要的丝绸线和肠线都在冷大夫那儿,你回头问他要。”
  “哎!”我心情极好的回答道。丝绸线虽然听着简陋,但实际上在现代还是被用作不可吸收缝合线的,而肠线作为可吸收线虽然容易引发疯牛病,但在古代也实在无法避免,我只能这样了。
  
  等到三娘掀开帐帘走进帐篷里,看到我坐在矮桌边眉飞色舞的耍着小型冷兵器,脸都有点发绿了。“阿辞啊,就算是这几个月武功学得不错,也没必要……”
  
  我刚想开口说,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无数人跑过营帐门口,朝随军大夫的营帐跑去,甚至有几个人小声而惊恐的喊道:“太子殿下受了伤!这次亲征恐怕是不成了!”“怎么办!要是让敌营知道了——”“这消息不能传出去!”
  
  我和三娘猛然站起身来,我带上面具快步走出帐篷,随军大夫的那边营帐堵满了惊慌的士兵,几个副将模样的人暴怒的让士兵做自己的事去,我挤上前去,在营帐面前看见脸色并不太好的二爷,以及面色匆匆钻入营帐的冷大夫。二爷带着毡帽,身着厚实的皮袄,我看他表情明显是发生了大事,心中似乎在拼命想着解决办法,面上却不敢显露。
  
  我心里也急了,一脚踹开前面咋咋呼呼的小兵,跻身踏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发生了什么?!”
  
  二爷看面具还没认出我来,低头看到我的手才连忙抓紧我说道:“你来了!太好了——事情出了问题!”
  “太子受伤?你们是去和敌人交锋了?”我低声道。
  二爷紧紧抓住我的手,几个月不见我们却来不及多说别的,他满脸焦急:“如果是被敌人所伤倒是好处理。”他声音极低:“太子殿下虽说是亲征,但每次都是处于最安全的地方,生怕在这继位关头自己出了事,却没想到是我们的人导致的。过了金山我们恰巧和一小波敌人交锋,太子殿下非要随行的人实验一下新出产的火枪,而有个不长眼的新手竟然走火一枪打中了太子殿下!”
  
  我脸色也有几分不好,这笔账太子迟早要算到二爷头上。
  
  “受伤在什么地方?快把做弹头的人叫来,我要问话。从中弹到现在过了多久?”我一连串的问道。
  “似乎是腿上,具体时间我也说不出,路途比较远,我一路快马疾驰回来,急的连过了多久也记不得。这一个状况就把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二爷皱紧眉头,咬着后牙一拳砸在掌心。
  
  “别说话了,让我进去看看。”我掀开帘子走进去,只见到忙得团团乱转的冷大夫,躺在木床上的陌生华服男人,以及坐在一边满脸暴怒即将爆发的十一皇子——
  等等!二爷你没告诉我这个逗货也来了啊!
  
  冷大夫抬起头来,他比当初更消瘦,满脸急色,浅灰色的袍子上满是灰尘,挽着袖子正在洗手准备处理伤口,看见我眼睛亮了亮。“你来了就好!步——”
  我走过去一脚踹过去,这家伙是想让我暴露个彻底么!我怒骂:“你这孽徒,为师是怎么教你的!”
  
  我这一脚踹的够狠,冷大夫满脸痛苦的弯下腰去,生生憋下去的‘步辞’也变成了‘不要啊’。十一皇子一脸狐疑与愤怒的看过来:“你是何人!”
  
  冷大夫顺口接道:“这是……这是我师父,人称鬼面铁手,我几个月前三顾茅庐从山里请出来的,步……师父,你快来,太子殿下被火枪所伤。”
  
  你确定是鬼面铁手……不是肥脸断指么?
  
  “哼,少在这儿狐假虎威!此事莫不是浮世堂一手策划?你们又是投靠了哪位皇储!”皮帐透过外面草原强烈的阳光,营帐内一片朦胧的黄光。
  
  我开口道:“莫不是十一殿下叫我们出手误伤太子殿下,好自己趁着这最好的时候夺权上位?怎么到了太子面前就不敢承认了。”十一脸色骤变,这话可不能乱说的,说不定太子早有此怀疑却不说出口,我回头看去,木床上躺着的浑身是血的太子则脸色未变,他长得极其正派,皱眉倒在那里脸色苍白却并不喊疼,低声说道:“杀了我也轮不到十一,高人莫要再从中挑拨,恳请高人救我一次,愿以重谢。”
  
  我走上去,将手指浸泡在酒精中,十一皇子盯紧我那铁制的左手手指。我回头到太子身边找到伤口撕开裤腿,轻轻摸了摸子弹的位置,虽是中在大腿避开了器官,但那子弹似乎质地极软,卡在骨缝之中。若是两个月前,我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能行,但如今工具入手,再加上有简制的止血钳,手术时间也能延长,应当是没问题的。
  
  但我却不能这么说,我冷哼一声,走回去收起了摆开的柳叶刀。
  
  十一皇子又惊又怒,太子却拦住了他,低声道:“没想到先生是女子,如此态度,莫不是我无救了?”
  
  “若是我拼尽全力去做,约莫还是有可能救下来。”我背对他们说道,冷大夫面色不善走到我身边直扯我衣袖,我轻轻甩开他的手,继续道:“但我只是不想那么尽力,再说就算努力几个时辰,您要是活不下来,身边那位年轻的皇子说不定要拿我脑袋去喂狗。”
  
  “这恐怕是推诿吧,高人未必不能救我,只是您想要更多吧。”太子沉声说道。
  
  我被叫高人,心中一阵暗爽,却只轻笑了一声。
  “高人恐怕要的也不是身外之物吧,就算这是浮世堂给我挖下的坑,如今我也不得不往下跳了,先生想要什么?”
  
  “我要的你完全能给,只是心里不舒服罢了。”我回头说道:“而且是压抑所有的怒火与怀疑。我要你当这件事完全没发生,浮世堂依旧会继续合作下去,火枪也会改进而且依旧不会被废除。我可以保证做出改进,但前提是你不能伺机报复浮世堂,甚至弃如敝履。”
  
  我昂起头来,身边冷大夫看我的眼神都带点崇拜,我满心骄傲。看吧,姐也是可以叱咤一方装神弄鬼被人拜服的。
  
  “这恐怕不行。”已经失血到脸色有几分苍白的太子轻笑道。“我的心胸并没有这么宽广。”
  

☆、

  
  “那你就去死吧——”我开口骂道;拿起东西就往外走。
  
  太子淡定微笑的脸都变了;真是万万没想到我会说这样的话。叫你丫装逼;叫你丫都快死了还一脸淡然;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
  
  十一拍案而起;“你这是在威胁皇家人么;;在这样我必叫浮世堂吃尽苦果;”
  
  我回头冷笑,笑声在面具内回响;“那就尽管去啊,浮世堂大不了不再合作归隐山林,若是太子殿下死在这里,那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你——!……如此态度,恐怕从今往后我们也无法再与浮世堂合作了。”十一皇子面色更加阴沉,他本就白皙,嘴唇偏薄,这样表情下来更觉狠戾。我笑着指着他对太子说道:“瞧,就是因为这个态度,我才怕救了殿下一命却惨遭报复。”
  
  “只要火枪能做出明显改进,而且如此的情况在军中不会频繁出现,我就继续合作。”太子殿下说话声都由于脱力失血而虚弱了几分:“做人不能太强词夺理,使用一种新武器,我要为将士们负责,总不能还未杀敌,就自损啊。”
  
  我点点头:“有这样的承诺就好,我会托人努力做出改变的。”
  
  走上前去,我拿布条勒在太子腿上,二爷掀开一点帘子想要进来,我对他摇了摇头,顺便对冷大夫说道:“你把娘炮……啊不,十一殿下带出去吧。”十一殿下拧了拧好看的眉毛:“你叫我什么?再说了我全程看着,附近都有侍卫,你若是出一点差错,必定要你的命。”
  
  唉,这家伙除了威胁人就不会别的么。想到上次几个月前在浙地,我跟这个蠢货接吻,现在都想扇死自己。
  
  “行,那你给我蹲到角落里去,大夫你去看着他,他若是打个喷嚏你就扇他!”我冷冷说道。
  等到我消毒伤口,太子疼的咬紧衣襟时,我才发现伤口并没像我想的那么简单。不知道这年头的火枪用的是怎样的子弹,竟然在发射过程中弹头融化,如今打在人体内灼伤皮肉后再度变形凝固,要挖掉好一块儿肉才能钳出来,这丫的到底是什么做的弹头啊。
  
  取出变形的一小坨金属物后,我从冷大夫手里接过肠线,缝合伤口。缝线针刺穿皮肉,疼的太子死去活来,那张国字脸都快变形了,实际上还是有麻醉药物的,冷大夫不停想要提醒我可以止疼的,我翻了个白眼,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而十一看着我拿根针这么野蛮的缝合皮肉,一副我是在谋财害命的样子就要上来拦我,后来还是大夫死死拖住了他。他还在喊:“什么高人!这是要出人命的!你以为这是缝衣服么,竟然还敢——”我一巴掌扇了过去:“没叫你闭嘴么!你唾沫星子都快喷你太子哥哥伤口上了,如果是真爱就别嗷嗷了,滚一边去。”
  
  我忘了自己左手已经变成了一半铁手,一掌打过去,他嘴角都被划破了。他暴怒却不再说话,而看我的眼神有几分疑惑。
  ……莫不是认出我来了?这天底下一而再再而三扇他的人可不多……
  
  等到我缝合好伤口,用酒精清洗掉血痕时,太子殿下已经昏过去了,我转身对冷大夫轻声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失血过多你记得给调理着,每天都要试试体温,前两天肯定会烧,不过后面如果还高烧不对,你就要下点猛药了。我不懂药理,只能拜托你来调养了。”
  
  冷大夫对于我手术的流程又兴奋又激动,连忙点头。
  
  不过说实在的,让一个位高权重的男子在自己手下痛苦呻…吟,满头大汗,双手抓紧床单,被折磨的一次一次喊叫出声昏死过去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