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霖面露难色:“锡可是好东西,那简直比金子都要贵的,我们弄不起啊,要不我尝试点添加别的材料。”
  我点头,几个学生也叽叽喳喳插嘴,对关于枪管内部构造的详细想法,不得不说他们思维的确敏捷的紧,古人哪个不是比现代人更专注更敢于尝试,而我这个只是粗略懂枪械的只能给他们提出概念,很多时候他们说的我也听不懂。
  
  正讨论着,那个被抢了本子的少年突然一脸嫌弃的发话了:“步辞姐,把这个流氓赶出去吧,他一直在盯着你瞟个没完。”我看他指着的竟然是坐在我身边的二爷,二爷冲着那少年一个眼神瞪过去,我却瞥见他把那个本子往身后藏。
  
  “拿出来,你丫在本子上画了什么?!”我一把拽住他胳膊,二爷连忙笑道:“我做的笔记,听你讲这些东西听的我佩服不已。”
  
  “再装!拿出来!”我一脚踹过去,张霖无奈的领着学生们走出了帐子。我点点头算是告别,然后猛然伸出手去夺那本子,二爷一闪身却没躲过去,我抢到本子定睛看去,却看到画了一个短头发的小人儿手里拿着个类似火枪的东西,看那模样虽丑的离谱但怎么都有点像我,而对面则站了一个跪趴着一个小人,脸上只写了一个字‘俊’。不用想我也知道这家伙就是二爷。
  
  “你看……我画了一个你杀死我的悲伤故事。”二爷撇嘴说道。
  
  “幸好是你画画水平不够,你要是敢画什么猥琐的东西,我戳死你。”我翻着白眼骂道。
  
  “其实我今天是来想谢谢你,我当初偶然间跟你提出来的时候甚至觉得这个计划不可行,只是个初步想法。却没想到你能给扩充,甚至每个细节的做法都想好。”二爷拍了拍我脑袋,顺手摘掉我的面具,看着我今日并未带人品面具的脸说道:“谢谢你。”
  
  “我就是个想法而已,再说我又不是草原上的猎手,许多细节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实行。至于刀兵枪兵和火枪手三人一组的概念……但愿到时候能像我想的那样有效。”我坐在木箱上说道:“我也会跟你一块去的,你可别想拦我。”
  
  二爷笑起来:“我怎么会拦你,我一定会让你跟我一起去的,你要帮我很多,到时候随机应变也需要你的指挥。再说,我要和你一起品尝胜利的果实,也要让你陪我三四年后重新面对达阿赤。”
  
  “怎么你还会怕?”
  
  “我真的怕。我年纪大了,比当初更怕失去。我已经承受不住失败了,更何况达阿赤多年前一次次狞笑着冲入我们饥饿的士兵中砍下人头,我永远都记得。再见他,我心里仍然恐惧,不是怕他,是怕我自己决策失误,会害了身边的人。如今的浮世堂比当年的士兵更重要,我只要想想如果其中一人离开我,我真的会想死。”二爷挤在我身边说道。“你会笑我跟个怂逼一样吧。”
  
  “那你怎么还同意蔡头儿他们上战场,参加这次这么危险的行动。”我托腮问道。
  
  “理由跟你相同,我需要他们的支持,他们就是我的力量是我的武器盔甲,我上战场怎么能不带兵器呢。更何况,他们比我更想报复达阿赤,比我更想让那人偿命,我只不过是个大家长一样的人,他们每个人有独自决定自己行为的权利,我怎么能拦着呢。”二爷轻声道。我偏头看过去,营帐的烛光里我感觉二爷偶尔安静的样子下,饱含了想要报复的冲动。
  
  我伸出胳膊哥俩好的一把揽住他:“放心,姐在呢,我他妈可是独自杀死四五头狼的剽悍女汉子,再加上我的计划想了好多遍都应该没什么漏洞。”
  
  二爷今儿还是有点意外的沉思,说起了这个话题,他怎么都没办法像平时那样疯癫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样想的,或许是看他今天不正常我也不正常了,或许是前几天晚上疯狂的意淫还留在脑子里,或许是刚刚吃的那个地瓜被他下了毒,我凑上去,啃了一口他的脸颊:“没事儿,我相信你。”
  
  二爷整个人猛然弹起来,从木箱子上摔下来,满面惊恐后退道:“你你你你个……流氓!流氓!人家还没有准备,我们都没有确定关系!你就这么主动!臭流氓!”
  
  ……滚你妈逼。
  
  我简直丢人的脸都要被烛火烧红了,擦了擦嘴就要转身走,二爷却猛地拽住我,嘟着嘴凑上来:“算了,贞洁都不在了我也无所谓了,来得更猛烈些吧!”
  
  滚!安慰你这个逗逼简直就是我脑抽!我气得猛然甩手扭头就走!
  
  

☆、

  
  “四人一组;记住你们的组号和任务;再确认一下地图;找好你们身边的小组;切忌互换位置;守好你们自己的点。”二爷说道。草原上夜里的风吹得羊皮地图哗哗只响。“弓箭手带好你们的东西;你们只要让狼群和柔然人放弃从山路这边走就好。”
  
  “每组两个火枪手;一个枪兵一个刀兵。准备动手后亮红色旗子;传令员看到这边旗子抬起来;就也抬起旗子通知侧翼人员,随时注意这;不论到时候发生了什么,火枪手交替开枪,给另外一个上弹丸的时间,如果火枪出了问题就弃用,不要妄图去看枪管去维修!”二爷做最后的计划声明:“这我们都练了许多次的,我们已经潜入柔然这边有三天了,胜负在此一举。”
  
  “等到他们回身准备攻击你们时,枪兵先上刺死獒犬,那凶猛的獒犬比柔然的将领都要难缠的多,如果刀兵则和躲过前两波冲到你们面前的士兵战斗,不要求一定要杀死,但所有人避免身上溅到血,千万不要对饿狼出手,所有的传令兵不论多么慌乱的时候都要看着指挥这边的棋子,绿色是包围,红色是动手,黄色是撤退!一共十二名传令兵,你们肩负的是整个队伍的生死!不需要你们上线杀敌,只要你们传达计划变化,大家一定要做到!”我补充道。
  
  “是!”
  
  “不许言语交流,你们要记得你们就是隐在草丛中的狼群,大家传的皮袄上都抹了狼的尿与粪便,味道虽然不太好,但是能避免你们遭受狼群攻击。”二爷和我们一百多人穿着柔然当地的皮袄毡帽,蹲在草丛里不断强调重点。
  
  三娘穿着皮袄也能衬得身材玲珑有致,她向士兵们分发布巾:“戴在口鼻之上,尽量低头前进,柔然人身上会撒硝石粉,迎风吹来弄到鼻子里眼睛里不但会痛,还可能喷嚏不断暴露我们的位置。”
  
  “大家要做的不是杀敌,是为了弄伤他们。只要闻到血肉的味道,饿狼们必定一扑而上咬死他们。这也是让你们身上尽量避免沾上血的原因。我不想损失一个士兵,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地活着,今夜若是成功,我们回去喝酒!”二爷拍了拍身边几个兄弟的手说道。
  
  我捏着鼻子被自己身上狼味儿熏得不行,挤到蔡头儿身边去:“你怎么叫着自己学生都来了,这是他们能来的地方么?”
  “嚯,还用你担心,我这几个学生轻功虽比不上我,却比你好出几条街去了。再说他们也大了,有几个都十七八岁了,二爷十七八岁的时候都上阵杀敌了,怎么也要让他们亲自感受一次。”蔡头儿说到:“你说的那个我们逃走的计划真的行么?”
  
  “应当是没问题的,窦小二和他的几个得意弟子就在柔然人的军队里,你说若是将士们都出去了,士兵们最想干嘛。自然就是趁着没人管的时候喝酒玩乐,更何况柔然军中平时禁酒,但柔然人本身又嗜酒,自然会趁着这时候一阵猛喝,小二只要在酒中下一部分药,估计一半的士兵都滚在地上睡成一团。柔然军队里饭菜水源虽然管得严,但酒这是违禁品,哪有人去管。”我咧嘴坏笑道,“蔡头儿怎么还不相信我?”
  
  “真没想到你这大姐大还挺有本事,走走,准备走了,你在二爷身边应该没问题,别害怕。”他拍了拍我。
  
  我刚想说自己怎么会怕,但忽然想起这断指也是被巨狼造成的,他是怕我因为那事留下阴影吧,不管怎样也是隐隐的关心,我笑着点了点头。
  
  二爷一把捞起我:“走!别说话了,在我身边来保护我。”我从他臂弯里挣扎出来:“这么说还是个爷们么。”二爷是指挥官,腰后边怪搞笑的挂了几个各色的旗子,我们远远匍匐在草丛中,看着一小群山羊被一个村民模样的人领入山谷,紧接着我就看到那村民身后远处的草丛一阵微动。
  
  “是狼群么?”我轻声问道。
  
  “不是,还只是打头阵的一只狼,它会叼走一只羊,然后观察对方的反应。科别小看狼群的智慧。”二爷低声说道。
  
  果不其然,当打头阵的一只灰狼叼走一只羊,而赶羊人毫无反应时,草丛立刻就随风一阵波动。
  “狼群虽然饥饿却仍然小心,他们只在风来了的时候匍匐前进,不过速度很快,那边羊群也要到山谷了。赶羊人也不过是被柔然人逼迫来的恶狼腹中餐,估摸现在吓得裤子都尿湿了。”我紧接着看着极远处几乎发现不了的几百只灰狼在草丛中快速而静谧的前进,若不是我眼神好,永远忘不了狼在夜中闪着微光的眼睛,几乎看不见他们。
  
  二爷拍了拍我肩膀,我知道他在安慰我,我却不想回头去看他关切的眼睛,我没有那么弱。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赶羊人痛苦的嘶喊和羊群惊恐的叫声,我们丝毫未动而远远的柔然人却在狼群享受美食的时候悄悄接近,他们带领着黑色体型如狼的獒犬,手持长枪与大刀,姿势如狼群一般在草丛中矮身靠近,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极为有计划的形成一个包围圈,而他们之间交流依靠的是手势而非旗语。
  
  那些獒犬训练十分有序,竟然能不发出任何声音跟随柔然人,包围圈离我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