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过说实在的,让一个位高权重的男子在自己手下痛苦呻…吟,满头大汗,双手抓紧床单,被折磨的一次一次喊叫出声昏死过去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爽。
  
  我洗净了手,十一皇子托人将太子连床带送回了营帐内,却并没有走,顶着那肿的老高的脸站在原地盯着我。
  回头看到他那似曾相识的眼神,我一惊,连忙低下头去忙自己的。莫名心里有点慌,虽然就算让他认出来我也可以死不要脸的耍赖,但是我有点不想和他重逢。更何况在十一心中,我是个不能放过的掌握太多秘密的人。
  
  我洗净器具,放下挽起的衣袖,却听到了背后传来十一走近我的脚步声,一只手从我身后抓住我的肩膀。
  
  “蛤蟆!怎么样了——!”二爷掀开门帘大步走进来,我心里松了口气,收好东西小跑到他身边:“我尽力做了,让冷大夫时刻注意着吧,理应是没问题的。”
  “我刚刚去送太子殿下回营帐,他中途醒来了,跟我说了要改进火枪而且继续合作的事情,谢谢你,蛤蟆。真的太谢谢了。”他熊抱过来,本就穿的厚实,戴着大毡帽,他活像是一只大棕熊。我笑着埋在他肩膀的翻毛领子上深深吸了口草原上的味道,说道:“姐也不要别的,晚上加半个羊腿。”
  
  十一却在我们背后冷冷开口:“这深山请来的人竟是年轻女子。”
  
  二爷松开我,笑着对十一皇子道:“天纵奇才总是有的,虽然是女子也不能妨碍她的特殊。殿下,这是我浮世堂的步辞。”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十一却忽的笑起来:“这天下敢打我的人少得可怜,你真是不要命的胆大,还有那不由非说就动手的火爆脾气,倒是像极了某人。”他这么说道,眼睛却望向了我的左手,神情微微暗了暗。
  
  伤口竟然成为掩饰身份的象征,我心中微松一口气,二爷揽住我肩膀走出去,回头对十一皇子道:“奇人哪个没点脾气,殿下还是就忍了吧。草民也累了,若是无事我也暂且退下歇息。”说着语气恭敬,实则拽着我就往外走。
  走出了门口,我胳膊肘击了他一下:“别搂着了!放开你那蹄子。”
  
  “哎哟喂,你这几个月不见怎么胖了一圈儿,看你穿这个深色袄裙都显得比以前肥了。”他小声说道,我猛然抬头,怒目而视。
  “蛤蟆啊,你这眼睛挡在这面具小洞后边,我都看不见你的眼刀的。”他笑嘻嘻道。
  
  我撇撇嘴转身就走,他连忙就要来追上我,却看着蔡头儿搓着手凑到他旁边去:“二爷,怎么见着人家也没什么表示的,也不知道是谁腊月里每天让分堂的兄弟送信,气的贵川那边分堂跑马的几个人都想掐死你。你看人家步辞都不想理你。”
  “怎么没表示!”二爷听这话不高兴了:“刚才她还抱了我来这!可不是那种轻轻抱一下,是直接扑到我怀里了!你懂什么!”
  
  “……”蔡头儿无语。
  
  “唉……”关守玄幽幽叹了口气:“早知道今天蛤蟆见到我还挺高兴,我就不该穿那么厚,这样抱一下什么都感受不到啊。早知道我就应该赤…裸上身站在营帐门口等着她来,然后来个热烈的深度拥抱。哦,天呐……蛤蟆胖了一圈,不过估计手感肯定超好!”
  
  蔡头儿看了一眼浑身都要冒粉红泡泡的二爷,过了半晌说道:“二爷我手感也好,而且我敢打包票我胸围肯定超过了阿辞姑娘。”
  
  “……滚。”
  
  *
  
  夜里我坐在随军大夫们存放药物看病的帐篷里,几个类似于护工的男人们去打桥牌了,我坐在竹凳上,一面在烛光下摆弄那装满草药的瓶瓶罐罐,一面听着冷大夫教我各种草药的名称。张霖掀开厚重的帐帘走进来,毡帽上沾满了霜,进来来不及脱掉帽子就坐到我身边来。
  
  “步姑娘不是说要给我讲那火枪里弹丸的制作么?”他一脸兴奋。
  我笑了:“张头儿,你怎么那么急,不是说好明儿我去您那儿,顺便让手下工人一起听着,其实我也未必完全了解,只是懂得怎样的构造会更好罢了。再说了就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若是有你也不懂的地方,明天白天,我画个简单的图纸,讲起来更容易。”
  
  他一脸局促不安道:“是我太唐突了,我只是心急着知道。啊,我这记性,这是二爷托人给你的条子,说是有件事要你去做。光想着火器的事,我连这也忘了。”
  
  我满脸无奈,不用想又估计会是:‘天呐怎么办!蛤蟆你抱了我一下我现在都没法入睡了!’之类的逗逼纸条,张霖把卷好的纸条递给我,我展开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二爷……怎么会给我这样的任务?”我有几分不解:“他应该不会让我去做这种事的。”
  
  “我不知晓,只是咱们的人递给我的,说是二爷要我送过来的,他一时走不开。”张霖的话的确不像作假。我皱眉说道:“好,我知道了。”
  
  张霖坐坐就走了,冷大夫眼睛不大好,昏暗烛火下撑不了多久,便收拾东西,我找借口说自己再留一会儿,却在他们都走后,再度拿出那纸条看了又看。
  
  我之所以不相信,是因为纸条上写着要我去杀一个人。据查明,太子被枪击中一事是有人从中作梗,有人偷偷损坏了火枪的简易保险设置,本来是想造成事端好让太子弃用火枪。但却没想到直接伤了太子,而手中火枪出问题的新兵则成了替罪羊,被十一皇子怒而当场杀死。
  
  而奸细则就在营中,纸条上写说他每天夜里都回趁着护工或郎中不在的时候进来偷草药,我只要呆在这里尾随那二人回营帐,并且杀死其中那个身材高大的就是了。
  
  不论怎样想,二爷都不应该把这活交给我。他不会为了检验我现在武功如何而去指示我杀人……那这又是?
  
  我虽怀疑却仍然吹掉蜡烛,装作走出帐篷的样子,实则绕了一圈回来躲在了帐内屏风后的杂物篓内,很快就听到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看来是早就盯准了这儿。来者是两个男子,一个立刻去翻药柜,轻声说道:“小子,快去拿白曲,我记得那边下边柜子里就有。我这儿已经摸到了阿芙蓉了。”
  
  “别了吧……上次你拿白曲用在那儿,疼得厉害。”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我们这么来偷药,若是抓到了,必定要示众的。”
  “哼,你怕了。那也没用,所有偷来的东西都藏在你枕头下边。再说了,你后边都没以前那么紧了,用点白曲酒难道不好?昨天是谁爽的吱哇乱叫的!”偷药男子说道。“再说了,没有我,你还住在那一帮儿小兵一张铺子的大帐篷里,说不定就你这小模样都被多少人压过了。”
  
  我他妈躲在篓子里,听得这个激动啊!
  
  这就是营帐菊花开,军中捡肥皂的古代版啊!这家伙来偷的阿芙蓉,实际就是生鸦片的一种,明显是床第之间助兴用的,而且在古代也是相当奢侈,而酒精极度刺激肛肠,光听这两样东西的名字我都能想象到这俩人的床上活动多么激烈了!
  
  “今天我走路都差点疼死过去,说好的今天不再做了,我真不该来陪你偷药!”那弱弱男子说道。
  
  “哼,明明是你爽的不行,却道是提了裤子就怪我。老子才要了你几回,你倒是毛病多了。”那偷药男子说道,紧接着就淫言秽语挑逗那弱气男子,说的虽不堪入耳,却让我兴奋都蹲在篓子里咬紧了自己的衣袖,你丫在这营帐里滚起来我都不会阻拦你们的!
  
  可这俩人明显不想让别人知道,那弱气男子被捏了两下,压抑着轻微的呻…吟,俩人就这么走出了营帐。
  我连忙跟上,眼见着随着两人走入骁骑营,那高大男子住的是百夫长才住的单独帐子,我紧跟上去,轻轻伏在帐外。这里偏僻,旁边就是一片无人空地,倒是极适合动手,我是打算等里头俩人开始哼唧叫…床的时候在趁其不备下手,顺便也瞟两眼男风春光。
  
  却没想着蹲在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没多久,就听见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回头过去,却听着那人在紧靠着我的位置停下步子来:“你果然会来。世外高人原来也会听着浮世堂老大的话,说叫杀人就来。”
  
  ——十一!
  
  我猛然一僵,他轻轻蹲下来,笑着看我:“别乱动,是我引你出来的。我只想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手打我。”
  而我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我明显感觉到身边至少有十几个比三娘水平还高上几分的高手远远围住了我。
  
  “如果你是她,这笔账就要连着以前好好算算。如果你不是她……那我更不会放过你。”他轻轻眯了眯眼睛,朦胧深蓝色的夜色中,脸上的表情更显得莫测,他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朝我面具而来,我手中握着匕首,却不敢朝他出手。
  
  他指甲轻轻叩在冰凉的铁质面具上,饶有兴趣的勾起嘴角,就要摘下。而我们身边的帐篷内却猛然响起了大声的呻…吟浪…叫。
  
  “啊!大哥……不行了!疼……不要再进去了!啊……前面不要!不要——!啊啊啊……前面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我抬眼只看到十一的那张脸都有几分绿了。
  
  

☆、

  
  “怎么;十一殿下特地约在此处;莫不是还有这等癖好。我只知京中达官贵人频繁光顾象姑馆;甚至以娈童为乐;想来您自然也会……”我促狭笑起来;他可看不见我的表情;不过看来面具内传出的笑声更刺激他。
  
  十一脸色变冷;猛然抬手摘下面具;看向我的脸;眼神变幻莫测。
  “不可能……说话与形容姿态都几乎完全相同,这世间大胆泼辣的女子有;粗野无礼的也有。但这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