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荣耀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狂暴吧!女汉子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晋江金牌榜推vip2014.1.9完结)-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些獒犬训练十分有序,竟然能不发出任何声音跟随柔然人,包围圈离我们最近的柔然将领,我甚至都能看清他们脸上兴奋与嗜杀的表情。
  
  “每次围杀狼群的活动中,必须要杀死九成以上的狼,还必须杀死头狼,否则它会教导自己的狼群,再也不受这样的圈套。”二爷眯着眼睛在夜色中说道,冬日发黄发脆的草叶戳在我和他脸上:“可是我们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必定有大部分狼群逃走,不但今年春天会有狼灾,这个地方恐怕都不会再能实行围狼行动了。”
  
  “别感叹了,柔然人也已经缩小包围圈了,狼群开始感觉到不对了,我闻着空气里血腥味已经很重了,连獒犬都有几分兴奋了。”三娘拍了拍我们二人,二爷回头轻声道:“开始行动!”
  
  我紧紧跟着二爷匍匐在草丛里,我们就在柔然人身后,不过距离有些远,只怕那些獒犬的鼻子就算是在逆风的天气也能闻见我们的味道。二爷微微起身看着一百多人一共接近三十组人已经按照安排好的序列匍匐准备好,他举起了绿旗,十几名传令兵看见绿色旗子立刻也举起旗子,包围的指令就这样无声而快速地在平坦静谧的草原上传到每个人心里。
  
  不得不承认不愧是最精英的士兵,每个人行动迅速和配合默契,包围圈最两头的人已经快要到了山谷的两侧,我们形成了一个半圆,扣在了柔然人身后,而柔然人比我们还有耐性。
  
  二爷按不动声,所有人都只盯着前方,表情严肃平稳呼吸,我们就这样一趴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我脾气急,根本蹲不住,又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有绝对的耐性,果然是现代人就是浮躁啊。二爷转过头来抓住我的手,作势让我跟着他深呼吸,本来我以为我能稳下心来,可是他炽热干燥的大手隐隐传来他心跳所带来的血管跳动,还有夜色里难得一见的认真,我反而呼吸更快了。
  
  我趴在草丛里抓耳又挠腮的,三娘都暗中犯了好几个白眼,冲我比了个口型,说我坐不住,猴脾气。
  
  那边二爷又不肯松手,还在抓着我的手,我心里更烦躁了。终于二爷又扬了扬绿色旗子,队伍开始缓缓前进,而在我们面前极远处的柔然人也开始行动了。他们猛然呼啸起来惊吓狼群,几个老猎手甩起绳索准备套狼,而山谷中紧接着传来了狼群因为躁动而踩到机关的哀嚎。
  
  我们这边只保持了射击距离,只消在往前走几步,柔然人就全都在新改造的火枪的射程范围内。二爷还是按兵不动,我们的士兵都有着和狼一般的耐性,他们毫不浮躁的等待着,直到我听到山谷最深处月亮阴影的狼群中爆发了低沉的头狼的嚎叫,狼群安定下来准备开始反攻。紧接着柔然人也爆发了呼号,仿佛是给即将来的热血奋战打气。
  
  草原民族的粗犷呼喊和狼嚎声混合在一起,我心中也仿佛沸腾了好战之血,紧接着狼群就开始了反扑,我隐隐看见了猛然跳起的獒犬和狼群打斗在一起,柔然人分成两层包围,有狼群逃脱第一波柔然人的包围,却仍然死在了紧跟在后面的第二圈人手里。
  
  我疑惑的看向二爷,不知道为何开始了我们为何仍不行动。却看着二爷紧紧盯着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头戴圆毡帽两侧挂满天青石的男子,他还未有动作,直到狼群中窜出一只白色巨狼,猛然扑向那男子,他才猛然拔出重刀,一刀砍向白色头狼!
  
  那人就应该是达阿赤!
  
  二爷也在于此同时猛然起身举起红色旗子,传令官同时举起,一百多人猛然同时从草丛中霍然站起,我手中拿着一柄火枪,所有的火枪手往前迈出几步,就在柔然人仿佛感觉不对回头时,第一波一共三十人左右开枪射击!我再一次握住了枪,虽然简陋但木制的柄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后坐力。只能填装一发子弹的突火枪射击后,第一拨人立刻蹲下填装,每一组的第二名火枪手起身射击,交替进行。
  
  这次设计没有准头要求,却一定要快速,密集。所有人的填装动作都是在这十几天拼命训练的结果,巨大的枪声回响在草原上,不但惊动了狼群,也惊醒了仍然大刀大枪冷兵器作战的柔然人。虽然火枪早就被发明了,但想到我虽然不太懂却仍在在改进的过程中做出了努力,我心中有一种交错复杂的感觉。一直给士兵救死扶伤的我也竟然开始制造武器了么?
  
  二爷负责观察只会,我们所在的小队里只有我一人手持火枪,我所有的弹丸都装在口袋里,而拿不太清晰透明的琉璃片磨制成的小型望远镜就被我粘在枪管上,我的枪口从头至尾都只对准了达阿赤。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背后的危险,而也很快意识到武器能在两三百米以外攻击,他更开始在人群中一边砍杀一边躲闪。
  
  “这个懦夫!躲在自己副将身后算是什么?!”我吐了口唾沫怒骂道,根本顾不上被后坐力震麻的右肩膀。
  
  狼群仿佛得到了信号,被柔然人身上的血腥味道所刺激,上百只狼突出重围,但他们并不逃走,而是将柔然的士兵当做羊群后的加餐!背腹受敌又受伤的情况下,柔然人怎么能抵过这几百只疯狂的狼群,而白狼也拼命撕咬着,追赶着不断举刀砍杀的达阿赤。
  
  “他们要往外逃了!因为知道山谷里有自己布下的机关。”二爷轻声道。忽然在草原明亮皎洁大的仿佛能触碰到的月亮中,无数箭矢仿佛从月亮上飞下来,直直插入我们面前柔然人所在的这片土地。眼见着还未有人逃到我们面前,枪兵和刀兵还未动手,柔然将领已经死伤大半。
  
  几十只脱缰的獒犬不敌饿狼,朝我们的方向疯狂奔来,一片哀嚎与开枪声的巨响里,二爷起身大叫道:“枪兵准备!”
  
  獒犬形成一队朝我们冲来,明显不是四散而逃,而是被命令的想要打头阵从我们这边冲出一个缺口来!而十几将领紧跟着獒犬,想要通过獒犬开辟的缺口。
  
  我一阵心急,二爷开口:“所有枪手朝獒犬开枪,枪兵刀兵保持原位置不动!”
  我换子弹的动作更快了,几十人同时开枪,杀死了十几只獒犬和几名将领,却仍然有十几只朝我和二爷的位置而来!我纵然枪法比他们几人好了许多,却仍然力不从心。猛然看到了跟在犬队后狂奔的将领,打头阵的就是达阿赤!
  
  他绝对是找准了指挥的位置,在慌乱中看清了二爷举得旗子,特意往这边冲来的!他要的不是逃,而是反杀擒首!二爷皱眉咬牙,猛然拔出腰间重刀,对我使了个眼色,我抛下火枪左右手各握紧匕首,和三娘蔡头儿等人准备迎接这一场不可避免的血肉厮杀!

☆、

  
  转眼间草原浓浓夜色中;黑色獒犬瞳孔闪烁着比饿狼还要凶猛的眼神;只消一眨眼就已经扑到我面前。我猛然抬起匕首;后退半步举刀矮身劈向獒犬腹部;锋利的匕首插入巨兽毛皮之中猛然划开;血肉混合内脏落了一地;我溅了一身的黑血;却看着濒死的獒犬疯狂朝我脖子咬来;蔡头儿从后边拽了我领子一把;手里拿着的重锤狠狠砸在獒犬下巴上,击碎了下巴骨那被开肠破肚的獒犬飞了出去。
  
  二爷也被黑狗血撒了一脸;呸道,“蔡头儿你丫能找准方向么,,”
  
  关守玄学的是硬家功夫,军营里摸爬滚打出身的,就算对上三四只獒犬也刀锋霸道不落下风,我朝他奔去,匕首插入围攻他的某只獒犬脊背,亏得我虽然力量不大却下刀精准,生生从脊背上挑出那巨犬的脊椎来,那獒犬吃痛却后半边身子再动不得,二爷一脚踹过去本以为定能踢飞,却没想到那獒犬疯狂到极点,对着二爷的小腿张嘴就咬,锋利犬牙深深刺入血肉之中。
  
  二爷吃痛哆嗦了一下,手上也失了准头,一只獒犬的爪子竟抓破了皮袄,在他后背留下深深地血痕。我连忙蹲□,匕首插入那獒犬牙缝之间,大喝一声撬开它的嘴,喊道:“二爷,抬腿!”二爷浸满血液的小腿生生从狼口中抽出来。
  
  “二爷!他来了!”三娘等人正被獒犬纠缠,大吼道。
  
  “两翼人员保持原来位置,不许跑动!”关守玄抬首喊道,他受伤的小腿轻轻点地,眼神却无比坚定看向那个手持重刀满脸嘲讽笑容朝他跑来的柔然将军——达阿赤。
  
  对方活像是草原上的虎豹,狂奔着就冲到了我和二爷脸前,我眼前一花,眼见着血污斑斑的重刀挟着劲风就朝我头上劈来,二爷猛然推了我一把,我侧身倒在草丛中,再抬起头来时二爷已经持刀稳稳接住这一刀,达阿赤却笑起来:“关家老二!多年不见——!你竟还有脸带着人再来这里!”
  
  那达阿赤圆脸细眼膀大腰圆,活像是只草原熊,二爷在他狂笑着不断加力的巨刃下,握刀的手都开始发抖,他面容上显示出一丝极度的悲壮与愤怒来!二爷忽然手腕扭转刀刃划开,两柄重铁巨刃在力量极大的刮蹭中甚至迸发出火星来,他后退半步横砍过去,达阿赤虽力大却也敏捷,堪堪躲过这一刀,再度挥刀。
  
  两人明明手持一米长的重刀,却仍然身形变幻,挥刀动作毫不迟疑,耳边的嘶喊声中刀刃交错金戈铁马声音回响不断,我想出手却无法见缝插针。
  
  跟随达阿赤的一名柔然将领缠上我,他挑准我是个女子才特意攻来,我不断躲闪却忍不住转头去注意二爷那边的情况,眼见着攻击我的柔然将领打到几乎都要砍到我头上来了,我猛然跳开,一脚狠狠踩住砸在地上的刀刃,逼他不得拔出刀来,而另一只手则抓紧匕首生生刺入他动脉血管中!温热的血液沾满手掌,我一脚踹开还在颤抖痛苦的这人,朝二爷奔去。
  
  二爷猛然一挥砍向达阿赤头顶,却没想到正砍到那重刀最薄弱的地方,生生劈断了达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